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十五章 通房丫头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042 2019-07-04 13:04:07

  “你说的这家布庄可够远的,我们都走了大半个城区还没到。”萧衍边走边说道。阿来心中有些发虚,毕竟布庄是自己杜撰出来的,为的就是去呆头哥的新药铺看看。本想自己独自来瞧瞧,不想萧衍却硬是要跟着一块来,这下可要穿帮了。

  阿来赶紧给萧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道:“快了,快了,就在前面。”

  当‘呆头药铺’四个大字出现在两人面前时,萧衍便明白了,这阿来哪里是来买布的,分明是来给她的呆头哥庆贺的。既来之则安之,萧衍也没责怪阿来,跟着她进了药铺。

  呆头哥见阿来一蹦一跳地进来了,赶紧出来相迎。“这位呆头老板,你真的开起了药铺啦,简直太牛了!”阿来说着便朝呆头哥奔去,准备拥抱下许久不见的呆头哥,谁知被跟在后面的萧衍不着痕迹的拉开了。阿来掏出了一个小布袋,里面有好些铜钱和碎银,放在了呆头哥手里,说道:“呆头哥,你的药铺刚开业现在正需要钱的时候,这不我把我全部家当都拿来给你了,怎么样?够义气吧!”呆头哥看着手中沉甸甸的袋子,连忙往外推:“阿来,我怎么能要你的钱,你赶紧自己拿着。”

  “这有什么,你可是我的亲哥哥,我不支持你谁还支持你,你若把我当亲弟弟看待就赶紧收下。”阿来说到。萧衍见他们一副兄弟情深的模样,浅笑了一下,从怀里掏出了一锭银子放在桌上说道:“来之前没准备,这就当我的贺礼了。”

  阿来感激的看了萧衍一眼,转头把银子塞给呆头哥笑嘻嘻地说道:“看!你还有赞助呢!”呆头哥本想回绝,却被阿来一个眼神制止了,说道:“你现在正是用钱的时候,可别逞强了,若真不想欠萧衍的人情,大可等赚到钱之后还给他便是。”呆头哥被阿来说动,收起了银子,向萧衍鞠了个躬,萧衍只笑不语。

  回府的路上,经过一家脂粉店,萧衍特意看了一眼。此时,一个面容娇俏的女子刚好从店里出来,叫住了萧衍,萧衍让阿来在路边等候,自己跟随女子进了店。

  阿来觉得这个女子甚是面熟,仔细回忆了下,发现正是上次去府里找萧衍的萍儿,大感不妙,便偷偷摸摸走到店门口竖着耳朵往里听。只听见女子娇声细语地说谢谢少爷之类的话语,却没听见萧衍的话语。临出门前,萍儿居然还挽着萧衍的手出来相送,萧衍也没有拒绝,阿来气得直跺脚。

  一路上,平常叽叽喳喳的阿来没了声音,一直沉默着。萧衍心下好奇,“这是怎么了?可是舍不得你的呆头哥?你若愿意,大可回去陪他几日。”萧衍试探性的问到。阿来斜睨萧衍一眼,心想道,好你个萧衍,居然还反咬自己一口,明明是他做贼心虚,还嫁祸到自己身上。索性心一横不理萧衍,继续往前走去。

  女孩的心思萧衍哪里猜得准,以为阿来真不舍呆头哥,不甘心地快步追上前继续纠缠到:“是不是被我说中了?要不要我回去禀明母亲,还你自由之身?”

  “你——”阿来气结,“少爷莫要来寻我开心,只管照顾你那个通房丫头萍儿去吧!”萧衍被阿来这句话惊的哑口无言,她是何时知道萍儿的存在的,还说萍儿是自己的通房丫头,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你这是从哪儿听来的闲言碎语,我哪来的什么通房丫头,简直胡扯!”萧衍反应过来,立刻反驳道。“那刚才在胭脂店里挽着你手臂的女子可是萍儿?”阿来接着萧衍的话立刻反问道。

  萧衍显得有些为难,但还是如实回答:“是,他以前是府上的一个丫头,但可不是我的通房丫头!”

  “哼,你就别否认了,前段时间萍儿上府里找你去了吧,我可是亲眼看见了,她还在你房间待了一个多时辰呢,还有前几日你忙紧忙出的怕也是为了她吧!”阿来把自己说知和盘托出。

  此时的萧衍才恍然大悟,原来前段时间阿来如此抑郁都是为了这件事。这个傻丫头,有什么事情宁愿自己闷着,也不愿说出来。“你呀,也太敏感多疑了吧,通房丫头之事你可是听府里的人说的?我可着实冤枉啊,我与萍儿可是清清白白的。”

  原来萍儿以前在府里甚是得到张尚柔的宠爱,人也伶俐的很。只是行事作风上有些自我,不顾他人感受,所以在下人眼中是个只顾着攀高枝的主儿。某日,同丫头小厮们一道喝酒被灌醉了,不知是谁竟将她扶到了萧衍的床上。待萧衍回房之后大惊,连忙叫人来责问是怎么回事,萍儿哪里还解释得清,众人都当她是勾引少爷的狐狸精。后来被张尚柔知晓,虽恼恨她败坏儿子的名声,但也不忍其受罪,打了二十大板,给了银子便把她打发出府。本来事情到此便告一段落了,可不知萍儿出府的两年后出了事。原本萍儿拿着银子开了间脂粉店,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哪知近来被刚上任的郡丞儿子看中了,非要娶回去当妾室。可那郡丞儿子长得肥头大耳,言语又粗俗,萍儿虽是婢女出生,但也瞧不上他,硬是不从。郡丞儿子利用父亲的职位之便拆了萍儿的胭脂铺,强行要把她带回去。萍儿无奈之下便来寻萧衍,萧衍也一直为当初自己莽撞而冤枉了萍儿深感自责,便应承了她。萧衍怕母亲得知不允,便借由秉文父亲之力处理了郡丞儿子,也顺便帮萍儿重开了胭脂铺。

  阿来听完缘由,不由得叹了口气,在王权贵族横行的年代,身为一介女流在无所依靠的情况下想要生存下来是件多么艰难的事情。还好呆头哥爷爷睿智,从小便帮她装成男孩模样,就连呆头哥也不知道,为的就是保自己周全,想到此,对呆头哥爷爷的感激之情又深了一层。既然呆头哥爷爷已去,自己定要竭尽所能报答呆头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