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七十二章 噩梦终醒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452 2020-04-04 20:29:00

  叶子霜在去往哈城的路上遇到了殷寒轩,她以为殷寒轩是在接她的,即使她现在依然喜欢他却又不在执着她,看到他在这里等候,心里还是开心了起来,因为她除了觉得殷寒轩在这里等她之外,实在想不到他还能在这里干嘛?

  她从马上跳了下来,疲惫的倦容笑道,心里明白,却还是问道:“寒轩哥哥,你怎么在这?”

  殷寒轩:“等你。”

  叶子霜眉眼终于弯了:“寒轩哥哥是担心凌雪在半路对我下手吗?”

  殷寒轩微微摇了摇头,他看着这个叶家最年轻的掌门,她怎么不像她娘一样温顺,不像她哥一样,却偏偏像了她父亲:“不是,我是来劝你回去的。”

  “回去?”叶子霜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她仿佛觉得自己是听错了一样。重复了一遍。

  “对,叶家跟凌家的债凌雪已经讨了,你就不要再去送死了。”殷寒轩声音微微冷了冷。

  叶子霜看着殷寒轩,忽然笑了,她不敢相信自己脑海之中一闪而过的想法:“现在是我叶子霜要跟她讨债,而不是她凌雪!!寒轩哥哥,你不要忘了,是她杀了我哥,杀我爹!!这么多江湖豪杰,我就不信她凌雪有三头六臂,还能活着不成。”

  殷寒轩深吸了一口气:“你若要过去也行,先过我手中这把剑吧。”

  叶子霜不可置信看着殷寒轩,问出了那些心中的想法:“寒轩哥哥,你今天站在这里,是为了她?还是……”

  “她。”

  叶子霜低头讥讽一笑,拔出手中的淑女剑:“如此,得罪了。”

  她自信的认为,即使殷寒轩是为了凌雪,也不会真伤害她的,就像凌雪每一次要伤她时,殷寒轩都会抓住她的手,一次又一次的护住她。

  然而这一切都被那把刺入她左肩的剑而破碎了,她不敢相信的看着殷寒轩,想要喊一句寒轩哥哥,可剑毫不留情的抽了出来,痛的她一窒息,话卡在了喉咙里。

  “掌门……掌门……”叶家弟子急急喊了几句。

  叶子霜抬了抬手,制止了他们过来,她忍着心身的疼痛,低声问道:“为什么?”她从殷寒轩的脸上看不到一点疼惜,也没有任何对于她的友情,好像他们从小在一起的时光,在某个时刻,被人一笔抹了。

  殷寒轩:“在破月谷时,你刺凌雪的那一剑,我现在还你。”

  叶子霜呵的一笑,眼眶微疼,她簇起眉头:“当时我是……”

  殷寒轩仿佛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他冷声打断道:“是不是,叶子霜你心里应该比谁都更清楚,那一刻我就在后悔,后悔凌雪要杀你时,我一次一次的阻止了她,若不是我念及与你们的那点友情,她就不会受这么重的伤,还差点死了,可即使你刺了她一剑,她还是奋不顾身的救了我们所有人,而你,却从来没有念及过她救你的半点情分。你以为,她不知道你背后刺她一剑是出于你内心的肮脏吗?”

  “叶子霜,你父亲死的一点都不无辜,你父亲当年为了得到凌家剑法,不惜亲手逼死你的姑姑,你姑父抱着叶嫣儿跳了悬崖,在白桦林时,叶嫣儿原本是可以杀了你爹的,可她为了救叶子墨,被你爹跟天香阁的人杀了,这也是为什么子墨选择自杀来结束自己,是因为他明白,这是叶家欠叶嫣儿的,可一个天香阁的杀手都要比你更有良知。”

  “当年你父亲跟凌剑一战,你父亲只所以能够赢凌剑,是因为他用的最后一式,是叶青为了救她相公迫不得已说的一招,你父亲赢的并不光明磊落,虽有许多人看到,可距离太远,他们怎么可能看的清楚,你如今为叶家掌门,自可看到叶家第十式是什么,你再去问问南厉风,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原本凌剑是不会死的,是你父亲想要得到这天下第一剑的名号来壮大叶家。也是你父亲知道叶青与凌剑交好,利用她找到了凌剑。”

  “叶子霜,你说凌雪欠你们的,那你现在说说,是谁欠了谁的?在波月谷时,她明知道在场的那些人,除了月影宫的人,其他人的都是杀了她凌家人仇人的儿女,她还是奋不顾身的救了我们所有人。

  在淮城她明知道你是叶长芳的女儿,她没有杀你。在京城时,她知道箭羽的毒是你放的,她没有杀你,在波月谷外的井口时,她知道绳子是你隔断的,她也没有杀你,在波月谷,她明知道你刺她那一剑并非被魍魉控制而是出于真心,还是也没有杀你,在叶家祖祠堂前,她本来也可以杀了你的,可她还是放过你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就是因为她知道这些事,是上一辈的恩怨,与下一辈无关。你以前总口口声声跟我说,你这辈子想要当一个侠女,可你连侠义二字都没能弄明白是什么,你连你手中的淑女剑真正意义是什么都不知道,如何行侠仗义,你心胸狭隘,毫无大爱,就连说道讲义气,你都比不上皇莆瑾,你不觉得你说的想当侠女,可笑至极吗?”

  面对殷寒轩的这番问责,叶子霜觉得自己胸口被什么打了一下,很重,很重,重的她喘不上气,她引以为傲的叶家,叶家剑法,她爹,她所有所有的一切在她心里轰然倒塌,

  然而,这都比不上殷寒轩将她心中她一直逃避面对的的东西一一托出,她不想面对是父亲杀了姑姑,不想面对她哥在叶嫣儿与杀父之间纠结选择了自杀,不想面对父亲为了权势不顾她与南家联姻,不想对面凌雪救了她……更不想面对那个黑暗,肮脏的自己。

  可这一切,已经到了不得不对面的时候,殷寒轩把她那潜藏在她心里的阴暗暴露在了阳光之下。摊开在了她的面前……

  她跟她父亲一样,她不想承认凌雪比她强,不想承认叶家剑法不是天下第一剑,可在祖祠堂面前,她亲眼看到他爹被凌雪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每个招式她都能找到破绽,她都看到了,她只是不想承认,不愿承认……

  是呀,她心胸狭隘,毫无大爱,既输不起又赢不过,所以她才做了小人之事。她自称自己是正义人士,却在人的背后刺了一剑,还是那个奋不顾身救了她们的人。

  叶子霜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自己嫉妒,憎恨,心中的黑暗朝着正义反向的道路走的越来越远了,要不是殷寒轩今天在这里,她将会带领着叶家走向终结,她明白了叶子墨的那句话,父债子偿,叶子墨还了叶嫣儿,叶长芳还了凌家,殷寒轩刺了她一剑,算是还了凌雪了吧。

  “寒……”叶子霜想要跟殷寒轩说点什么。

  可殷寒轩已经不愿意,也不想在听她说什么了,他这么做不是为了叶长芳,不是为了叶子霜,他是为了那个叶子墨,他把剑往剑鞘一插:“不要再叫我寒轩哥哥了,每次听到你跟莫离这么叫我,我就觉得恶心。我这么做,是不想凌雪一片心意付出东流,但若是在哈城见到你,我定不会手下留情!”

  叶子霜望着那个自己深爱决绝离开的身影,轻声笑了,可眼泪却落了下来……

  此后,她便只有她自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