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十章 伴读书童(2)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3108 2019-06-29 15:07:46

  时间过得简直比白驹过隙还快,转眼阿来到卫尉府已过了数月有余。个子长高了些,肤色也越发白净,唇红齿白的倒越来越像个姑娘样貌了,因此少不了被府里的人玩笑。这不,夫人身旁的婢女慧儿又来找阿来了,手中还拿着一个新绣的荷包。

  慧儿刚推门进去,就看到阿来病恹恹地趴在桌子上。慧儿关切地上前问到:“阿来,你这是怎么了?莫不是生病了?”

  阿来抬头看了看慧儿,撅着嘴道:“比病了还难受呢!前几日少爷跟着老爷出了门,他自己倒快活去了,却拘着我不准随便出府,这成天无所事事的日子真是没劲透了!”

  “咳!我还以为什么事呢,这不用伺候主子的日子还不逍遥快活。可怜我,夫人哪哪去都要我跟着,我想要点自己的时间都没有呢!”慧儿说完把手中的荷包递到了阿来眼前,“这不,我熬了好几个通宵给你绣的,你可要好好珍藏。”说着,脸不自觉的红了红。

  阿来看着眼前这个精致的荷包终于提起了精神,拿在手里仔细研究,“这是什么啊?绣的那么好看,慧儿姐姐,你的手可真巧。”

  “你……你这个榆木疙瘩,这是荷包,里面有香料,你可随身携带着。”

  “这样啊,我看甚好,改天你也教教我,我给少爷也做一个带着。”阿来愉快地说到。

  慧儿再次气结,“你怎么能把荷包送给少爷呢?荷包都是姑娘家送给属意之人用的!”

  “哦,呵呵,这样啊!”阿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慧儿急着问到:“那你可明白我的心意了?”

  这下倒把阿来问住了,这可怎生是好,慧儿对自己着实不错,自己也一直把慧儿当做姐姐,她怎么对自己生出别的情意来了。想了想也不能直接拒绝慧儿,便尴尬地说到:“明白了,明白了。”

  等慧儿走后,阿来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置这个荷包,便把荷包塞在了枕头底下。

  这下整天无所事事的阿来便变成了愁眉苦脸的阿来了,应该怎么跟慧儿姐姐解释呢?慧儿姐姐怎么就看上自己了呢?自己的身量还不及慧儿姐姐高,又粗手笨脚的,关键以前还是个小乞丐,现在也只是少爷的一个小书童,怎么看都配不上她呀!

  阿来没辙,少爷也不在府上,连个给他出主意的人都没有。无奈之下,只得偷摸着出府找呆头哥商量看看。谁知身在医馆的呆头哥听后竟哈哈大笑,还让阿来干脆娶了慧儿。这下阿来更头大了,想也是问错人了,只得悻悻地回了府。

  七日后,萧顺之与萧衍终于回来了,与他们一道进府的还有吴蓁蓁的父亲大司马。只见萧氏父子与大司马三人似在商讨些什么,颇为认真。阿来一边踢着路边的小石子,一边心里头在想:想来也肯定是为萧衍与吴蓁蓁的婚事,瞬间便没了想要向萧衍讨主意的心。萧衍连自己的婚事都操心不过来,哪还有心思操心他一个小书童的二三事,想想也算了罢。

  大司马与萧氏父子一直商讨到天黑才离去,走时看着心情甚是明朗。阿来一个人呆在自己的小屋里,也不点灯,只默默地坐在床沿。

  萧衍送走大司马连晚饭也没顾上用,便去看望阿来。萧衍推开门,黑乎乎的屋里啥也瞧不见,只隐约看见床头有个身影,便亲自点了灯,才照亮了整个房间。阿来被突如其来的光亮吓到,抬头望去,萧衍正看着他。

  待萧衍走近,才发现阿来眼角竟有泪痕,急着问到:“你这是怎么了?可是我不在府里的这段时间,有人欺负了你?”

  阿来这才惊觉到自己竟然哭了,连忙拭去眼角的泪痕,“没有的事,可能是风太大,眼睛有点干。”萧衍失笑道:“你这门和窗户都关得严严实实,风却是从哪里来的?”

  阿来一时语塞,是啊,自己哭什么呢?萧衍跟吴蓁蓁的婚事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自己也早就知道了,没道理会伤心的啊。但转念一想,可能是因为少爷成亲后就不再需要书童了,那自己便要失业了,一旦做不成书童,便没有了少爷这个大靠山了,以后在府里的日子就没有现在这般逍遥了。是也,阿来终于找到了自己伤心的原因,心情豁然开朗。

  为了缓解现在的尴尬情形,萧衍转头看见阿来的枕头底下鼓鼓的东西,问道:“那是什么?趁我不在,又偷藏什么好东西了?”

