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五章 冤家路窄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863 2019-06-24 15:40:42

  “哟嗬!从哪找来的这么个标志小孩?怎么脸上还带着伤?”卫尉府厨房的负责人谈嫂子打趣道。

  阿来当小乞丐时脸上整天都抹着锅底灰,头发杂草一般,也没发现自己有啥特别的。倒是进了卫尉府,经过一番捯饬,显得人模人样起来。原本肤色就白净,只是常年挨饿导致的营养不良,脸色蜡黄了些。头发又捋顺了在头顶盘成一个髻,再配上一双圆圆的杏仁眼水灵通透,人显得甚是精神。

  “谈嫂子说笑了,阿来初到卫尉府,还望谈嫂子多指教,多提点才是!”阿来平时在市井中学来的圆滑劲此时便派上了用场。

  “那是,那是,你以后呀就跟着谈嫂子做事,嫂子我自然不会亏待了你。”谈嫂子被阿来这一口一个嫂子叫的甚是欢喜,“我们厨房哪,可是咱们府顶顶重要的地方,这可关系到各个主子的吃喝。哪个主子喜好什么,都要记得清清楚楚。你以后呀,就帮着烧烧火,洗洗碗什么的,明白了吗?”

  阿来的头点得像捣蒜似的。

  谈嫂子接着说:“走,嫂子带你去认识一下咱们府的环境。”

  “从大厅一路走过来,最中间的便是老爷夫人的居所,东厢房是少爷一个人住的,以前还有大少爷和二少爷住,不过后来他们都成了家搬出去了。这西厢房原本住着老爷的妾室陈氏和另一位少爷,陈氏走后就一直空着了。再往后走,便是主子们休闲的地方。你看,这边有亭台楼阁、假山池塘,那边有花园。那最后一排的矮房便是我们下人的住所……”谈嫂子絮絮叨叨的说道。

  阿来不得不感叹,这卫尉府就跟他住的那条街一般大,进来了还不一定摸得出去。

  “在我们府里啊,老爷比较严肃,平时在府中的时间不多。不过我们府可没别家那么多规矩,夫人仁善,对待我们下人也是体己的紧。至于少爷嘛,为人比较高傲,不太好接触,你少跟他往来便是!”

  阿来问道:“谈嫂子口中的少爷可是萧衍?”

  “是呀,你还认识少爷?”谈嫂子有些疑惑。

  “怎么会,不过从别人口中得知的!”阿来忙解释道。心想着,也难怪谈嫂子这么说他,就凭这几次跟他的接触,便晓得他可不会像夫人那般仁善。

  快到午时,谈嫂子赶紧拉着阿来往厨房走去。大厨正在挥汗如雨地炒着菜,还有打杂的人有的在杀鸡杀鱼,有的在洗菜切菜,甚是热闹。阿来赶紧上前帮忙,一旁的谈嫂子有条不紊地指挥着。

  忙了一中午好不容易得了个空,阿来便在旁边的柴房里打了个盹。正巧被一个灵巧的婢女慧儿经过看见了,便捡了路旁的野草捅他的鼻子。阿来一个大大的喷嚏打了出来,倒把慧儿吓了一跳。

  慧儿好奇地看着阿来,倒把阿来看得不好意思了,揉了揉鼻子,傻笑着说:“这位姐姐怎么一直盯着我看呀,莫不是我脸上长花了?”

  “可不是呢!咱们府里像你这模样的小厮可寻不着,我看呀都快赶上少爷了,不过就是身量矮了些,呵呵呵!”

  “姐姐真是抬举我了,我面目粗鄙,怎敢跟少爷相提并论。”阿来被慧儿说得更不好意思了。

  “你还真是谦虚呢,我也不比你长几岁,你以后唤我慧儿便好。好了,我要回去伺候夫人了,改天再来找你聊天。”慧儿说完拍了拍阿来的肩膀走开了。

  没过几日,阿来的名声倒在府中的传开了,成为了婢女们口中的谈资。

  有婢女在午间闲聊也说上了,“哎,听说了么,据说慧儿姐姐看中那个新来的小厮!”年纪稍小的婢女说道。

  “是,是,我也听说了,据说还比慧儿小几岁呢。”

  “可不是呢,老牛吃嫩草!哈哈哈!”

