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回古代改科举——前路坎坷

这个书童不简单

  ——蛮府内

  听闻小少爷落水,大将军又不在府上,整个将军府跟后院着火似的,一片慌乱。

  风杏子虽然是个感性的人,可她到了关键时刻,还是能镇静下来应对突发情况。

  她舞袖一挥,井井有条的安排着,让家奴们都各司其职。大概是在将军身边久了,风杏子竟有一股将军风范。

  被吩咐任务的家奴:有的去医馆请大夫,有的驾着马车去接应小少爷,有的去熬姜汤,有的烧水准备少爷浴用……

  他们忙乎前忙乎后,哪里晓得他们小少爷啥事没有→_→

  马车上,车夫驾着马,御着缰绳,车轮撞击沙石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扬起一阵尘土。

  鹿煜坐在车夫旁,左手紧紧的揪着衣裳,眼神四处观望,生怕一个漏眼,没接到少爷。

  是赵许逸先看到了鹿煜,他一个蹬地上马,附在小满耳旁“你的书童来了”(言外意:你得开始装病了)

  蛮小满也是一个激灵,顺势往后一靠,倒在赵许逸怀里,眼一闭,装死ing。

  鹿煜看到赵许逸,又见自家主子在他怀里,喜出望外,眼中含泪。

  幸好蛮小满看不见,否则她又要吐槽这个鹿煜了:男孩子家家的,哭什么哭。又或是:为什么你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你爱我爱的深沉。咦~好恶心,不要不要。

  鹿煜下车,跑到赵许逸马边,道:“多谢赵公子,将我家主子放下来吧。”

  赵许逸不说话,拎起蛮小满,飞身下马,平稳落地。本想将她抱进马车里的,结果,鹿煜竟伸手拦他。

  ???

  鹿煜:“赵公子今日也是舟车劳顿了,我来便可,公子今日便回吧,好生休息,明日再来探望吧!”

  说罢,便伸手将赵许逸怀中的人儿平稳抱起。

  赵许逸也是一脸诧异,你这文弱书生竟能抱得起他?这个鹿煜恐怕有些来头,回头要叫小满小心些。

  知人知面不知心,看着人畜无害的人最要人命!

  鹿煜接过蛮小满稳健地走到马车边,小心翼翼的将小满放进车里。然后向赵许逸作揖告辞便让车夫掉头回府了。

  赵许逸注视着马车远去……心里默念“不能帮到你了,自求多福吧!”

  ——蛮府

  蛮府门卫见马车到了,一人进府通报,一人上前迎接。

  风杏子迎声快步上前迎接,“快快,将小满抱进房间。”

  此时的鹿煜并没有上手去抱蛮小满,而是看着家丁将小满抱走。

  是的,在蛮府,他不能露馅,他要做好书生的样子!但对赵许逸不一样,对!不一样,他对赵许逸有敌意!所以没必要装!

  蛮小满一路颠簸,从一个人手上,又到另一个人手上,然后她又被转接到另一个人手上,最后躺到硬的要死的所谓的床上。

  她脑壳疼,这实木枕头咋这么高这么硬呢!

  最关键的是,她一路装死,还不能动,脸上痒,不能抓。想看看发生了什么,又不能睁眼。

  郁闷死……幸好耳朵还能听,否则她这个耐不住的性子要炸裂!她听着旁人的声音,大抵能猜出个大概。

  床边一个眼袋极重的男人,憔悴得让人不好估计年龄,说他四十,三十,二十几都有可能。

  他轻轻拨开蛮小满的眼皮,又轻搭在蛮小满的右手脉搏上,又探了探蛮小满的额头。

  蛮小满自知自己根本没事,所以在大夫诊病时胆战心惊的。

  只听那人向一个方向说“夫人不必担心,小公子只是落水着凉了,熬些温补的食物便可。姜汤夫人想必已经备好了,等公子醒来便可让他服用。”

  蛮小满不能睁眼,却竖起耳听着,心中“cao!低音炮啊!这声音绝了!等等,这不是重点!他说我没事,,,这可怎么办!要将他留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