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二十七章 有惊无险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026 2019-07-16 11:27:52

  萧宏走后,未央竟让晚棠苑老板贾贵生关了起来。未央甚是恼怒,不停拍打着门窗。奈何门窗都是用铁铸成的,哪里是肉体之躯能撼动的。

  贾贵生在外耐心劝说道:“未央姑娘,你还是省些力气吧,比你能耐大的人我都制服得了,我劝你啊乖乖听话,按时上台表演,我便保你衣食无忧。不然,可有你罪受!”

  “你是谁?你我无冤无仇为何将我囚禁于此?你可知道我是雍州刺史萧衍府中的人,你若得罪了萧衍,雍州城你怕是呆不下去了。”未央说到。

  “你就顾好你自个儿吧,你可知道刚刚将你送来的是何人?那是萧衍的亲弟弟,你说萧衍会帮谁?”贾贵生觉得未央说得话甚是好笑,“得了,我看这一天半载的你也想不明白,你就好好呆着吧,直到你想通为止。”

  原来,萧衍这几日是去荆州找他的旧部去了,这拓跋宏显然是贼心不死还惦记着雍州,但北魏军队人强马壮,数量众多,若真的打起来,南齐胜算不大,所以萧衍特意赶至荆州与旧部商议共同对抗北魏。

  不过,萧衍人虽在荆州,但甚是担心府中的情况。一来这未央姑娘刚到府中不一定能习惯;二来萧宏与她又不甚和睦,怕他们再起冲突。不过萧宏虽任性,心却不坏,不至于出什么大事。况且现在府中已是他一人做主,没有人再会违逆他了。虽这么想,但他待事情落定,还是一路飞奔而回。

  赶至雍州已是夜深,萧衍简单吃了几口饭便和衣睡下了。翌日大早萧衍便赶去早饭铺子买了热腾腾的鱼片粥和炒白果回来,正巧被刚起床的萧宏见到了,惊喜的说:“三哥你回来啦,这是给我买的早饭?”说着准备接过来。

  萧衍拿着早饭巧妙的躲开了萧宏伸过来的手,说到:“这可不是准备的,你凑什么热闹。”说完准备走,却被萧宏再次拦了下来。

  萧宏慢条斯理的说到:“别说我没提醒你啊,这早饭你现在给我还领你的情,若再过一会给我,我可就不会要了。”

  萧衍甚是不解问道:“你这是何意?”

  萧宏朝着未央原先的住所努了努嘴道:“你走后没多久,那位大婶也走了,还让我对你说别去寻她了。”

  “什么?她……竟走了?”萧衍顿感失望,为何总是如此,不告而别,她就那么喜欢不告而别吗?她从来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吗?上次是迫于他母亲的压力,可是这次呢,又是为何,难道就为了她口中的要事?可她明明答应过他,会暂住在府里的。他抱着满腔热诚赶回来,不就是为了能早日见到她,可她呢,将他的心置于何地呀!

  萧衍无力地把早饭推给了萧宏,独自进屋了。萧宏面无表情的看着三哥失落的背影,怀中紧紧抱着早饭,竟不觉有愧。

  连着几日,萧衍甚是沉默,除了办些公务之外连话都没说几句,见着萧宏也没有多加理睬,这让萧宏心里多少有些不快,又不敢明说。

  这日晚上,萧宏照常从晚棠苑回来,还未走至房门口,便像见鬼一般跑出了好多几丈远。原来他见到的不是别人,正是被他骗至晚棠苑的未央,她身着白衣,头发披散着,正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你……你是人是鬼?怎么突然出现在我房门口,你不是应该在……”萧宏适时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差点说漏了嘴。

  “我应该在哪儿?晚棠苑的小黑屋里还是舞台上?我呀,是在晚棠苑里自尽了,现在化作厉鬼来找你索命来了。”未央说着作势要扑向萧宏。

  萧宏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吓得大声求饶:“姑奶奶,你饶了我吧,我也是没办法才将你送去那里的,我有罪呀,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吧。”

  “那你何罪之有啊,说来我听听。”未央继续说到。

  “我,我不该嫉妒你得三哥宠爱,将你送到晚棠苑当戏子,也,也不应该骗三哥说你是自己要走的。”萧宏巍巍颤颤的说到。

  “还有呢?你居然骗你三哥说我走了,把本来买给我的早饭也吃去了。”未央张牙舞爪的说。

  “是,是”萧宏刚应承了,转念一想,不对啊,她怎么知道我吃她的早饭,刚想说话,却看见萧衍从自己的房中走了出来,站在未央的旁边说道:“罢了,罢了,莫再吓他了,虽他做了错事,还好没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萧宏这才明白,原来是他二人联合起来戏弄于他,是又恨又恼,“是,就是我骗她去晚棠苑卖艺的又怎样,她一来便把府中扰的不得安宁,三哥为了她背着全雍州城的百姓把她藏于府中,甚至为了她连家国大事都不顾,连夜赶回为她买早饭,这种红颜祸水要她作甚,留着也是祸害。”

  “住口!”萧衍脱口而出,“这些并不是你害未央姑娘的借口,你何苦把她骗至你曾经深受其害的地方。”

  “我这刚出晚棠苑也没听说有人逃跑了,你是怎么跑出来的啊,难不成是用蛊惑我三哥的本事蛊惑了晚棠苑老板?”萧宏转移了话题。

  未央不急不慢的解释道:“我自有我的办法逃脱,只是你有事没事就去晚棠苑,莫非看中里面的哪个姑娘了?”

  “你胡说!”萧宏连连否认。

  萧衍思索了一会说到:“不会是那个兰陵姑娘吧,前段时间你便一直邀我同去晚棠苑也是为此女罢。”

  “我没有,虽我欣赏兰陵,但并未入得她眼,只怕她心中已经另有其人。”萧宏说到兰陵面露难堪之色。

  未央上前拍了拍萧宏,只怕是因为自己抢了萧衍对他的宠爱,所以他才对自己有所误会。遂对他说到:“我本就不会在府中停留长久,待萧衍帮我解决了眼前的麻烦,我自会离去,你大可宽心。”

  萧衍听得未央的一席话倍感失落,她都不肯对自己坦诚真正的身份,又怎会肯陪伴他长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