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十六章 英雄救美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744 2019-07-05 12:59:51

  经过此事,阿来更加珍惜当萧衍书童的日子,毕竟大树底下好乘凉。这日,阿来如同往日一样,跟随萧衍去书舍。萧衍去后院牵马,阿来便先出大门,准备在门口汇合。

  阿来刚走出府几步,便看到以前府中的王掌事从墙角溜了出来。半年未见,王掌事再也不如从前那般精神抖擞,就连衣着也似破旧不堪。王掌事见阿来独身一人,立马上前谄媚地说道:“这不是阿来小兄弟嘛!好久不见,又长高许多了。”阿来尴尬地笑了笑问道:“王掌事找我?”

  “可不是呢,以前那事是我们父子对不起你,可你看我现如今可是无路可走了,你就行行好,帮我在夫人和少爷面前说点好话,让我回去做事吧。”

  “这……我也做不了主啊,再说你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可以依靠吗?”阿来问到。

  “唉哟!我那不孝的儿子天天沉迷在赌桌上,把我养老的本都啃个精光了,可怜我一个小老儿被府里赶了出来,还有哪家肯收留我呀,我也是走投无路了才来求你们的。”王掌事可怜兮兮地说到。

  阿来为难地说道:“王掌事,你也是知道少爷脾性的,他既然做出了决定,岂是我一个下人能说动他的,你还是再上别家寻寻生计吧。”

  王掌事眼见求情无望,对阿来狠狠地说道:“你个小崽子和萧衍一样不通人性,当初要不是你,我们父子怎会被赶出府,我好好求你你不答应,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阿来也有些怒了,犯错的明明是他的儿子,他居然还责怪起自己来了,口气也生硬了起来:“王掌事,我敬你是个长辈才好好劝你,你儿子犯了错还不思悔改,你倒把责任推向我们,这是什么道理。人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孩子会打洞,我看此言甚是有理。”

  王掌事彻底被激怒了,恶狠狠地说:“你们恶主恶仆不给我活路,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说完从怀中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匕首刺向阿来。此时,萧衍牵着马正从后门走来,迎面看见有人拿刀刺向阿来,大惊,未来得及细想,便已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手把阿来带开,一手挡住了王掌事刺来的匕首。王掌事虽年事已高,但毕竟拼尽全力,萧衍手臂还是挨了一刀,萧衍把阿来护在身后,转过头一脚把王掌事踢飞。

  待确认王掌事已无攻击能力后,回头关切地问:“可有受伤?”阿来摇了摇头,惊魂未定的看着已经趴在地上不能动弹的王掌事,拍着胸口说道:“吓死我了,少爷,你没事吧?”回头却已见萧衍的左臂鲜血直流。阿来吓得脸色苍白,结结巴巴说道:“少……少爷,你的手……流血了!”

  萧衍用右手紧紧地捂住了伤口,还不忘安慰阿来:“没事,一点小伤,不碍事。”虽然嘴上说着没事,但额上的汗珠却一颗颗落下,阿来颤颤巍巍的想扶萧衍回府,却被萧衍拒绝了,两人齐齐向山羊胡老头的医馆走去。

  山羊胡老头给萧衍包扎完毕,对阿来嘱咐道:“幸好伤口不深,无甚大碍,只需每隔三五日换一次药便可。”阿来朝山羊胡老头道完谢,山羊胡老头便走开了。

  待老头走远,阿来忙上前关心道:“怎么样了,你的手可还疼?以后可会落疤?你还有没有别的地方疼?”萧衍从没发现阿来如此啰嗦,说道:“当然疼!”

  阿来紧张的打量着萧衍浑身上下“哪里?哪里?”萧衍皱着眉头,指着自己的耳朵道:“这里!你话如此多,我耳朵都快要起茧子了。”阿来听完他的话才放下心来,说:“少爷,这次多亏了你,不然我可要去见阎王老爷了。”

  “那你要怎样报答我?”萧衍逗阿来,阿来哑口无言,自己身无长物,要拿什么报答萧衍呢!

