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二十四章 审嫌犯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464 2019-07-13 13:29:15

  在南齐的北边,乃是北魏的地界,与南齐人的装扮不同,北魏人酷爱编发,无论男女老幼皆是如此。北魏君主拓跋宏从平城迁都至洛阳已有数年,尽管他一力推崇汉室文化,想以汉服代替鲜卑服,汉语替代鲜卑语,改鲜卑姓为汉姓,甚至主张与汉族联姻,但收效甚微。

  就连北魏太子拓跋恂也极力反对此事,认为父亲这种做法简直与向南齐朝投降并无分别。

  “啪!”一本汉语书重重的摔在了拓跋恂的脸上,“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勾结大臣联名上书要求朕迁都回平城。”拓跋宏大怒。

  “父王,你有所不知,上至文武大臣,下至平民百姓,哪个不在议论纷纷,他们认为我们软弱无能,竟然向南蛮子低头。”拓跋恂激愤地说道。

  “你懂什么?汉室文化源远流长,至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而我们鲜卑族呢,岂能与之相媲美,我推广汉化只为了让我们北魏更加强大和繁荣昌盛。”拓跋宏已消去大半的怒火,耐心地对儿子说道:“你还小,有很多事都不懂,等你长大后继了我的位置,就知道今天你父亲做的一切都没有白费!”

  “那为什么攻打雍州之时,您不一鼓作气拿下,难道真如大家所说,您怕了那萧衍不成?”

  “拿下雍州岂有你说得那么容易,大丈夫能屈能伸,一时的失败并不代表永远如此。我心中自有大计,强攻不成,那就智取,你且等着,待我们占领雍州之后,城中之物你尽可享用。”说完拿起桌上的瓷娃娃婆娑着,眼中精光毕现。

  另一边,雍州刺史府内,“报——“萧衍副将高远匆匆来报,”将军,我等在城内发现上次闹事之人,已经抓回两人,现关于大狱之中。“

  萧衍对于这次抓捕行动甚是满意,道:“给我审,不论你们用什么法子,都要让嫌犯开口交代实情,我定要还那丧生于踩踏事件的百余号人一个公道。”

  “是!将军!”

  大牢之中,两名嫌犯均被吊于十字木架上,看样子已经经过一轮刑罚。

  “说!你们为何在城中闹事,是谁指使你们的,快快招来,以免你们再受这皮肉之苦。”高远坐在对面的案几上厉声责问道。

  其中一名男嫌犯朝高远吐了口痰道:“你们这些狗仗人势的东西,尽管狂吠,大爷我不吃这套!”

  高远见这是个硬骨头,便命人准备了炭火盆与烙铁,那烙铁已被烧得通红,溅出点点火星,“你再不说,我可要动真格了。”高远再次规劝道。对面的男嫌犯显然不怕,高昂着头怒视着他。

  高远手一挥,侍卫便拿起通红的烙铁往那男嫌犯的大腿内侧烫去,只听到滋滋的声音还有阵阵白烟,男嫌犯死咬着嘴,嘴里鲜血直流也没发出一个求饶的字。

  高远倒甚是佩服这等硬骨头,宁愿死都不肯供出半个字。看着已经昏死过去的男嫌犯,高远只能转过头去审旁边的女嫌犯。

  女嫌犯显然没受到什么非人虐待,只是脸上有些红印,头发披散在脸上,看不清模样。

  “那,你说说吧,不然这烙铁烙烙在你这细皮嫩肉的姑娘身上可不大好看呐。”高远慢条斯理地说到。

  女嫌犯头撇往一边,不予理睬。

  “哟嗬,倒个个都是硬骨头啊,看来你们都置自己的生死不顾啊,我甚是钦佩,可你们却将雍州城百姓的性命当做儿戏,却罪不可恕,来人……”高远话还没说完,大牢门被打开了,只见萧宏拿着篮子往里走来。

  高远立刻上前迎去,取过萧宏手中的篮子道:“什么风把六少爷给吹来了?”

