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南朝之有所思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6-24上架
  • 96467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情结

南朝之有所思 可可西西呀 2264 2019-06-23 21:19:34

  清音寺乃是当今南梁最繁华的庙宇,香火鼎盛。虽世道愈见衰败,但前来拜佛许愿之人却是络绎不绝。每逢初一十五,善男信女们便携着香油钱诚心前来。今儿个正逢十五,清音寺热闹非凡。在人声鼎沸中,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瘦小身影在人群中来回穿梭。不知是哪个信女丢了钱袋,大喊道:“抓贼啦!抓贼啦!哪个龌龊小人将我敬献给菩萨的香油钱偷去了。”说着说着眼睛便红了,急得团团转。

  一时间,大家你瞪我,我瞪你,互相猜忌着。这时,一年轻壮汉看见一个穿梭在人群的瘦小孩子,一手便将他提起,质问到:“是不是你这个小贼偷了钱?快将铜钱交出来,便饶你性命!”

  丢钱的信女一下扑到瘦小孩子的身上,一边哭一边捶打着:“你这个该死的小贼,赶快把我的铜钱还我,这可是我全家省吃俭用省下来给菩萨的香油钱,就指望菩萨能保佑我儿逢凶化吉。你是哪家的孩子,年纪小小竟然敢来偷钱。”

  瘦小的孩子在他们的推搡下,摔在了地上,膝盖和手掌都蹭破了皮,但就是低着头一声不吭。

  信女见状,更加来气,眼见着便要上去踢打。幸得寺庙里的小沙弥出来的及时,拦住了信女。

  “阿弥陀佛,女施主且慢!你可亲眼见着这个小孩偷了你的铜钱?”小沙弥边问边扶起了地上的瘦小孩子。信女顿了一顿,接着摇摇头。

  “那在场的施主,可有看见的?”大家互相望了望,皆表示没有看见。小沙弥接着说:“那你们为何要说是这个孩子偷的钱?”

  在场的众人都安静了下来,只有先前提着小孩的年轻壮汉发声道:“只有这个小贼穿着破烂的衣衫,又在人群中钻来钻去,不是他是谁?”

  “这位施主,人不能以貌取人。”小沙弥又蹲了下来,看着眼前的孩子,问道:“你可有偷钱?”孩子泪眼汪汪的摇了摇头。

  “那你可愿意证明自己的清白,让大家看一看。”小沙弥耐心的对小孩说到,孩子毫不迟疑的点点头。

  小沙弥为了证明孩子的清白,在数九隆冬里脱下了孩子破旧且单薄的外衣和裤子,脱到只剩一条灰白色的裤衩,然而并没有搜到一分铜钱。

  众人唏嘘,信女也羞愧的低下了头。

  人群纷纷散去,小沙弥赶紧脱下自己的外袍,裹着孩子进入了内厅。

  厅内正中,有一个白眉白胡的长者正在打坐。小沙弥轻声叫了声“师父”。长者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小人儿,似乎有些吃力,揉了揉眼睛想要看得真切些,眼神却越发迷茫,喃喃自语道:“不是他,不是他。”

  话说,在南梁跟清音寺历史同样悠久的还有一间酒楼,名叫南梁第一楼。据说开国之初,由梁武帝萧衍亲自提名,故盛名至今。值得人们称颂的还有里面的说书先生,前去吃饭的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要听上一嘴,才显得自己去过第一楼。

  “今日,小老儿要跟各位看官说个新故事,不知大家允否?”不等说书先生询问完,众人便高呼起来。

  “话说咱们南梁的开国皇帝梁武帝萧衍,年轻时可谓是风流少年郎,风姿卓越,意气风发。与那吴大司马家的千金可谓男才女貌,甚是登对……”

  “错了,错了,谁说萧衍喜欢吴家小姐来着!”说话的是一位红衣少女,笑容明亮,声音高亢。

  众人回头,皆惊疑的看着说话的红衣少女。

  “萧衍心中是另有所爱的,肯定不是吴家小姐。”

  说书先生问到:“这位姑娘,那你可知武帝喜欢的是哪家小姐?”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只是不能告诉你们。”

  “切……”众人顿时失去了对红衣姑娘的兴趣,重新投入到说书先生的故事中去了。

  红衣少女心有不甘却又不能说,用力放下手中的茶杯,杯中的茶水全都溅到了桌上。少女摸了摸胸口的物件,气鼓鼓的出了第一楼。

  红衣少女到达清音寺已经傍晚,天色已暗,寺门早已关闭。少女用力敲了敲寺门,不一会就有年轻小沙弥出来开门,“阿弥陀佛,女施主,有何事?”

  “有事有事,我找你们这的老和尚,萧……哦!不对,是了空。”

  “女施主,天色已晚,师父他老人家已经歇下,不如你明早再来。”小沙弥解释着。

  “唉!不行,不行!我有不得了的大事找那个老和尚呢,小师父,你且通融通融嘛!”

  “这——”没等小沙弥说完,红衣少女早已跨过寺门门槛,朝里奔去,小沙弥在后面追都没追上。

  在诺大的寺院中,花了好几柱香的时间,红衣少女好不容易找到了空住的厢房。推门而进,看见白眉白胡的老和尚正在打坐,不禁起了玩心。她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了一根类似孔雀毛的五彩羽毛,拨弄着了空长长的眉毛和胡子。

  了空眼未睁,却发话了:“阿弥陀佛,不知这位施主,深夜来此有何要事?”

  红衣少女笑嘻嘻的说道:“老和尚,原来你没睡着啊,我来找你自然有要事的。不过,你可没有我想象中的英武不凡呀,啧……啧……岁月催人老啊。”

  见了空没有搭话,红衣少女干脆也在了空身边盘腿坐下,说道:“罢了罢了,告诉你便是了。是我先母要我前来,把这个还给你的。”说完,把五彩羽毛放在了空跟前。

  了空这才微微睁眼,见着眼前的凤羽,先是震惊,然后疑虑,最后又慢慢萎靡下来。

  “她终是走了……”

  红衣少女也有些伤感,答到:“她走了好些年了,我也终于有机会到这片她热爱的故土来瞧一瞧。”

  了空眼中泪光涌动:“你是她的女儿?”少女乖顺点头。

  了空伸手,似想摸摸眼前这个明媚少女的脸,终究没有碰到。“老衲参禅几十载,终是没有参透啊!”

  少女也被了空的情绪所感染,说到:“先母生前跟我说过,此生从没有后悔过自己的每一个决定。既然缘散,便归物归原主。既相忘,便不再相思。”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了空攥紧了手中的凤羽,就似从前牵着她的手般,泪慢慢从眼角滑了下来,“一切世界始终、生灭、前后、有无、聚散、起止,念念相续,循环往复,种种取舍,皆是轮回。”

  翌日清晨,小沙弥给了空送斋饭,发现了空已没了气息,大惊。

  随后当朝皇帝萧绎亲自率群臣来给了空吊唁,据说萧绎在了空圆寂之地足足跪了三天三夜,在民间引起轩然大波。至此,了空的身份才得以大白于天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