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十二章 教字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576 2019-07-01 13:05:33

  清晨,阿来正在给萧衍端早饭,正巧碰到谈嫂子。谈嫂子把阿来拉到一边,说到:“阿来啊,你跟少爷是不是……那个……”阿来一脸疑惑的看着谈嫂子,问:“哪个?”

  “哎呀,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呢,你日日与少爷同进同出的,要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多少人看着眼红呢!你可要小心着点,别被有心人利用了。不说这样对少爷的名声有损,对你也没什么好处呀,若真传到吴家小姐的耳中,小心她给你使绊子喽!”

  阿来连忙摆手,说:“我一个书童能和少爷有什么瓜葛,无非少爷看我可怜对我好些罢了。”

  “你看,哪家的少爷对书童这么上心的?府里多少双眼睛看着呢,以后你可得自己注意着点,你也莫要嫌嫂子罗嗦,嫂子可都是为了你好啊。”

  阿来低着头“哦”了一声,便提着篮子走了。

  阿来闷闷不乐的走到萧衍的屋子里,把早饭一一摆好,收拾了篮子准备走,却被萧衍拦住了,“今天怎么不吃早饭了?”

  “不饿。”

  萧衍奇怪,这平日成天嚷嚷着饿的是她,怎么今天却不叫饿了。

  “现在府里对我们议论纷纷的,都说你我二人太过于亲近,我怕对少爷的名声有损,对我自己也无利。”阿来无精打采地说到。

  “你走你的路,管别人说的话干嘛,嘴长在人家嘴上,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呗。”萧衍理直气壮地说。

  “不能这样的,就算我不管自己,也要替你想想啊,以后你终归要娶吴家小姐的,万一传到吴家小姐耳里,怕是不好的。”

  萧衍竟一时无言以对,就算自己再不情愿,这父母之命若不遵从,孝之一字与他便没有干系了。对于陌生的阿来,他能爽快的说出自己的意愿,可现在阿来于他是那么想要珍惜的人,他怎么忍心欺骗阿来呢。

  用完早饭,萧衍照例要去子良先生的书舍,阿来收拾完便随着萧衍一道去了。刚到书舍,迎面便碰见了萧子良,萧子良仔细端详了会萧衍身后的阿来,道:“叔达,你家书童长得倒是周正,不过怎么长个女娃娃的样子?

  萧衍恭敬地回道:“回先生,我家书童自是男儿身,只是模样清秀些罢了。”阿来跟在后面傻傻地笑着照着萧衍的口气,说:“回先生,小的叫阿来,既然做了少爷的书童,自然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萧子良又问道:“那可能识字?”

  “回先生,小的不识。”阿来答道。

  “那可就是叔达之责了,连秉文家书童都能识文断字的,相比之下,叔达你可只顾着自己做学问,回去得多加教导你家书童啊。”

  “是!”萧衍答道。

  “好端端的让我来书房做什么?”阿来边走边嘀咕道,萧衍在书房看书练字向来喜欢独处,今天怎么想起来让自己在书房伺候着。刚进门,一股浓浓的墨香扑鼻而来。阿来站在萧衍身旁,看着萧衍行云流水般的字迹,甚是佩服。

  待萧衍一幅字写完,阿来立刻放下手中给萧衍准备的茶杯,拍手叫好。萧衍指着自己刚写完的字说:“你懂书法?”阿来揉了揉鼻头道:“虽然我不认识它,它也不认识我,但我还是觉得少爷写得好。”

  “呵!不懂你鼓的什么掌,你这马屁可拍马腿上了。”说完萧衍便放下手中的狼豪笔,转过头问道:“你不识字,那可会写自己的名字?”

  阿来难为情地挠着头说:“小时候呆头哥的爷爷教过我,后来……便忘了。”萧衍看了看阿来命令道:“过来!”

  “啊?”阿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往后面瞧了瞧,见没有人,便指着自己问道:“叫我?”

  “不然呢?”