  萧宏捋了捋自己的秀发道:“还有什么风,这不是给你们送午饭来了,顺便……”萧宏瞧了瞧两个嫌犯,“顺便来看看你审的怎么样了。”

  “难哟!这两个人打死都不肯供认,我也头疼的很,不知,六少爷有什么高见。”高远说到。

  萧宏慢慢走近两个嫌犯一看,居然还有个女的,披头散发落魄不堪,倒甚是遗憾:“啧,啧,啧,好好的姑娘家怎么也干这等丧尽天良之事,实在可惜,我看你啊还不如早日招供,不然活受罪的滋味可不好受啊。”

  由于萧宏离那女嫌犯太近,女嫌犯居然上前一口咬住了萧宏的耳朵,疼得萧宏哇哇大叫。高远等人立刻上前,费了好大的劲才撬开女嫌犯的嘴。

  萧宏用手摸了摸耳朵心想,幸好好在,不然非拔光她的牙齿不可!再一瞧自己的手,满手的血,吓得他赶紧捂住耳朵找逃走了。

  “哎哟,轻点儿,轻点儿,疼着呢。”萧宏嚎叫着,负责帮萧宏包扎的大夫安慰道:“六少爷且忍忍,马上就好。”

  “哎哟,你这粗手笨脚的,到底会不会包扎呀!”萧宏不听大夫的劝告,依旧不依不饶地叫唤。

  “听说有人耳朵被咬啦,哈哈哈,还有这等事。”萧衍的声音由远及近。

  萧宏嘟囔着嘴道:“可不是嘛,你看看,你看看。”说着便把刚包扎好的耳朵伸向萧衍。

  “还能大叫大嚷的,证明没什么大事,可你好端端的去大牢送饭干什么?”萧衍疑惑地问到。

  “我不是想看看那疑犯长了什么三头六臂嘛,竟敢在雍州城里这样放肆的做坏事。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个女嫌犯,瞧!我这耳朵就是被她所咬,三哥你可要为我报仇啊,最好把她满嘴的牙齿都拔掉我才甘心。”萧宏气愤地说到。

  萧衍笑了笑说:“还有女嫌犯?看来这个女嫌犯甚是伶牙俐齿啊,回头我还真得亲自审审。这高远审了半天,居然连一个字也没审出来,叫人甚是心烦。”

  晚间,萧衍亲自来到阴暗潮湿的牢房,却见炭火已熄,高远和侍卫们已精疲力尽。“嗯哼!”萧衍咳了一声,大家见萧衍来了,纷纷行叩拜之礼。

  萧衍瞥了一眼嫌犯,果然如萧宏所言,有一女嫌犯。他悠然地坐下,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个嫌犯,眼中既没有得意也没有怨愤。

  高远禀报道:“将军,两个嫌犯怕是审不出什么了,留着也没有什么价值,不如直接处死。“

  萧衍慢慢踱步踱至男嫌犯跟前,见他已被折磨得没有人样,面如土灰,只勉强残留着微弱的气息,对他说到:“这位兄台的傲骨我等甚是佩服,只是你这一副视死如归的态势,可有想过你家中的老母和妻儿呀?“

  男嫌犯微微睁开红肿的眼睛,虚弱地说到:“我死了,自有人会帮我照应家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萧衍惊疑地看着眼前的人,他虽着南齐的服饰,但口音竟与那魏军一样,怕是那北魏派来的人。想那拓跋宏野心勃勃,一心要侵吞南齐的江山啊。

  遂又看了眼旁边的女嫌犯,萧宏还说要敲掉她的牙齿,实在可笑,她连命都快没了,还要牙齿作甚。

  “明日贴榜,于后日午时将这两名嫌犯斩首于闹市口,百姓们尽可来观看。“萧衍发令,“对了,明日让两人好好吃碗上路饭罢。“

  萧衍说完刚准备走,只听得身后从未抬起头的女嫌犯传来一声冷哼:“哼!假仁假义之徒!“萧衍止步,这声音居然有些似曾相识,又摇了摇头,苦笑道怎么会是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