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七十三章 终章上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893 2020-04-05 09:30:00

  凌雪也没想到她们中计了,她收到那份信的时候她猜到一定会有埋伏,可一份信上的内容既然是真假参半。

  真的是她母亲还活着,真是是她是月影宫的人,假的是,她不是埋伏在父亲身边,而是跟他相亲相爱。

  只是后来,雪漓梅背叛了她的宫主。

  他们回到月影宫时,月影宫惨遭血洗,这是雪漓梅的第二个计谋,不管颜冰月有没有带人来,她都要给月影宫一个教训。不惜一切代价,即便是牺牲不少南家弟子。

  颜冰月冲到大殿里,在满是尸体的大殿里寻找她身边两个婢女的身影,找到时,早已断气了,人,是在他们离开后,攻上来的。

  现在她们加起来都不到五十人,怎么跟别人打?颜冰月有些颓废的坐在大殿门口:“魍魉,你说,我们这么点人,怎么跟南家对抗?”

  凌雪看着血流成河的大殿外,让人把尸体都处理一下,好好埋了,她靠在墙壁上,离颜冰月不远:“让他们自己跟自己打不就好了。”

  颜冰月看着凌雪如此乐观的样子,好像刚刚死了娘亲的事都被忘的一干二净了:“你以为控蛊这么容易,问题是现在只怕都没时间让他们中蛊了。”

  魍魉沉思道:“说不定明天,他们就会攻上来。”

  鬼魅:“何必等他们来,我们去哈城吧。反正这一战是迟早的。”

  凌雪:“我赞成鬼魅说的,等会都整理一下,去哈城西边的那块山头休息,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说完,便离开了月影宫。

  颜冰月望着这个殿宇,忽然有些不舍,可确实已经没有用了,已经回不来了,魍魉站在她身边,按了按她的肩膀:“你不是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吗?”

  是呀,她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等这一天:“魍魉,你走吧。”可她看着这些尸体,忽然不想让旁边的这个人陪着她一起了。

  魍魉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你都在这,我能去哪?”

  “去哪都行,实在没地方去,你就回南疆吧,”颜冰月天真的道,她就是不想让魍魉陪着她一起死了。

  魍魉往她鼻间一滑:“你在哪,我就哪。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我们说好的。”

  颜冰月突然鼻子一酸,重重的嗯了一声,抬眸对着魍魉露出一个笑容。

  那时候,月影宫出事,魍魉也是这般跟她说的。她眼眸一垂,嘴角一笑,是呀,要是魍魉让她走,她也不会走的。

  叶家一事,早已听说,皇莆易跟湛炎看着今晚的月色,就像平时一样,喝酒聊天赏月。两人脸上都没有太多严肃的神情,反而是一种松懈,皇莆易放下酒杯:“这一天,还是来了。”

  湛炎叹息道:“凌雪像她父亲呀。”要是她像她母亲,湛秦,皇莆瑜他们只怕是回不来了。

  皇莆易仿佛是欣慰一样:“看来炎兄是准备好了。”

  湛炎嗯了一声:“该来的总会来的。”

  皇莆易给湛炎到了一杯酒,自己倒了一杯:“等到了下面,在好好跟凌大哥谢罪。”

  两人一直喝到了清晨,皇莆瑜跟湛秦两人也喝了不少酒,但知道明天有事,也控制着自己不会醉的量,两人都没怎么睡就醒来了,只是一开门,门却锁上了。皇莆瑜往里面扯了扯,湛秦又推了推窗户,窗户被木板封住了,两人都是神色大变,他使劲拍了拍门,大喊道:“来人!来人!!”

  皇莆易站在门口轻声道:“瑜儿,好好照顾你妹妹,以后家里就交给你了。”

  皇莆瑜闻言心里就慌了:“爹,你开门呀!!爹!!算我求你了,你开门啊!!”

  皇莆易看了一眼湛炎:“我到外面等你。”

  “秦儿。”湛炎喊了一声。

  湛秦立马回到:“爹,我在,你先把门打开,我们跟凌雪好好说,她会理解的,不然她也会救我们了,是不是?你先开门……”

  湛炎:“她救你们,就是因为她也不想你们趟这趟浑水,秦儿,你们三个就你最冷静,以后,有什么事帮着点。不管此事结果如何,你们都不能在找凌雪寻仇。这是我们家欠他们的。”

  “爹,不是的,凌雪肯定能理解的,她能理解当年我们也是没办法,她能理解的,爹,你开呀……爹……!!”

  不管他们怎么喊,外面已经没有人回应他们了,皇莆瑜听到旁边房间传来皇莆瑾的哭声,一声声喊到爹,皇莆瑜知道,他们出不去了,就算出去,他们也见不到爹了。

  南断天率领各大世家江湖人士聚集在琉璃台,但这里面没有了叶家,叶家出事,只有一个叶嫣儿撑着,不来,他们都能理解,但一份功劳叶家就不能分割了。

  一群人斗志昂扬,仿佛只要去,就能将凌雪他们斩杀在他们手中的剑下,就能踏平月影宫,毕竟昨天他们就血洗了月影宫,虽然里面没有凌雪跟颜冰月,但至少重创了月影宫,不少人都在说南断天这个计谋策划的好,真是大快人心。

  今日这天暗沉沉的,原本还有些光亮的,都被飘来的乌云遮住了,但无人在乎,他们都在等着南断天一声令下。

  只是他们还没等来南断天的令下,却等来了他们要杀的人。

  “就不劳烦各位去找我了,我自己来了。”

  所有人闻声望去,就看到凌雪坐在那琉璃屋瓦之上,白色的衣诀被风吹的猎猎作响,绑着发丝的发带飞舞在了空中,但她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眼中是尽是对他们的嘲讽。

  而他们这么多人,既然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坐在那里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