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七章 后山风波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929 2019-06-26 13:03:07

  近来天气越发暖和,出来活动的野生动物也越来越多,其中就属城郊后山的野味最多,时常有胆大的青壮年前去狩猎。

  萧衍怎会错过这等好事,便约着秉文同去。谁知秉文竟将此事告知了吴家小姐,吴蓁蓁怎会放过与萧衍相处的机会,立刻表示要同去。

  天刚蒙蒙亮,萧衍换上方便打猎的服装,背上弓箭,准备出门。想了想,又摸去厨房,准备带些干粮,毕竟打猎一打便是一整天。

  此刻厨房里,只有阿来蹲在地上烧开水,听见响动,回头看到萧衍一身劲装打扮。

  “少爷怎么这么早起啦?来找吃的?”阿来疑惑地问到。

  “不是,我要些干粮带走。今天准备去后山打猎,待我猎得野味,带回来给你尝鲜。”萧衍自信的说道。

  阿来羡慕的说到:“真的啊,我以前饿得不行的时候,也经常跟着呆头哥去后山抓野兔的,可好玩了。”

  萧衍看到阿来羡慕的眼神,笑着说:“你也想去?”

  阿来欢喜的点点头,想了一下,又摇了摇头。

  萧衍疑惑:“你到底是想去还是不想去?”

  “我去不了,我有一堆活没干完呢。再说,谈嫂子也不会答应的。”阿来沮丧地说到。

  “谈嫂子那儿有我呢,你若想去,就跟我一块去吧!”

  阿来欣喜道:“真的吗?你真的愿意带我去?”待得到萧衍肯定的回答后,阿来立刻把萧衍带来的布袋子装满了瓜果点心,打了个结,系在身上。

  萧衍看着阿来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哈哈大笑。

  萧衍与秉文约在后山的山脚下见面,等见到对方时都愣住了。只见萧衍马背上多了个阿来,秉文背后坐着吴蓁蓁。

  萧衍开口道:“这两人打猎怎么瞬间变成四人同行了?”

  秉文背后的吴蓁蓁说到:“那不正好,人多好办事嘛!我是来给你们助威的。不过,你背后的是怎么回事?”

  秉文笑着说到:“这恐怕也是来助威的吧!”

  阿来在萧衍背后有些不好意思。萧衍先下马来,伸出手来准备搀阿来下马。阿来犹豫了一下,看着高高的马背也不敢妄动,只能小心地扶着萧衍的手臂下来。

  此时,秉文与吴蓁蓁早就下马,将马牵至旁边的大树边栓着。两人走至萧衍与阿来跟前,秉文盯着阿来看了一会儿,试探地问到:“你是不是上次百花节的那个小乞丐阿来?那日天黑,我没太看清楚。”

  阿来惊喜地说:“是的,您还记得我?”

  “那是,想不记得都不行啊,难为有人给你还送花了呢!”秉文说完,看了看萧衍。

  一旁的吴蓁蓁瞬时明白,那日萧衍的赠花之人却是眼前的阿来,心中甚是不爽。

  一路上山,吴蓁蓁在前面同萧衍说着话,后面的阿来与秉文也结伴而行。

  秉文对待阿来向来亲厚,问到:“听叔达说,你在他府上当差,以他这性子可有为难你?”

  “当差算不上,也就是在府上打打杂而已。少爷他人很好,并没有为难于我。”阿来眼看离着萧衍他们愈来愈近,却故意放慢了脚步,同他们隔开些距离。秉文见状,也贴心地放缓了速度。

  此时的萧衍却回过头来,看后面两人落下了一大段距离,朗声喊道:“喂!你们俩怎么回事,怎么越走越慢?”

  秉文在后面应到:“就来!”

  刚走到半山腰,细心的萧衍就听到从不远处的草丛里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萧衍竖耳倾听,判断出这是小动物发出的声音,立刻示意其他人噤声,自己则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

  待扒开眼前的草丛,只见一只灰色的野兔在东张西望。仔细一瞧,发现野兔身旁还有一个窝,里面还有一窝刚出生的小兔子。

  萧衍悄悄从背后抽出一支箭,搭上弓瞄准大野兔,准备射击。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黑影突然冒出,居然抢先萧衍一步,将野兔扑倒,萧衍一剑射偏,未中。萧衍大为气恼,上前一探究竟。扒开黑影,萧衍惊讶地看着趴在地上的阿来,恼怒道:“你不要命啦,要不是我箭射偏了,现在你就是那只野兔,你是准备自己替野兔让我烤了吃?”