  “如若你是女子的话倒可以以身相许,你看可否?”萧衍笑嘻嘻地说到。

  “啊?我……我可是正正经经的男子,怎……怎可以身相许。”阿来说起谎话来,显然有些结巴。萧衍不禁失笑,顿了顿又叮嘱道:“我受伤的事回去可切莫声张,连慧儿也不能说,知道了吗?”

  阿来心知萧衍是为自己好,若让夫人知晓,即便再仁慈怕是也要责怪自己的,遂用力地点了点头。

  风平浪静的过了几日,本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却不知还是露了馅儿。这日阿来鬼鬼祟祟地进了萧衍房间,还在门口张望了下确认没人瞧见才关起门。坐在桌旁的萧衍看见阿来这番动作不觉好笑,她不就是来给自己换个药么,弄得紧张兮兮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

  只见阿来轻手轻脚的关上门,走至萧衍旁坐下,萧衍调侃道:“瞧你这一脸心虚的样子,真是做不得坏事。”阿来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说:“好不容易瞒过了这几日,我可得当心着点,万一让人瞧见,我可吃不了兜着走。”

  “你这个胆子,我瞧着也就比耗子大点。就算天塌下来,不也有少爷我给你顶着嘛!”萧衍说到。

  小心翼翼地解开萧衍的外袍,阿来一边给他手臂上药,一边说道:“那倒是,有少爷这座大靠山在,阿来什么都不怕!”萧衍听着阿来这番言语也甚是受用。

  阿来毕竟不是大夫,好不容易粗手笨脚的帮萧衍换好纱布,已经满脸是汗了。萧衍见状,拿起一旁的帕子帮阿来擦拭脸上的汗珠,阿来抬起头来直愣愣的看着萧衍。

  萧衍看着近在咫尺那张动人的脸庞,可能是屋里太过于闷热,又或许是阿来身上的味道太过于甜腻,让他脑子发了热,萧衍居然毫不犹豫地亲了下去。没想到,她的唇是这般的柔软,就跟平日里吃的糯米团子似的让他上瘾。

  许是他的动作太快,阿来都没来得及反应,嘴已经被堵上了不能言语。阿来的背僵直着,脑子里已经是一团浆糊了,甚至忘记了呼吸,瞪着一双杏仁眼,瞳孔里倒映出一张虔诚的脸。

  萧衍浅尝辄止,不一会就离开了那让人留恋的地方。好不容易等萧衍的脸从近前离开,阿来终于意识到了自己需要呼吸,大口的喘着气。萧衍却没管阿来此时异常的举止,又一把把她拥入了自己怀中。阿来听着萧衍胸腔中发出的‘咚咚’声,绝不亚于自己急速的心跳声。

  门被适时的打开了,好久不见的吴蓁蓁出现在二人面前,“萧衍,你大夏天的关着门不嫌热……”后面的‘嘛’子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人已经愣在原处了。对面的二人正以暧昧的姿态相拥着,吴蓁蓁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仔细揉了揉眼睛,发现正是萧衍和阿来。

  阿来见此状况立刻用力的推开了萧衍,手忙脚乱的收拾了桌上的东西跑出了门外。萧衍看着震惊的吴蓁蓁也有些尴尬,故作轻松的说:“蓁蓁,你怎么来了,找我有事?”吴蓁蓁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你……他……”

  “没什么,阿来身体有些不适,我照看下她。”萧衍恢复了镇定说到。

  “萧衍,你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你骗得了别人怎么能骗得了我,这个阿来不止是你的书童这般简单吧!”吴蓁蓁走至萧衍跟前,狐疑地问到。

  此时的萧衍多想跟吴蓁蓁摊牌,告诉她阿来是女子,自己喜欢的亦是阿来。可是理智告诉他不可以这么冲动,若让大家都知道了,只怕以自己现在的能力是保不住阿来的,“不是书童是什么,你也太多疑了,今日来找我可有要事?”

  吴蓁蓁看着如此冷漠的萧衍,甚是心寒。往日萧衍虽对自己不太热络,可好歹二人算是青梅竹马,萧衍现在对自己的态度已经这般敷衍,“没什么要事,不过是好些时日没见你,来看看你罢了。如今你这般忙碌,岂还会记得我!”说完转身便走,走至门口,还不忘说道:“萧衍,你我已有一纸婚约在手,双方长辈也甚是期望,你莫辜负了他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