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二十八章 意欲何为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041 2019-07-17 11:15:20

  萧宏每日都去晚棠苑探兰陵,竟是风雨无阻。无论兰陵是否肯见他,他依然执着的等候着,瞧着已经动了真心了。兰陵对他倒是淡淡的,不见得多欢喜,也不见得多讨厌。

  如往常一般,萧宏早早的来到兰苑,兰苑乃是兰陵的居所,却见房门紧闭。侧耳倾听,只听里面传来窃窃私语之声,听得并不真切。

  原来,是兰陵与晚棠苑老板贾贵生的谈话。只见兰陵面露疑惑之色,低声说道:“原来如此,君主此举是让你我二人一同协助他击败萧衍,夺取雍州城。那前几日那场欲擒故纵的戏码,怕也是你们俩合伙演给旁人看的吧。”

  贾贵生眯着眼睛点了点头道:“你知道就好,以后我们都要低调行事,以免让人生疑。”说完便起身开门,却见萧宏站在门外,心下大惊,也不知道他听见什么没有。

  遂即换了张脸,假笑着说道:“哟,不知萧少爷来了,叫你久等了吧。”萧宏见出来的贾贵生,心下释然道:“无事无事,我也刚到。”

  贾贵生不露声色的说:“那就好,你进去与兰陵说说话罢,我就先走了。”

  住进刺史府已有些时日,未央竟未探得一丁点的情报,这萧衍看似表面温和多礼,实则心思缜密细致,于她从不透露半点与军事有关的口风。现下她只知萧衍每日都会去练兵,前段时间离府应该也是为防卫北魏一事,看来他已经准备好随时应对北魏进攻,南齐拥有这等人才对北魏来说实则不幸。

  这日,又见萧衍身着甲胄风尘仆仆归来,未央连忙迎上去道:“将军连日来练兵甚是辛苦,为何每日都要亲自去,不让副将代劳呢?”

  “这北魏日日虎视眈眈的盯着这座城池,若他日被夺了去,我又有何和颜面面对雍州城的百姓,所以丝毫不敢懈怠啊。”萧衍回道。

  “将军严重了,雍州有将军坐镇,魏军自不敢轻易来犯,你大可不必担忧。”未央说着。

  “不说这等不快之事了,今日高远他们猎野味去了,待猎得野味,你也一同来品尝吧。”萧衍邀请道。

  “甚好,甚好。”未央笑着说道。

  晚间,烧烤的香味已经从院子里飘到未央的房间了,未央闻味而来,天气虽炎热了些,也挡不住大家的热情。只见萧宏与高远架着两只肥硕的野兔,发出滋滋的诱人声音。萧衍则坐在一旁的石凳上看书,石桌上的茶已冷,显然看了有一会了。

  未央兴冲冲的走近一瞧,除了两只上了架的大兔子,地下竟还有三四只已经剥了皮的小野兔,瞧着似有些不忍心。高远见未央来了,招呼到:“未央姑娘快坐,这兔肉马上就好,你也尝尝这野兔的滋味,鲜味可不是寻常家禽能比的。”

  未央显得兴致并不高涨,淡淡的说:“你们吃罢,不过怎么连着那么小的野兔也一块猎回来了。”

  高远并未听出未央口中的不快之意,“这小野兔的肉可细嫩着呢!”

  “若以后行猎,可否留着这般小野兔与兔妈妈不杀呢?你们一下子全部猎回来,实在有些残忍。”未央悠悠的说道。

  正在看书的萧衍放下手中的书,只看着未央,若有所思。

  “残忍?一个习惯杀人放火的人说我们残忍,真是可笑。”萧宏脱口而出。

  见未央面露难色,萧衍适时的走过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瞧着兔肉已经好了吧,六弟,赶快下架让众人分吃了吧。”

  未央感激的看了萧衍一眼,平日里他对自己的好,她全都知道。自己只因长得像那个阿来才会被如此相待,不禁有些羡慕这个阿来,竟有如此真心待她之人。

  待四下人都散去,只剩下萧衍与未央,还有那逐渐熄灭的火堆,未央拨弄着火堆,似漫不经心的问萧衍道:“若我说没有参与那杀人放火的事,你可会信?”

  萧衍深情的看着未央,伸手想要触碰她,却又缩了回来,“我知你,自然信你。”

  “若哪日我与南齐到了不可并存的地步,你会怎么选?可会弃我不顾?”未央眼波流转,有些哀伤。

  萧衍沉思片刻,怅然道:“莫说现在还没到那个地步,若真到了那时,我怕也是无从选择的。虽然不知道这些年你经历了些什么,但我会等到你愿意坦诚的那一天。”

  夜深后,只见一个窈窕的身影从刺史府越墙而出直奔城门而去。在城门边的阴暗处,一个着黑色披风的男子早已在等候,窈窕的身影见到此人,立刻摘下蒙面的纱,向男子抱拳行礼:“君主!”面纱下的俏脸庞正是未央。

  男子转过身来,声音有些清冷,道:“你找我有事?交代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未央上前一步,在男子耳边低语道:“还未探得萧衍军中的动静,他对我甚是防范,我还在尽力与他斡旋。只是……”未央顿了顿,接着说到:“他口中的阿来究竟是何人,为何他如此执着的认为我就是阿来,就因为我与她相似的外貌?我看他并非如此莽撞的人。况且我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你只说我生了场大病忘记了过去,我究竟该相信谁!”

  “胡闹!你与他才相识几天就被他所蒙蔽,你生是我北魏的人,死是我北魏的鬼,与他南齐有何干系。”男子有些恼怒。待他平复了情绪又耐心的对未央说:“你莫要被他骗了去,你可知在南齐被他哄骗过的女子数不胜数,大都像你这般天真,他的那些风流韵事在民间可是广为流传的,你切莫上他的当。你现在只需秉住自己的信念,完成我交代给你的任务即可。”

  “是!”未央利落的答道。

  “你刚才说萧衍不肯对你透露军中要事,我会安排人助你一臂之力,你只管利用萧衍对你的重视达到你的目的,其他的事都交给我。”男子拍了拍未央的肩膀,“我对你是给予厚望的,你莫让我失望。”说完便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