  秉文和吴蓁蓁也闻声赶来,原来是阿来偷偷跟着萧衍上前,发现野兔妈妈和野兔宝宝们,于心不忍,想要救它们,“少爷,你看这小野兔才刚出生没多久就要失去妈妈,未免太可怜了些。人失去父母尚可靠乞讨为生,可这些小野兔怎么办,它们就没命了呀。”

  萧衍沉默着,一把扶起地上的阿来,说道:“知道了,以后我射野兔前,先问问它可有下崽。若未下崽我再射它,你看行吗?”

  阿来龇牙笑道:“以前呆头哥抓野兔前就会先观察情况,你以后也学学呆头哥吧!”

  萧衍看了得意的阿来一眼,叹口气道:“遵命!少爷!不过现在野兔也都跑掉了,我们这次算白忙活了。”

  四人继续往前走去,吴蓁蓁趁机走到阿来旁边,问到:“你可真有办法讨萧衍的欢心,要不你教教我,怎么做才能让他更喜欢我。”

  阿来挠了挠头,傻兮兮地说:“少爷对吴小姐的喜欢是男女之间的喜欢,对我则是对下人的关爱,怎可相提并论?再说,我瞧着少爷就挺喜欢你的!”

  “真的吗?我怎么觉得他处处在回避我,你可莫要为了哄我开心就骗我。”

  “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嘛!”秉文适时的插了句嘴。难得吴蓁蓁也红着脸走开了。

  再往深处走去,树木越来越高,气温却越来越低,阳光也不见了,只觉得阴森异常,大家似乎都有些惧意。吴蓁蓁毕竟是大家闺秀,平时没见过这种场景,低声说到:“要不,要不咱们回去吧!”

  只有萧衍勇往直前,似乎铁了心要猎得野兔才肯罢休,众人只好跟在萧衍后面,亦步亦趋地走着。阿来毕竟闯荡过江湖,并没有吴蓁蓁那么害怕。

  突然,一阵阴风刮过,树上的树叶,地下的草丛,都发出丝丝的声音,吓得吴蓁蓁一声尖叫,抱住了萧衍的手臂。萧衍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害怕。

  离吴蓁蓁最近的地方,似乎有一抹青色的草在移动,大家并未发觉异常。阿来却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仔细观察周围发现吴蓁蓁的脚边似乎有异常物体在移动。来不及多想,阿来立刻上前用力把它踢开,却感觉被什么咬到了,疼痛异常。

  秉文注意到被阿来踢飞的居然是一条蛇,赶紧上前紧张的问到:“可有被咬到?”

  阿来皱着眉头点点头,萧衍赶来立刻蹲下,一把撕开阿来的裤腿,两个红色的咬印清晰可见。

  秉文大叫不好,急着说道:“我看那条蛇像是竹叶青,竹叶青可是有剧毒的!”

  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只有萧衍急中生智,撕下自己衣袍的一角,缠住了阿来的腿。

  阿来似乎也吓坏了,战战兢兢地说:“我不会死掉吧?”

  萧衍紧紧地握住了阿来的手,安慰他:“不会的,你放心,我这就下山带你找大夫。”

  这是阿来第一次触碰到萧衍的手,觉得他的手既温暖却又让人安心,一股暖流直达心底。

  萧衍来不及多想,背起阿来往山下跑去。秉文也拉着已经吓傻的吴蓁蓁跟在后面快步离去。

  萧衍背着阿来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劲,还来不及多想,阿来晕晕乎乎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少爷,如果我真的就这么死了,你会不会记得我?不过……不记得也没关系,在我卑微又渺小的人生中,是你让我知道被人关心的滋味,谢谢你!如果可以,还有待我很好的呆头哥,帮我跟他说一声,以后阿来不能去看他了。”

  萧衍心中有些恼怒:“说什么傻话呢,人还未死,倒交代起遗言来了,你且忍着,马上到医馆了。”

  好不容易把阿来背到山脚下,萧衍先把阿来扶上马,自己随后跃上马背,让阿来尽量倚靠着自己,策马奔驰而去!

  萧衍带着阿来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馆,急吼吼的把阿来抱了进去,大声叫着大夫。

  大夫闻声而来,给阿来把完脉,又查看了腿上的咬伤,说:“公子放心,这咬伤无碍,非毒蛇所伤。”

  “可我看着像是竹叶青,你确定真的没事吗?”萧衍似乎并不太相信大夫的话。

  “我看这咬伤应该是翠青蛇所咬,虽与竹叶青长得相似,实则无毒。而且我观这位小兄弟脉象平稳有力,不像中毒之状。”

  “什么?真的?那就是说我不用死啦!”刚才瞧着快不醒人事的阿来一下子坐了起来,两只眼睛直放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