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九章 伴读书童(1)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856 2019-06-28 13:04:22

  “阿来你看,谈嫂子平常对你也不错吧!”谈嫂子试探性的问到。

  阿来如同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般疑惑,说:“挺好的呀!”

  “那就好,关于昨日……那王掌事儿子冤枉你的事,谈嫂子没为你说话,你可会记恨我?”谈嫂子小心翼翼问到。

  阿来如实说到:“自然不会,谈嫂子平日里对我照顾有加。而且在昨日那种情况下,你怀疑我也是正常的。”

  “那就好,那就好,等以后你要是有出息了,定不要忘了嫂子哦!”

  “我一个小杂役能有什么出息啊,不过不管以后怎样,阿来都会认你这个嫂子的。”阿来斩钉截铁地说道。

  “阿来,少爷让你去他东厢房一趟呢!”前来传话的家丁说到。

  阿来嘀咕到: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来府中有些时日了,萧衍还从来没让我去过他那儿呢,今天也不知怎的,一个个奇奇怪怪的,莫不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少爷!”阿来在门外叩了叩门。

  “进来吧!”

  阿来走进房间,只见萧衍和衣躺在床上,翘着个二郎腿,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少爷,您找我?”

  “对啊,你的腿伤怎么样了?可好全了?”

  阿来有些疑惑,不就是关心下自己的伤势嘛,干嘛还特意把自己叫到这里来,简直是兴师动众!但嘴上还是老实地答道:“好全了,少爷!”

  “哦!那就好,我还有一件事找你,你猜猜是好事还是坏事?”萧衍狡猾地说到。

  “这……莫不是坏事吧,我向来也没什么好运。”阿来沮丧地说到。

  萧衍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走到阿来面前,用手指弹了弹阿来的脑门,道:“我觉得对你来说是好事,就是不知道你自己怎么认为。”

  “那就说来听听吧,少爷,你可别再卖关子了。”

  “本少爷——给你找了个新的差事——”萧衍故意放慢语速。

  “然后呢?”阿来瞪着自己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萧衍。

  “就是当我的书童啊!怎么样,惊不惊喜?”

  阿来傻愣愣的想了好一会儿,也没答话。此时的萧衍倒是急了,说道:“你倒是给个痛快话呀,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呀?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母亲那儿求来的。”

  阿来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不妥。自己出生寒微,大字不识得一个,怎么能当少爷的书童啊,便回道:“我看这样不太好。”

  “怎么就不好了,当了我的书童,以后不但不用起早贪黑的干活,更不会被人欺负了去。当然,我也不会随便欺负你的,这个你放心!”萧衍毕竟年少气盛,自己一腔热血却被别人当空气,着实让人懊恼。

  “你看,我一个小乞丐,要啥啥没有,连字都不认识一个,怎么给堂堂卫尉府的少爷当书童啊,说出去不让人笑话。”

  萧衍听完,呵呵直乐:“你以为书童是干什么的?你以后只需要陪本少爷读读书、端端茶、送送水什么的就可以。当然啦,最好也能打扫打扫房间,洗衣叠被之类的,你懂了吗?”

  阿来听完,长舒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啊,这种打打下手的事情不正是自己擅长的嘛。阿来对萧衍的感激又深了一层,昨日不光替自己洗刷冤屈,今日又替自己谋得个好差事。

  “少爷,你真如同小人的再生父母啊!”

  本想给萧衍带个高帽,却不知这句话听得萧衍愣住了,板着脸说:“谁要做你的再生父母啊!”

  当日,萧衍便命人将阿来的东西搬到了东厢房后面的一座闲置的小屋内,以便日后伺候自己的生活起居。阿来感激涕零地感谢完替他搬家的家丁们,高兴的双臂一挥,终于可以有自己的地盘啦!