  阿来没在意,拿开枕头一看,吓了一跳,想用手捂住。不料,手一滑,荷包掉在了地上。萧衍见状,上前捡起一看,竟是绣工精细的荷包,大感郁闷,问道:“你一个小书童,竟还有姑娘给你送荷包?你确定你要收下?”

  “那是自然,就允许你们王权贵族谈婚论嫁,还不允许我们小老百姓有情投意合的人啦!”阿来仰着头说道。

  “嗬!你还有情投意合的姑娘?我这才走了半月之久,就错过了那么多好戏?”萧衍戏谑道,“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有这个荣幸,要不我给你去跟人家提个亲?”

  阿来恨恨的看着一脸笑意的萧衍,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了,便从萧衍手中抢过荷包,把他推出了门外。

  翌日早晨,阿来居然乖乖的来伺候萧衍洗漱。萧衍先是用老陈醋漱了个口,接着又用滚水洗了个脸,就连早饭的粥都齁咸齁咸的。萧衍无奈的看着阿来,看着阿来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不禁失笑,这么孩子气的书童可真不好找,改天一定要带范约也找个这样性情的书童才好。

  为了让阿来消消气,萧衍决定带阿来去福满楼吃一顿。听到这个好消息,阿来哪里还顾得上昨晚萧衍消遣他的事,高兴的一蹦三尺高。

  “西湖醋鱼、红烧大肉、蒸羊羔、蒸熊掌……”阿来一个个报着眼前的菜名,这可都是平常在他梦里出现的美味呀!虽然现在跟着萧衍做书童,也时常能吃上不错的菜,但府里的厨子跟福满楼的大厨还是差了一个级别的。

  眼看着阿来哈喇子都快流到桌上了,萧衍轻轻地敲了一下阿来的脑袋道:“我是来叫你报菜名的还是来叫你吃饭的?”

  “那……我就不客气啦!”说完,还没等萧衍动筷,阿来便风卷云残般扫荡了桌上的每一盘食物,一边吃还不忘表扬福满楼的大厨厨艺之精湛。

  萧衍看着阿来这吃相,除了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只能喝着面前仅有的这盏茶了。不等他这盏茶喝完,阿来已经满嘴是油的在打嗝了,打完嗝还不好意思的朝萧衍笑了笑说:“这……少爷你还没吃呢吧,要不再点些菜?”

  “算了吧,我光看你这吃相都看饱了。”

  “呵呵,我终于吃上福满楼的菜了,以前我当小乞丐的时候,也就在梦中吃过这般美味。不是我夸福满楼的厨子,这福满楼的厨子若说自己的手艺是天下第二,就没人敢称自己是天下第一。我若是咱们齐朝的皇帝,定要封这里为齐朝第一楼!”阿来豪气万丈的说道。

  “口气倒不小,可惜你也当不了皇帝。”萧衍眯着眼睛说到,“不过说到你的身世,我倒是好奇你为什么小小年纪便当了乞丐?你没有家人吗?”

  “这个嘛,就说来话长了。我父亲死得早,母亲带着弟弟改嫁了,小时候没人管我,我差点饿死,幸亏呆头哥的爷爷将我捡回了家,我才幸免于难。后来呆头哥爷爷也死了,我们俩年纪又小,便当起了乞丐。”阿来叙说自己的过往云淡风轻,语气中既没有对母亲的憎恨,也没有对自己糟糕的人生有太多的抱怨。或许是小时候经历过太多的困苦,以至于现在的心态出奇的淡然。不过萧衍的出现,就像阿来迷茫的人生中出现的一抹光亮,因此也照亮了阿来以后的人生。

  “少爷,我可否将桌上剩余的饭菜带回去给呆头哥尝尝呢?”阿来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哦?没看出来你对你那个呆头哥倒是挺上心的,怎么没见你平常对我如此上心呢?”萧衍问到。

  “这当然不同啦,你是少爷,府里所有的人都捧着你呢!可是呆头哥,就我一个亲人,我不惦记着他,谁还会惦记他呢。”

  “那我若希望你时刻也惦记着我呢?”萧衍向阿来靠拢过去,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阿来。

  阿来倒有些难为情了,脸色发红的说到:“少爷这是哪儿的话,你是主子,我是下人,我自然也是关心少爷的。”

  “那以后对我的关心会多过你的呆头哥吗?”萧衍步步紧逼。不过看到阿来为难的神情,萧衍心中便明白了几分,“罢了,罢了,你跟你的呆头哥从小一起长大,又一起经历了那么许多,情意自然非是我这个刚跟你相处数月的少爷能比的。”萧衍失望的神情一目了然。

  阿来对萧衍这个态度非常疑惑,萧衍为什么要跟呆头哥比呢?萧衍可是身份尊崇的少爷,而呆头哥不过是医馆的一枚伙计,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呢?萧衍的这番表态倒让阿来着实摸不着头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