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第二章 结怨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258 2019-06-23 21:21:33

  少年时的情怀总是别样真,生在南齐朝的萧衍便是这样。生于官宦世家,父亲萧顺之位高权重,官至卫尉,乃齐高帝族弟。萧衍可谓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凭借着自己的聪慧才智十二岁便拜在了名师萧子良的门下,又结识了范云、沈约二三好友,日子过得好不快活。道是再完美的人生也有憾事,萧衍也是如此,虽才束发之龄,确有一颗保家卫国之心,奈何年岁尚小,无法施展。故日日愁眉苦脸,食不之味。

  这日,萧顺之难得有空,陪着发妻张尚柔和爱子萧衍去清音寺上香。上山途中,遇到一个蓬头垢面的小乞丐,张牙舞爪地扑到张尚柔的身上,夸张的哭道:“这位夫人,行行好,您赏口饭吃吧。小的无父无母,快要饿死了。”

  萧顺之刚想把小乞丐揪走,奈何张尚柔一副菩萨心肠,柔声说道:“小小年纪就失了父母的庇荫,实在可怜,你今年多大啦?”

  小乞丐黑黢黢的脸上露出了一口白牙,咧着嘴说道:“回夫人,小的差不多有十一二岁吧,不过具体几岁,我也不知道,也没爹娘告诉我。”说着泫然欲泣。

  张尚柔听着,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回头跟萧顺之说道:“顺之,这孩子看着怪可怜的,不如带回府中做个粗使杂役,也比在这里讨生活要容易些。”

  小乞丐一听急了,着急说道:“小的家里还有一个身体不好的奶奶,需要人照料,只望夫人行行好,赏点现钱就成!”

  张尚柔听完,立刻差婢女拿了好几串铜钱给他。小乞丐看到这么多钱,顿时两眼放光,拿着钱就跑开了。

  萧衍不满的看着张尚柔说:“母亲,这个人一看就是个小骗子,您还相信他,给他钱,真是便宜他了。”

  萧顺之也笑着调侃道:“夫人若再为府中收些流浪儿,我家的杂役丫头可就堆不下了。”

  张尚柔怪嗔的看了他们父子一眼,说道:“菩萨脚底下,你们莫要乱说话。再说你们平时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怎可知贫苦百姓生活的艰辛!”说完也不理他们父子二人,独自向山上走去。

  父子俩乖觉的闭了嘴,跟着张尚柔继续上山,往清音寺走去。

  两日后,讨钱的小乞丐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出现在一条狭小的巷子口,胸前鼓鼓囊囊的无所是从的样子。一边走嘴里还一边嘟囔着:这有钱也是个祸害,我都两天没睡个踏实觉了,也不知道该将这么多钱放在哪里才安全。小乞丐刚想把铜钱掏出来再数一遍,但看到巷口有人经过,吓得他把铜钱又一股脑儿的全部塞进衣服里。

  正在小乞丐踌躇之际,迎面走过来一个穿着破烂衣服的男子,手里还端着个破旧的碗。男子嘴里叼了跟稻草,正歪着嘴巴笑嘻嘻地看着小乞丐。小乞丐一惊,也不知道刚才拿出半截的铜钱有没有被他看到。

  小乞丐嘴巴一咧,笑着说道:“哟!这不是隔壁街的斧头哥嘛,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斧头哥盯着小乞丐的胸前,贼兮兮地说:“衣服里的是什么呀?拿出来哥瞧瞧!”

  “哪有什么东西呀,不过最近吃胖了些,长了几两肉。”小乞丐摸着自己怀里的东西急忙说道,“不过,斧头哥您不在您的地头呆着,怎么跑我们呆头哥的地盘上来了?”

  斧头哥许是有些怵小乞丐口中的呆头哥,愣了愣说道:“别用你们呆头哥来吓唬我,他也就能打打架,论起讨饭的本事,不是我吹牛,我斧头哥说第二,还没人敢称第一!”

  小乞丐见斧头哥的怵样,顿时急中生智,对着斧头哥后头大喊一声:“呆头哥,你怎么来了?”

  斧头哥脸上顿时难看至极,哭丧着脸回头。小乞丐趁斧头哥回头的瞬间,拔腿便往反方向跑。等斧头哥反应过来,大喊上当,便立刻追了上去。

  小乞丐毕竟年纪尚小,又生得瘦弱,刚跑出两条街,便气喘吁吁的跑不动了。眼看斧头哥已经离他越来越近了,小乞丐干脆心一横,往对面来人身上撞了过去。

  来人“哎哟”一声一个阻趔,小乞丐那瘦小的身子却已趴在了来人的脚边了。刚追上来的斧头哥看到两个少年人穿戴颇为贵气,亦停住了脚步,一时不敢妄动。

  小乞丐顺势一把抱住来人的大腿,大叫到:“好心人救我,这个无赖想要杀我。”说完指了指斧头哥。可是等了好半晌,也没听到好心人说一个字。于是抬头望去,一张白净的脸映入小乞丐的眼中。

  小乞丐心中咯噔一下,这不是前两日刚被他骗钱的那家儿子嘛!这下好了,撞枪口上了,撞谁不是撞,怎么偏偏是他呢。但转念一想,自己这副容貌打扮,每条街上跟他差不多的乞丐多了去了,他也未必认得出自己。于是便壮起了胆子,站了起来,谁知怀里的铜钱却一骨碌的掉了出来。

  未等小乞丐去捡,刚被小乞丐抱着腿的萧衍,却抢先一步拾起了地上的铜钱。萧衍拿着铜钱端详了一会儿,又盯着小乞丐看了半天。

  小乞丐心虚,伸出巍巍颤颤的手到萧衍的面前,说到:“谢谢好心人!”

  谁知萧衍颠了颠手里的铜钱,问到:“这钱是你的吗?你一个小乞丐哪来这么多的铜钱?”

  对面的斧头哥立刻跟着附和到:“就是就是,这钱是我的,是这个小兔崽子偷了我的钱,还想跑。”

  “你胡说,这钱……钱不是他的,是……是我自己的!”小乞丐急忙解释道。

  一旁的另一个少年人看不下去了,对着斧头哥说:“我看也不见得是你的钱吧,看你的穿着也不像啊。”

  斧头哥一看架势不对,这钱是指望不上了,要再惹了不该惹得人,这小命也难保,于是溜之大吉。

  剩下小乞丐一脸尴尬,心中猜测着:莫不是认出我来了,要是我主动承认,他会不会把钱还给我?

  未等心中思量完,哭腔便起:“这位好心人,求求你把钱还给我吧,这可是我给家里年迈奶奶治病的钱啊,你拿回去了,叫我奶奶怎么办啊!”

  萧衍嫌恶的看了看小乞丐说:“你这套苦情戏用来哄骗我母亲还可以,对我来说,却一点用都没有,这钱我收回了!”说完拿着钱大步流星的走了,剩下在后面哭天抹泪的小人儿……

  没走出几步,另一个少年看着萧衍埋怨地说到:“叔达,你这是干什么,那小孩子怪可怜的,干嘛抢人家的钱!”

  萧衍不屑地笑了一下:“他的钱?那是他用幌子诓我母亲的钱。算了,秉文,这钱给你买酒喝吧。”说完把钱抛给了秉文,自己向前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