  天刚蒙蒙亮,阿来便起身了。轻手轻脚走到萧衍门口,发现里面还没有动静,便坐在门槛上等着。等着等着,不自觉地又打起了盹。直到大门从里打开,阿来身体失去依靠一个趔趄摔倒在屋内。

  “啧啧,哪家的书童这么粗手笨脚的啊?”萧衍揶揄道。

  “我……我是因为等你等太久了,才不小心睡着的。”阿来反驳道。

  “那我看你不小心的次数也挺多的。”萧衍继续调侃阿来道。

  阿来心中腹诽,人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怎么新主子上任也需要给书童个下马威嘛!好不容易伺候完这个主子漱口、洗脸、用早膳。萧衍居然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竹篓,里面装满了各种书,让自己背着竹篓跟着他去子良先生的书舍。

  大街上,只见前面一个英俊公子身着白衣,骑着白马优雅的路过,后面跟着一瘦小的书童,还背了一个快比人还高的竹篓,费劲的小跑着。

  阿来心中思量,当时明明说好不欺负我的啊,怎么今日完全不是这个样子?还是每个书童都要这样呢?心中甚是郁闷!

  待到了书舍才知道,人家的书童并不似自己这般苦累。先生那里的书一应齐全,哪需要自己这般辛苦的背着来。

  后来阿来才知道,原来萧衍还有诸多志同道合的友人,其中不乏当时已经闻名城中的沈约范云之流,还有那个对读书不怎么上心的秉文也在。先生上课甚为严格,不许人发出一点嘈杂之音。阿来便与其他书童一块坐在外头的亭子里,等着自家的少爷。

  从各人的谈话中,阿来大约知道了,范云公子酷爱写隶书,性格温和,待书童是极好的。沈约公子性格较直爽,为人豁达,待书童也是极好的。秉文公子虽不爱读书,但对书童也是极好的。综上所述,所有公子对自家书童都是极好的。只是萧衍有些例外,他似乎对自己也不错,但是落实到细节方面不知是粗心大意还是有意为之,总有些刻意刁难的意思。

  好不容易待到公子们学问做完了,各家书童纷纷迎了上去。阿来在各家书童中虽身量一般,但面容确是出挑的。沈约一眼就看见了阿来,嘻笑着问:“这是哪家新来的书童呵,长得甚是水灵,倒同女娃娃一般。”

  阿来脸有些微红,但还是恭敬的答道:“我家公子是卫尉府的少爷萧衍。”

  “这叔达可是故意为难于你,叫你背着这么大的书篓。要不你随了我,我保证好吃好喝待你。”

  这时,恰逢萧衍从书舍走出来,听到沈约的话语,说:“这是谁要挖我的墙角啊?”

  沈约朗声言道:“是我,你这灵秀小童上哪里找来的,我看着甚是欢喜啊。”

  萧衍假装叹气道:“能上哪里找啊,还不是大街上捡的。你若喜欢,我再给你捡一个去!”

  “哈哈,还有这等好事,你下次去捡,记得叫上我。”

  “今日上了一天的课,甚是乏累。阿来,去给我烧个水,我要沐浴好好解解乏!”萧衍吩咐到。

  “什么?沐浴?少爷大白天的洗什么澡啊!”阿来大惊。

  “怎么?沐浴也要规定时辰不成?本少爷爱什么时候洗,就什么时候洗!还不赶快去烧水?”

  “是!少爷!”阿来不情愿地向厨房走去。

  不一会儿阿来便哼哧哼哧提了两个冒着热气的大桶去到萧衍房间,好不容易把水倒进了大浴桶里,转过身发现萧衍正在更衣,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往外走。

  “等一下!谁让你跑那么快,还不服侍我沐浴更衣!”

  阿来左右张望了一下,指着自己说到:“我?”

  “不然呢?”

  “我……我不会,我从来没有服侍过人洗澡,怕做得不好。”

  “无妨,来吧!”萧衍说着竟张开了双臂,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阿来不情愿的走到萧衍面前,头低着,双手不自然的去解他的扣子。

  萧衍觉得好笑,哪有这么别扭的小厮,“地上有什么金银财宝值得你盯着看的?你头再低些,便可埋进土里了。”

  好不容易一层一层的帮萧衍脱完了袍子,阿来的指腹不小心触及到萧衍光裸的胸膛,却似碰到烙铁般弹开了,心脏砰砰直跳,脸也红得跟火烧一样,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萧衍看着阿来的别扭劲,故意问道:“怎么了?”

  阿来结结巴巴地说:“没……没事,就是我尿急,很急很急。”

  萧衍如春风拂面般笑了笑,似有什么了然于胸地说到:“你出去罢,我自己来便可以。”

  阿来如蒙大赦般,逃也似的跑开了。走到门口,还不忘朝着里面说了一句:“没事穿那么多衣服作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