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六章 有客来访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216 2019-06-25 13:40:45

  “什么?你竟跟着少爷一块出府了?”谈嫂子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不是跟你说过少爷平日里的性子吗,你怎么不长记性,少爷没为难你吧?”

  阿来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少爷没有欺负我,谈嫂子,我以后不会了。”

  “嗯,那就好,谈嫂子也是为你好,怕你新来的受欺负。”

  “知道啦,就知道谈嫂子对阿来最好了!”

  “行了,你个鬼灵精!”谈嫂子用手指戳了戳阿来的脑门,“今天可有贵客来,要多加几个菜,你赶紧去给大厨烧火添柴。”

  阿来缠着谈嫂子问到:“谁来呀?那么隆重?”

  “大司马家的千金,蓁蓁小姐!那可是我们未来的少夫人,瞧!少爷今天都起了个大早,接她去了。”

  少夫人?百花节的时候萧衍明明说不会娶她的呀?难道他诓我来着?阿来思量道。转念一想,人家堂堂官家少爷无缘无故的骗自己一个小乞丐干嘛。阿来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想要把萧衍这个名字尽快从脑中拍走。

  一驾装饰豪华的马车停在了卫尉府门口。从马车上先下来的是萧衍,不同于往日,萧衍今日穿了身淡蓝色的长袍,连束发的配饰都换了个镶玉的,可见今天着实打扮了一番。

  紧随萧衍出车门的便是吴家小姐,一身鹅黄的裙装,衬得肤色越发雪白。吴蓁蓁一手拎着裙摆,一手扶着萧衍下了马车。

  刚下马车,萧衍却并未同吴蓁蓁并排而走,而是跟在了她后面。吴蓁蓁回头斜睨了萧衍一眼,萧衍会意,笑了笑立刻向前大跨了一步,同吴蓁蓁一同踏入府中。

  饭厅桌上早已摆满了各种美味,只等主客一起来品尝。主母张尚柔热情地招呼吴蓁蓁落座,待吴蓁蓁坐下,婢女慧儿立刻上前给她斟酒。

  “柔姨,今日您为我准备的菜我可是大吃三天三夜也是吃不完的!”吴蓁蓁含笑说到。

  “哪里的话,上次你来恰巧衍儿不在。今日趁他在府中,柔姨怎么也得让你们聚一聚!”

  “柔姨有心了。”吴蓁蓁面带微笑着说。

  酒过三巡,吴蓁蓁似乎有些醉意,一直不停的按着太阳穴。萧衍见状,便辞了母亲,扶着她往湖心亭走去。

  到了亭中,萧衍见吴蓁蓁还作扶额状,便说到:“这里没人了,不用装了。”

  吴蓁蓁双眼往四周一瞧,果然只剩他俩,便舒了口气。谁知她竟一改平日里小姐的做派,双手一举,伸了个懒腰,道:“哎哟!可累死我了,这名门小姐可不好当哇!”

  “可不是,瞧你能耐的,总在长辈面前装乖顺,在我面前又成如此的豪放派了,叫我好不习惯。”

  “怎么,难道你喜欢我乖顺的样子?要不要……”

  “别!别!别!我还是喜欢你不拘小节的样子。”萧衍连忙摆手。

  吴蓁蓁似是想起些什么,问到:“对了,上次百花节你给谁送的花呀,我可看见了啊。我可是你以后要明媒正娶的夫人,你怎可当着我的面给旁人送花!”

  “唉,这事呀说来话长,一时半会跟你说不清楚,不过我送花的那人可不是个姑娘……”

  未等萧衍把话说完,吴蓁蓁就心急的打断了他,“等等,不是个姑娘?难不成你喜好……那我嫁给你还有指望嘛!”

  “你——”萧衍语塞,“你才喜好特殊呢!”

  吴蓁蓁假装长舒了口气:“那我便放心了,哈哈哈……”

  此时,阿来正要去给慧儿送芙蓉酥,老远便听到湖心亭那边咯咯的笑声。走近一看,却原来是那对“未婚夫妻”正在谈笑。

  阿来转身要走,一不小心踢到了路边的石头,“哎哟!”一声惊动了亭里的人。亭里的两人闻声而来,看到阿来正抱着脚嚎着。

  萧衍上前,关切地问到:“阿来,怎么了?”

  阿来刚想答话,却被吴蓁蓁抢先说了话,“咦?你家府上的小厮可有趣得紧,还敢偷听主子谈话!”

  “没有,没有,吴家小姐搞错了,我……我是恰巧经过,没有故意偷听。”阿来解释到,连脚疼都忘记了。

  “行了,阿来肯定不是有意为之的,你就别为难他了。”萧衍帮阿来说情。

  “就是,就是,吴家小姐与我家少爷如此登对,如同一对璧人,小人也是来瞻仰风采来了。”

  “行了,看在你如此嘴甜的份上,就饶过你,不过……”吴蓁蓁附到阿来耳边,说到:“你可不能把我此刻的样子形容给你家老爷夫人听,不然,我可有的是办法叫你难受!”

  阿来唯唯诺诺地点头答应后,一瘸一拐地跑开了。

  待阿来走后,吴蓁蓁娇嗔地说到:“你家的小厮倒是标志得很,若是个女子倒是我的劲敌呀!”

  萧衍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并没答话。

  这边饭厅,下人将主子用完的饭菜一一撤下。张尚柔正在喝茶,慧儿在一边侍候着。

  “你说,衍儿是不是不太中意那吴家小姐?我看他近来对吴家小姐越发不上心了。”张尚柔询问慧儿。

  慧儿答话:“夫人说的是,我瞧着少爷对吴家小姐倒是尊敬得很,至于以后结亲也不知道少爷愿不愿意。”

  “就是说啊,看来我得去提点他一下,但愿别出了什么岔子才好。”张尚柔甚是忧虑。

  好不容易送走了吴蓁蓁,萧衍刚到自己房中,张尚柔便来敲门。

  “母亲,这么晚了有事吗?”

  “自然是有的。”张尚柔在萧衍的身旁坐下,道:“衍儿,你别怪母亲多事,你同吴家小姐从小一起长大,我看你们如此要好也甚是欢喜。吴家小姐性格温婉,也实属良配,便差你父亲同大司马提了这件事,我看大司马也是认可你的。可我见你越长大,似乎越对她没有男女之意,可是为何?难不成你在外面已有属意之人?”

  知子莫若母,张尚柔的一番话道出了萧衍的本意。

  “不瞒母亲,儿子对吴家小姐确无男女之情,只有朋友之义,儿子外面也没中意之人。只不过,大丈夫志在四方,我现下只想保家卫国之事,并无心男女之事。”萧衍说得恳切。

  “母亲也知道,你有宏图大志,这事我会跟你父亲提的,且你父亲也对你寄予厚望。假若你真有中意之人,母亲也愿意让你纳她为妾的。只是你未来的夫人必须是吴家小姐,不管你爱不爱她,这是政治上的联姻,于你于你父亲都是有利的,你能明白为娘的苦心吗?”张尚柔劝解到。

  萧衍只低着头,不作声。张尚柔以为萧衍默认了,便心满意足的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