  身在卫尉府的阿来一直牵挂着外头的呆头哥,奈何又不知道怎么跟谈嫂子开口,甚是烦恼。这天,正巧碰上刚从先生那里学完回来的萧衍。

  萧衍一头撞进厨房,正东找西找地寻吃食,却不小心踢到了在地上坐着的阿来。阿来一惊,赶忙站了起来,抬头望去,居然是萧衍,活生生的萧衍正站在他的面前。

  萧衍此刻可没认出他来,正捧着肚子叫嚷着要吃芙蓉酥呢。这下可把阿来愁坏了,今天最后几块芙蓉酥都被慧儿要了去,糕点师傅现下也不在,叫他此刻上哪里变出芙蓉酥呢。

  实在没辙,阿来想了个主意,问萧衍:“少爷可想尝点新鲜的以前没尝过的吃食?”

  “自然想,不过,你这儿有吗?”

  “当然,我现在就给你做!”阿来高兴的说。

  只见阿来把现成的白面馒头切片,放入滚油之中炸了一会,待炸透了捞出来,洒上几粒细盐,便递到了萧衍面前。

  萧衍接过,狐疑地看着阿来:“你确定这样能吃?”

  阿来自信的点点头。

  萧衍先是咬了一小口,嚼在嘴里怪香怪脆的,便一口气吃了好几片。吃完,还不忘给阿来竖了个大拇指。

  阿来看萧衍吃得甚是满意,试探性的问到:“少爷能否看在我为你做了好吃的份上,答应我一个条件!”

  萧衍此时倒对跟他讲起条件的阿来有了兴趣,盯着阿来看了一会,问到:“我是不是以前在哪里见过你,怎么瞧着这么眼熟?”

  正当阿来犹豫着要不要跟他讲实话之际,萧衍恍然大悟道:“你是那个小骗子吧?怎么上我家当起杂役啦?”

  阿来囧着一张脸,急切地说:“我……我不叫小骗子,我叫阿来!而且现在是我问你,不是你问我!”

  “那你先告诉我你来我家的意图,我再听你的条件。”自从上次的百花节后,萧衍对阿来并没有先前那么大的敌意了。

  “你只有答应了我的条件,才能知道我来你家的意图!”

  “你竟敢命令我?”萧衍简直不敢相信家里的下人会这么对自己说话。

  “不是的,我的条件是让你带我出府一趟,这样你便能知道我为什么要来你家了。”阿来无奈地说到。

  萧衍出于好奇,便答应了他。

  医馆内,呆头哥正躺在床上修养,阿来推门进来,看见呆头哥一动不动地躺那儿,一惊,连走带跑的来到床前使劲摇晃呆头哥。

  呆头哥吃痛,睁开眼睛看到阿来,甚是惊喜。可是看到他这一身装扮,也甚是惊奇。拖着不利索的身体半坐了起来,激动地问:“阿来,你这段时间跑哪里去啦,我醒过来便不见你。那个老头子只说你把一锭银子放这儿便走了,我真是担心你。”

  “他把自己卖了,上我家当杂役去了。”一个白色身影紧跟着阿来走进屋内。

  呆头哥一看,竟是萧衍,大为震惊。继而转过头问阿来:“你,这是做什么,谁让你给有钱人家当杂役去了,我贱命一条,根本不用你救!”呆头哥生气地说。

  阿来见呆头哥脸色不好,赔笑道:“当杂役怎么了,也就是在厨房帮忙打打杂,没什么吃苦的。你看,我现在都长高了不少!”接着在呆头哥耳边轻声说:“连萧衍都肯亲自陪我出来看你,可见我在他家不会受欺负的。”

  呆头哥听得半信半疑,萧衍适时地说到:“他跟着你的时候有了上顿没下顿,还要风餐露宿。在我家至少吃得饱穿得暖,在我家总好过以前吧!你放心,我会照看他的,不会让别人欺负他。”

  阿来关心的寻问呆头哥:“别总说我了,你的身体怎么样,恢复的好吗?”

  “我呆头就是个杂草,哪里都能生存。这不,那个山羊胡老头说等我再休息几日便不让我吃白饭了,叫我跟着他上山采草药去呢!”

  “真的啊,大夫肯收留你?那你可要跟着大夫好好学,若我以后有个伤风病痛的便找你来治!”阿来甚是惊喜,以后他和呆头哥都不用流落街头了,总算有个避风的港湾了。

  回府的路上,萧衍问到:“没看出来,你还挺讲义气!那先前我问你进我家的目的,你为何不直接说?”

  阿来白了萧衍一眼,说:“我说了也得有人信啊。你可一直都认为我是骗子,若我说为了救我哥哥才卖身到府上,你能信?”

  “好了,好了,算我看走眼了,这位小兄弟!”萧衍一边拍着阿来的肩膀一边笑着说到。

  这可是萧衍第一次在阿来面前笑,阿来看得有些傻眼。可能是傍晚的夕阳太过浓烈,阿来竟觉得萧衍笑的如此好看,情不自禁也跟着一起傻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