  “哦!”阿来有些不自然的走近萧衍。萧衍一把把阿来拉到书桌的正中间,自己则站在阿来身后,覆住阿来的手。阿来有些心慌意乱,自从上次看日出后已经许久没有跟萧衍近距离接触过了,此时萧衍略弯腰握住阿来的手,气息吞吐正好对着阿来的脖颈,阿来紧张到手都在颤抖。

  “注意力集中!”萧衍严肃地说到。阿来心中怨忿,明明是他离得自己这般近,还不许自己紧张了?上次看日出也是,这种距离怕是已经超出了少爷与书童之间正常的范畴了吧。难不成萧衍真的有特殊癖好,喜好殊异?

  “你这么心猿意马的,我怎么教你写字?”萧衍无奈地说到。阿来偷偷地朝背后的萧衍翻了个白眼,低声道:“哦!”

  只见萧衍握着阿来的手,拿起狼毫笔,郑重地在宣纸上用小篆写上‘阿来’二字,“瞧见了吗?这就是你的名字,你好生练练,回头不要再让人笑话了去。”说完便放开了刚才半拥着阿来的暧昧姿态。

  阿来照着萧衍刚写的字又临摹了几遍,总归不是这里多一划就是那里少一笔。萧衍摇了摇头,抚着额头道:“我观你这资质尚可,怎么写起字来这么困难?你拿着纸与笔回屋去多多练习,明日我再来看。”

  “哦!”阿来有些丧气,拿了一沓宣纸和笔墨便退出了书房。

  回到自己屋中阿来便开始犯难,自己与这些笔墨纸砚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关系,如今却叫他写字,还不允许他写错,这岂不是比登天还难?正在愁眉苦脸之际,却听见屋外有喧哗之声,阿来探头往窗外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粉衣面容清秀、略施粉黛的女子正在向萧衍的屋子张望,一旁新来的李掌事在问东问西的,女子显得有些不耐烦。不一会儿,萧衍便从屋子里出来了,领着粉衣女子进了自己屋。

  阿来见粉衣女子在萧衍屋子里待了好一阵还没出来,便出来问了李掌事什么情况。谁知李掌事也不认识此女子,只知道她是来找萧衍的。这下阿来更好奇了,索性蹲在萧衍屋子旁边候着。

  此时正逢慧儿从张尚柔的房间出来,阿来便上前问道:“慧儿姐姐这是往何处去呀?”

  慧儿见是阿来,心情大好,不过看阿来刚才一直蹲着疑惑地问:“阿来,你惹少爷生气了?在这里罚站吗?”阿来吸了吸鼻子道:“才不是呢,我是刚才看到一个漂亮姑娘进了少爷房间,想看看到底是谁呢?”

  “哟!真的呀,那我也想看看。”慧儿也八卦心起,便同阿来二人从虚掩着的门缝往里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慧儿一跳,赶紧拉着阿来走出了东厢房。

  阿来疑惑地看着慧儿,慧儿拍了拍胸脯道:“这可不得了了,萍儿怎么又回来了,她以前是府里的丫头,后来竟然勾引了少爷,还想当咱们府的少夫人,夫人仁善,给了钱让她出府。如今可好,怎么又回来找少爷了,真是阴魂不散!”

  阿来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少爷看着平时也挺正直的,怎么会给丫头……”勾引两字阿来都没好意思说出口。

  “谁说不是呢,也不知道萍儿用的什么下三滥招数,凭着自己有几分姿色,竟然睡到了少爷床上,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慧儿显得忿忿不平。

  “好啦,好啦,慧儿姐姐消消气,这事你先不要跟夫人说,免得夫人上火。等我问过少爷缘由,你再禀报也不迟。”

  “好的,我听你的,我也不想让夫人再为了这种事生气。”慧儿说道。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才看见萍儿匆匆忙忙从萧衍房间里走出来,脸上似乎还有些泪痕,阿来不明所以的看着萍儿的背影远去,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回到了自己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