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回古代改科举——前路坎坷

“权宜之计”——一个不小心炸出友方?

  要赶紧想一条权宜之计!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先拖延几天的呢?

  💡有了!

  蛮小满叫管家过来,让他带自己去马槽,然后选一匹健马,说是对外放出:蛮家大公子接旨后甚是高兴,邀有志向的青年才俊明早一同踏春出游。

  蛮小满,一个浪荡公子,狐朋狗友自然是不少,第二天一早蛮府门口就聚满了各家公子,个个都身骑骏马。

  ——西泉山

  众人望着眼前的由山泉汇成的湖,如明镜一般,投射这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朵,甚是好看,都赞到:好景,好景!

  只有蛮小满扁扁嘴,心里道:好景?是好景不长吧?老子的命都要到头了

  她叹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张跃,张家老二听见蛮小满念的诗,感叹说:“蛮大公子什么时候还会作诗了?这诗漂亮是漂亮,只是怎么有点悲凉的感觉啊?”

  赵许逸,人称逸仙,为人仗义,洒脱自在。他摇扇,呵呵的笑着:“怕是小蛮接不住这烫手山芋吧。”

  蛮小满给他一个眼神,兄弟,你懂我!

  孙澈笑得一脸无害,说:“逸哥你说什么呢?蛮兄他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说成烫手山芋呢?”

  ……众人嘘嘘,说蛮哥现在算是当官了,日后要罩着他们兄弟们了!

  蛮小满嘴角抽搐,假笑且拱手作揖:“是,是!日后兄弟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可我TM的现在只有难,你们要不要一起帮我担着!!!

  不过,现在确实是要你们陪我演一场戏,别怪我利用你们啊!我也是万不得已,想要保证一条小命而已!

  马在河边的草地缓慢的走着,一群养眼公子在马背上,再加上这秀丽江山,算得上是一幅美丽画卷了。

  然而,一切的和谐却被一声戾急的马叫声打破了!

  紧接着“噗通”一声,一个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的身影从马背上跌落下来,落进了水里。

  不错,那不是别人,正是蛮小满本人!

  所有人都在震惊的时候,赵许逸已飞身下马,跳进了湖里,划水几下就游到小满身边,一把捞了起来。

  “喂,你醒醒!”逸将她驮上岸,又将她躺平在草坪上,摇着她的脸。

  逸脸上的着急,一眼皆知,全是担心。只是这里所有人的关注点都聚焦在蛮小满是否能醒过来,没有人注意到逸的神情。

  见她怎么都没有睁眼,逸将她带上马,一只手圈住她,另一只手拉着缰绳。不忘吩咐张跃说:“跃,你赶紧回蛮府,给管家报个信,让他备好大夫,你先走,我怕她颠簸不舒服,慢些。其他人先各自回府吧!”

  众人见赵许逸已安排妥帖,也便各自保佑小满后打道回府了。

   孙澈留在最后,叮嘱赵许逸“小满醒了给个信!”也走了。

  逸骑着马,不紧不慢的,见四下已无人,捏了怀中的人一把,“装死的,可以醒了!”

   见蛮小满不睁眼,他松开了手,跳下马去。

  蛮小满到底是装死,在他跳马下去的时候,自己就睁眼,立马伏在了马背上。

  小满将脸侧过来,对着牵着缰绳的赵许逸,眼睛眨巴眨巴的,说到“你怎么知道的!”

   逸:“看得出,你并不想去。”我也不想让你去。当然,这句话他并没有说出口。

  蛮小满打了一个激灵,直起身来,眼睛睁大“兄弟,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

   逸笑笑,“谁要当那恶心的小虫子”,牵着缰绳,带着马缓缓向前走。“你可真是敢下大血本”赵许逸停下,面向蛮小满,给了她一个大“板栗”,“小命不想要了?!”

  蛮小满吃痛,“嘶”摸摸额头,说“唉,我现在也是生不如死,淹死也是死,去见皇上也是死,早死晚死都是死,我还有别的选择吗?”愁容满面。

  赵许逸笑得好生风趣,“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你惜命得要紧”

  “你难道不是想借这些个公子之口,说你落水,染了风寒,近些日子怕是无法去朝廷面见皇上了”

  赵许逸的娓娓道来,听得蛮小满目瞪口呆。完全正确!这位大哥是神算子吧!

  “大哥,你真是厉害,小弟佩服佩服!”蛮小满抱拳对赵许逸作揖。

  “你既然都知道了,那就帮我一把呗。”小满对赵许逸挤眉弄眼的,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帮你?有报酬吗?”赵许逸失笑道“不如你与我去无羡山作为帮你的交换,怎么样?”

  “无羡山?那是个什么地方?”蛮小满并未听说过什么无羡山,好奇的问到。

  “之前同你提起过的,你说过喜欢的,还说,如果你不是将军府的少爷,定会去那儿隐居的。”逸的眉微皱,很快又恢复原样

  “是了,你什么事也不上心,整天没心没肺的……”逸笑笑,笑不达深处“罢了罢了,帮你一次,请我喝天子笑,这次要两坛才成!”

  “哈哈,”蛮小满尴尬的笑笑,“两坛天子笑,没问题!”

  她怎会错过逸的神情变化,虽不知这身体的主人与这人的关系,但她大抵能感觉到,至少这个人应该不会害自己。至于这个人的可信任度,暂且还不足以打满分。

  万事小心为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