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二十二章 雍州刺史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3066 2019-07-11 13:26:48

  待萧衍离去后,婉生犹自发呆。前几日便听得有一个叫萧衍的人出任雍州刺史了,初听到这个消息,他甚是开心,他的三哥,那个永远护着他的三哥终于来了,也料到他早晚会找来,只不过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

  或许是事件来得太过突然,婉生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不是不想认这个三哥,所谓近乡情怯,隔远了会想,离近了倒有些怯懦了。

  这个新上任的刺史平日里也繁忙得很,不仅要处理雍州的大小事务,更时常要与萧鸾信件往来,商讨国事。

  转眼,萧衍任雍州刺史已有数月,从一开始的毫无头绪到现在已经游刃有余了。这不,原雍州刺史,现任樊城郡丞的曹虎又来献媚。

  “萧大将军,别来无恙啊。上次一别,也没来得及跟将军打个招呼,实在有失体统,曹某这回来就是向将军赔罪的。“曹虎觍着脸说道。

  萧衍实在懒得对付这种懦弱怕事的人,敷衍着说到:“曹郡丞严重了,这点小事不值一提。”

  曹虎见萧衍对他的态度尚可,并无怪罪之意,继续游说到:”将军有所不知,曹某上次不告而别实在是迫于无奈呀,内子母家就在樊城,我因为突发事故不得已而为之,还望将军体谅,幸亏陛下仁善,才没降罪,不过……“曹虎话锋一转,走至萧衍跟前说到:”将军是陛下面前的大红人,还望将军以后在陛下面前为我多多美言几句,曹某自当感激不尽哪。“

  说完拍了拍手,两个仆人迅速的抬进了一个大红木箱,曹虎谄媚一笑,顺手打开了木箱。萧衍平常也算见过些世面,但此刻也被曹虎的大手笔惊到。

  眼前金灿灿的黄金足足排满一箱,萧衍面无表情的望着曹虎,等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曹虎果然说到:”这些聊表曹某心意,还望将军笑纳。“

  见曹虎如此得意洋洋,定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一个雍州刺史竟捞得这么多油水,实在令人震惊。但萧衍还是面不改色问到:”曹郡丞如此阔绰,实在令萧某大开眼界啊,萧某征战沙场多年,还从未遇到过曹郡丞这般大方的人。“

  曹虎还未听出萧衍言语中的不快,继续说道:”将军过奖了,现在将军担雍州重任,以后必然比曹某更辉煌啊。“

  萧衍见曹虎实在愚钝得很,放下脸来,生气地说到:”你以前为雍州刺史时哪来这么多俸禄?多半是你自己贪赃枉法得来的罢,还想我与你一道,简直痴人说梦。你可知我们行军打仗之时食不能果腹,衣不能蔽体,而你,简直是人在府中坐,钱从天上来啊。曹郡丞,你好大的胆子。“

  曹虎这才反应过来,擦着额头的汗,连忙下跪道:”将军严重了,严重了,将军若不喜欢,我大可把这些搬走,将军切勿动怒。“

  ”哼!搬走?还是搬回你宅子?这些你平日搜刮来的民脂民膏难到不应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吗?“萧衍说到。

  ”是,是,曹某明白了,我这就将这些黄金换成米面分发给城中的百姓,不知可否?“曹虎此时倒显得机灵起来。

  萧衍一旁的副将凶悍地对曹虎说到:”那还不快去?在这愣着干啥?“

  曹虎这才命仆人抬着箱子悻悻地走了。

  待曹虎走后,萧衍对副将说到:”一会将这曹虎的行径拟个折子,呈给陛下。“

  好不容易将曹虎打发走,萧衍揉了揉太阳穴,坐下煮了壶茶,自斟自饮了一番。如今这世道,贪官又岂止曹虎一个,这些人大多官官相护,要扳倒他们何止容易。正是因为这些贪官,才导致民不聊生,国库空虚,奈何他一个雍州刺史能有何作为。

  这两日萧衍心事繁重,早早的便更衣起床了。闲来无事,走至早茶铺子准备用个早饭。铺子里的小儿热情的招待着:”这位爷,您吃点啥?“

  萧衍笑了笑说:”来些雍州城的特产吧。“小二一句”得嘞“便麻溜地走开了。

  不一会儿,上来一晚热腾腾的鱼片粥和一盘炒白果。萧衍喝了几口粥,发觉鱼肉软嫩香滑,居然不带一点腥味。遂又尝了尝白果,辣中又不乏香甜,真可谓色香味俱全。看着这些可口的饭菜,萧衍不禁想到了建康城里的福满楼,那张明朗的脸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也不知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这些年,他派人寻便了大江南北,也未打听到关于她的丁点消息,难道她就这样从人间蒸发了?萧衍心中甚是不甘。

