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二十六章 护你周全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118 2019-07-15 12:27:08

  ”大家稍安勿躁,将军马上会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的。“高远扯着嗓子费力地喊道。

  群众的声音随着萧衍的到来渐渐小了下去。萧衍常年处于军中,威严自是让人不寒而栗。待他站定后说到:”各位雍州城的百姓们,前几日我从法场救下之人乃是关乎雍州城命运的重要之人,望大家体谅我现在不方便明说,等到真相大白的时候我自会告知各位,给无辜死去的人一个交代!“萧衍说得言辞切切,百姓们虽心中疑惑,却不敢多说,只是互相窃窃私语,并不散去。

  此时高远适时的应声道:”萧将军的为人相比大家都了解的,若没有他,那魏虏早就踏平了雍州城,岂有你们现在安宁的生活?请大家放心,萧将军是不会害大家的。“

  众人听了此番话觉得甚是有理,不住的点头,不一会儿,人群便散去了。

  另一边的府中,萧宏闻声找到了未央所在之地,推门进去,却见未央正半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萧宏见她,大为恼怒:”你这个凶犯,怎么有脸睡在我三哥的床上。“

  未央不明所以,疑惑地看着他。

  ”也不知道我三哥中了什么魔怔,竟将你救了回来,要我说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早就应该被砍头了。“萧宏气愤地说到。

  ”我可是哪里得罪过你?你为何如此恨我。“未央甚是不解。

  萧宏指了指自己被白布包扎着的耳朵,说:”这就是你得罪我的证据!“

  ”哦,原来是你啊,早知道自己被萧衍所抓,我也不用吃那么多苦了,当然,我不吃那么多苦就自然不会咬你,哈哈哈哈。“未央看着萧宏耳朵被包扎着的滑稽相就想笑。

  ”你……你个凶犯,还有脸笑,看我不撕了你的脸。“萧宏说着竟欲上前去打未央,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拦住了。

  萧宏回头一看,竟是萧衍来了,嚷嚷着要萧衍替他报仇。谁知此时的萧衍却一味的偏袒未央,并不理睬萧宏。

  这下萧宏更来气了,大叫到:”三哥可是看中这女人的皮囊了?竟弃自己胞弟于不顾了?“

  萧衍叹了口气,无奈的说到:”只是一场误会,你又何必斤斤计较。现在未央姑娘身子还未大好,你别打扰人家休息了。“说着把萧宏推出了门外,临走前还不忘叮嘱道:“劳烦未央姑娘在府中暂住一段时间,等外面风头过了,我们再商议,可好?”

  未央瞧了瞧萧衍道:“如此,甚好!”

  萧宏从未见过他的三哥对哪个女人如此温柔过,况且对方还是个嫌犯,不禁问到:“三哥,你莫不是被那个女人蒙了眼睛,她可是个杀人犯,而且你居然还光明正大的把她从刑场救了回来,藏于府中,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呀,难道不怕惹祸上身哪!”

  “她乃是我旧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不过我早晚会了解清楚的。”萧衍如实答道。

  “旧识?哦……那就是老相好呗!不过,我说,若她真是杀人犯你准备怎么处置她呀,你光看她对我那股狠劲就知道她绝非善类。”萧宏对未央咬他之事仍耿耿于怀。

  “唉!”萧衍不由得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分开的这些年她经历了些什么,但我始终相信她本性纯良,绝不会伤害无辜之人。”萧衍对他心中的阿来从来不曾怀疑过,不管他们之间有怎样的鸿沟,只要她还是她,萧衍就有信心与她从头来过。“不过,我现在正头疼怎么跟陛下汇报呢。”

  “如实说呗,你现下不正得陛下的赏识吗,况且咱们的雍州城现在还得靠你庇护呢,陛下又怎会为难于你。”萧宏说到,“哎,不说她了,咱们什么时候也去晚棠苑听听戏呗,当惯了被围观的戏子,我也想当一回主呢。”萧宏说到。

  萧衍瞧了瞧他道:“你不是说再也不想回去了么?要与之一刀两断。”

  “这哪儿一样,一个是仆,一个是客,身份不一样嘛!”萧宏得意的说到。

  “附庸风雅而已!”萧衍甚不以为意。

  “三哥!我这不听说晚棠苑去了位天姿国色的女子么,雍州城里人人称颂,色艺双绝啊,我也想一睹芳容呢。”萧宏忍不住赞叹道。

  萧衍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这小子!”

  未央在刺史府住的甚是无聊,虽住了几日也慢慢习惯了府中的事物,但却一连几日没见着萧衍,倒是萧宏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这萧宏见她总是没有好脸色,不时的还要损她几句,未央也未放在心上。

  这日,萧宏见未央在院子里练剑,心下感叹,这三哥可真是给府里按了个定时炸弹。不止坏事做尽,居然还会舞刀弄剑,叫他心中好是忐忑。突然,萧宏心生一计,狡猾地点了点头。

  此时,晚棠苑外的海棠花已然盛开,甚是娇艳动人,就如同此时正在晚棠苑舞台上舞剑的未央一般。只见她身形利落,剑舞的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直叫看台的客人们大呼精彩。

  这晚棠苑老板贾贵生眼睛从未央进门便一直盯着她,从未离开。萧宏这厮见状,便知鱼儿已经上钩,把贾贵生拖至角落问到:“此女怎样?可合你口味?瞧这面容,瞧这身段,在你晚棠苑必然能有所作为。”

  贾贵生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眯着眼睛看了看台上的女子,说:“你要把她卖到晚棠苑?她本人可愿意?”

  “实话告诉你,这姑娘也不是本地人,你若能将她收服,她自然归你所有。”萧宏说到。

  贾贵生思索片刻道:“还有这等好事?收服她的本事我是有的,不过,萧公子可还要别的好处?”

  “那是当然,不然你以为我是白送给你的吗?不过银子我可不要。”萧宏说到,“听说苑里来了位了不得的仙女,我只想做她的入幕之宾,不知老板意下如何啊?”

  “这个……”贾贵生很是为难,“你说的应该是兰陵姑娘吧,她可是我苑里的当家花旦,生来高傲,从不肯轻易屈服于人,她向来只做自己喜欢的事。”

  “那算了,既然老板不是成心要人,那我自不会勉强。”萧宏说着欲走。

  贾贵生急忙拉住萧宏道:“萧公子,你且等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