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二十三章 上巳节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120 2019-07-12 13:10:05

  天气渐暖,这晚棠苑的满园春色却是关不住的。萧衍携着萧宏前来,找到晚棠苑的老板要为萧宏赎身,没想到老板却是意外爽快,想都没想便答应了。萧衍也甚是好奇,难道老板就这么不待见萧宏?

  “你有所不知,这婉生琴技虽好,奈何脾气太差,点他表演的客官从没有点第二次的。我看他无依无靠的也不忍心解雇他,幸亏有你,我们呀也算解决了一桩头疼之事。”老板毫不客气地对萧衍说到。

  萧衍无奈的笑了笑,随后拿出银子给了老板。老板接过银子,拍了拍萧宏的肩膀道:“婉生也是有福之人啊,有个如此真心待他的哥哥。”

  接着嬉笑着对萧衍说到:“我看这位客官气质优雅,谈吐不凡,想必也是人中龙凤,我们苑子里近来刚得一位赛天仙的女子,这琴棋书画是无所不能啊,客官得空的话可来这里宽坐片刻。”

  只见萧衍并未立刻回绝,只笑了笑,便与萧宏一道出去了。

  刚走到门外,萧宏便迫不及待拦住了萧衍的去路,“三哥,快说,你是不是被贾贵生说得心动了,还准备来这里光顾他的生意啊。”

  “你这脑袋瓜里整天想些什么呢!我没有直接拒绝这个老板不表示我今后就会来,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个道理你可懂?”

  萧宏拍拍自己的脑袋,“你们这些官场的人甚是矫情!”

  转眼又逢雍州城三月初三的上巳节,春和景明,老百姓都会走出家门,集于水边,举行清除不详的祓除仪式,其热闹程度不亚于建康的百花节。适逢如此甚大的节日,萧衍作为雍州之首免不了要出席此等场合。

  为了取个吉兆,几乎全城的百姓们都围着雍州最大的黑河。在河的上流区,专为雍州的官吏搭建了一座观景台,一眼望去,所有的人都被尽收眼底。

  萧衍自然居于首座,其他官吏按等级依次挨着他。观景台的中央有一圆形舞台,专为庆贺这次节日安排了表演的人。而闻名城中的晚棠苑自然首当其冲,派上了头牌舞娘。此舞娘不是别人,正是萧衍为萧宏赎身那日,晚棠苑老板贾贵生为萧衍介绍的女子兰陵。

  兰陵出场以纱覆面,随歌起舞,还有些异域风情。她扭动着腰肢,再加上一身火红的纱裙趁得她更加妖娆,在场的人都情不自禁被她吸引,时不时有胆大的青年还对她吹起了口哨以表对她的爱慕。

  此时怕只有萧衍一人眼睛虽盯着舞娘,心里想的却另有其人。也是这样的场景,萧衍只记得在烟火的映衬下她那娇俏的面容,现在想来如同黄粱一梦。思念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她随时随地都会出现在他的每一个记忆中,挥之不去。

  台下已是掌声雷动,欢呼不已,萧衍顿时被拖进了现实之中。只见得兰陵已褪去面纱,露出真容,眉似远山不画而黛,唇若涂砂不点而朱,的的确确是个美人。

  晚棠苑老板贾贵生适时上台,安抚了热情高涨的人们,说到:“这位是我们的当家花旦兰陵,大家若是喜欢,尽可到晚棠苑去观赏。”为自己艺人打完广告,便扶着兰陵往台下走,只是兰陵的眼睛有意无意地扫到了观景台的首座。

  待上巳节举行完毕已近天黑,百姓们陆陆续续都散了。为了避开人流,萧衍特意选了一条小道离去。半路,却被一条鸿沟边坐地上的女子阻断了去路。

  萧衍踌躇了一下,见女子迟迟不起,便上前询问道:“这位姑娘可有不适?”女子抬起头来,脸上泪痕斑斑,我见犹怜。萧衍仔细一瞧,此女乃是刚才表演的兰陵。

  原来兰陵半路被这条鸿沟绊住了脚,现下脚歪了,连路都走不了。萧衍心中思量,那晚棠苑的老板把兰陵当成宝贝一般,怎舍得她独自走夜路。又一想,定是那老板使的美人计策,想请君入瓮。可如果就这样走了未免有失风度,便回头差了正在监督拆卸观景台的副将,将兰陵送回了晚棠苑。

  晚棠苑老板贾贵生见送兰陵回来的那是萧衍副将,脸色不甚好看,心里嘀咕到:这雍州城居然还有不中美人计的官家。

  萧衍回到府中已晚,没想到萧宏还未睡下,备了酒菜正等着他。

  “三哥,你回来得可够晚的,等你吃个晚饭还真难。”萧宏假装责怪道。

  “你就不知道先吃?等我作甚?”

  “喏,你身在建康的夫人给你来信了,你赶快瞧一瞧罢。”

  萧衍打开信一看,原来是袁郗徽写来的,信中表明想要来雍州陪着他。萧宏在一旁不安分的偷看着,萧衍失笑,“喏,没什么秘密,你自己看吧。”

  萧宏咂咂嘴,读了起来:“吾爱萧郎,呵呵……”萧衍斜睨了他一眼,“看重点!”

  “哦,原来嫂子是想要搬来雍州与你同住啊,三哥你可应允?”

  “雍州不比建康,那魏军随时都会打来,若真打起来,我哪里还顾得到她,她自然是在建康最为安全。”萧衍冷静的分析到。

  “啧……啧……简直是郎心似铁啊,一点都不解风情。”萧宏打趣道。

  萧衍适时转移话题,说:“别光说我啊,你呢,可有中意的姑娘了?若有了,三哥替你做回主也无不可。”

  萧宏无奈的叹了口气回到:“别说姑娘了,连路边的蚂蚁见了我还绕路走呢,况且我在三哥处好吃好喝的,哪想得到旁事,不对,你莫不是嫌我了,想赶我走吧。”

  “你这说的什么话,三哥怎会嫌弃你,若你愿意,在三哥府上住一辈子也可以。”

  这时,门外萧衍的副将求见,萧衍忙问何事。副将说到:“近来总有一些外来人口在闹事,今日上巳节后,有人带头闹事,居然出现了踩踏事件,死伤上百人。”

  “什么?”萧衍感到震惊,前几日是听说有些人在煽动百姓闹事,却不想现下发生如此严重之事,“那元凶可有抓到?”

  “并未,那闹事之人武功不弱,我等追出十几里地也没追上。”副将回答道。

  “从今晚起加派人手巡视,不论昼夜,不准断岗,若发现闹事之人,及时来报,我亲自去缉拿。”萧衍颁布命令。

  “是!末将遵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