  刚想着,便有一个看似熟悉的身影从他面前掠过。萧衍未及细想,赶紧追了出去,可追到大街上,哪里还寻到那个身影,那个一掠而过的人早就不知所踪了。难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是自己出现的幻觉?萧衍的挫败感袭来,难道这辈子他们就这样错过了。

  隔日,萧衍门外有侍卫来报,说外面有个人闹着要找他,却不说自己是谁。等萧衍走至大门口,发现那个在捣乱的不是萧宏又是谁。

  萧衍上前关切地问道:”六弟这是怎么了,闹这么大动静?“

  萧宏立刻后退了一步,说:”欸?你可别乱称呼,我只是被人冤枉了,来找个当官的讨个理。“说着指了指一旁拎着一只死鸡的老妇人。

  ”这位是黄大娘,住我们对街,今日我出来散步,碰巧遇到一只死鸡躺在我脚边,这不,黄大娘非说是我弄死的,要我赔偿。苍天有眼,我可没弄死她的鸡。这位官爷,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萧宏对这件事娓娓道来。

  萧衍忍笑,多大点事儿,还值得他跨过半个雍州城来找自己为他做主。萧衍清了清嗓子道:“此事看来甚是蹊跷,我可能要研究一段时日,要不这样,这位黄大娘的鸡由我先赔给她,待理清真相后再作定夺。”

  黄大娘听后连连点头,萧宏则是半推半就的答应了。

  萧宏随着萧衍进府后,萧衍把他安置在了厢房内,说:”这里虽然比较简朴,但总比你在外面强多了,你且安心住着,有什么事尽管找我便是。“

  萧宏犹豫着答应了,但还是有些放不下脸面,别扭地说到:”先说好啊,我只是来暂住的,待真相水落石出后我还是要回去的。“

  萧衍无奈的看了看萧宏,实在有些无奈,来都来了,还是这股别扭劲转不过来。

  到了晚上用晚饭时间,萧衍特意命人去请了萧宏过来同吃。没多久,萧宏便过来了,还一屁股坐了下来,看着满满一桌子菜色,举起筷子又放下了,看着兴致并不高。

  萧衍有些疑惑:”这么多菜没有你喜欢的?“

  萧宏吧唧了下嘴,悠悠的说:”嗯,我生来比较挑食,好多菜式都不合我口味。“说着又放下了筷子,说了声”抱歉“便回屋了,剩下萧衍和副将两人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一盏茶的功夫,萧衍便提着一个竹篮敲门进了萧宏的屋子。此刻,萧宏正对着圆圆的月亮发呆呢。萧宏见他进来,疑惑地问到:”你怎么来了?晚饭这么快吃完了?“

  萧衍点了点头,笑着说:”你且过来,我特意去帮你买了你小时候爱吃的杏仁酥,不过我可不知道这里的杏仁酥会不会有建康城里的好吃。“说着便端出满满一碗杏仁酥。

  似有什么打湿了萧宏的眼眶,他倔强着站着不动。萧衍见他这番模样,接着说:”府里的厨子手艺可能粗糙了些,你先将就着吃几天,等过几日我再招个手艺好的给你做,你看怎么样?“

  此时的萧宏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夺眶而出,一下扑到了萧衍怀里,哭着叫:”三哥!“萧衍也被他的情绪所感染,眼眶也红了,回叫道:”六弟!“

  待萧宏哭完,萧衍帮他擦干了脸上的泪,笑着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还会哭鼻子。“

  萧宏整理了一番情绪,动情的说:”我从小受惯了别人的冷眼,料想这世间哪还有人值得我真心相待,直到再次遇见三哥你。我是故意这样做刁难于你,想看看你是否真心待我,却不想你竟能够这般纵容我,我真的没想到。“

  萧衍拍了拍他的背,说道:”没关系,以后有三哥庇护你,定不叫你再吃苦。对了,前些日子父亲还惦记起你,他虽然老了,可还是很关心你,还差我来寻你,再为你觅得一门好亲事呢。“

  萧宏顿了顿,颇为疑惑的问道:”早年我母亲害死你亲妹子,你真的不记恨我吗?父亲也不再恨我了?“

  萧衍听得这番话甚是心痛,”你母亲当年的所作所为与你何干,你只不过是个懵懂无知的孩子,我们又岂会怪你。“

  “真好,真好,我以后又有家人了。”此时的萧宏开心的像个孩子般。

  “是啊,你看外面月亮正圆,我们也可以团圆了,等魏军不再来犯,你和我一道回去看看父亲吧。来,现在把杏仁酥吃了吧,别饿着肚子睡觉了,我看你瘦弱的很,应该多吃点补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