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六十九章 雪漓花真面目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692 2020-04-03 09:00:00

  鬼魅跟魍魉正在下棋,但鬼魅下的心不在焉,下的魍魉都想发脾气了,可两兄弟好不容易有时间坐下来下下棋,魍魉又不想这么破坏了气氛,直到鬼魅拿错了棋子,魍魉终于忍无可忍了,喊到:“我说大哥,你能醒醒不?都拿错棋了!!还在下,你丢魂了吧?”

  坐在一边正在擦着自己鞭子的颜冰月哈哈一笑:“这是你自找的,凌雪没回来,他能有心思下棋吗?”

  魍魉哎的叹了一口气,起身做到颜冰月旁边:“凌雪武功这么高,都不知道他担心啥?”

  “我武功也比你高,我一天没回来,你不担心?”

  “担心呀。”

  “这不就得了。”

  “……”魍魉用了一个明白的眼神结束了话题。

  两人的话刚落在,就看到知竹急匆匆的跑来,颜冰月还以为是南断天他们来了,那知道知竹拿着一份信道:“刚刚凌雪回来了,看到这个份信就急匆匆的走了,我打开看了一下,是雪漓花写的,我感觉是个陷阱。”

  颜冰月还没拿过信,信就被人从知竹手中抢走了,鬼魅匆匆看了一眼,就跑了,颜冰月哎了一声,凑近魍魉身边,低头把信看了。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别说凌雪匆匆跑了,是她肯定也跑,她将信反反复复看了几遍:“信上说的是不是真的?”

  魍魉:“应该是。”

  “那还等什么,走呀,这雪漓花肯定埋伏好了,就等着她钻了。”

  魍魉把颜冰月一拉:“去肯定要去,不过也要做好准备再去。”

  凌雪看着雪漓花,南奇,还有她身后的马车:“人在哪?”

  雪漓花看到只有凌雪一人,挥了挥:“来的可真快。”

  南奇从马车上将一个人拖了下来,将蒙住眼睛的黑布跟堵住嘴巴的东西扯了下来,那人被光线刺的眯了眯眼睛,好不容易才适应看清了眼前的人。

  她激动的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静静的看着凌雪,眼里流露出深深地思念,痛苦,愧疚,相思之情,雪漓花将绑住她身上的绳子一松:“姐,我说了,今天让你们母女团聚,是不是说到做到。”

  那个被雪漓花称作姐的女子,长的一张跟雪漓花一样的脸,只不过,看起来要比雪漓花苍老很多,仿佛经历许许多多痛苦的事情,她朝着凌雪慢慢的开走来,眼泪一颗颗的从脸颊划了下来,她一看到凌雪,就知道,她是谁,她跟她爹长的太像了。

  就在她快要靠近凌雪时,凌雪却往后退了一步,她朝着她伸出的手尴尬的立在了空中,这个动作仿佛深深刺痛了她,她声音沙哑梗咽道:“凌儿,我是娘呀。”

  凌雪望着这张自己曾经日以夜继憎恨的脸,曾经她娘对她极好,只是在父亲教训她时并不插手,教训完了以后才会亲自给她上药,说上许多大道理,其他时候,一般她说什么她娘都会依她,而那个莲花圣血的心法,也是她教给她的。

  所以当雪漓花做出琉璃台的事时,她才会觉得无法理解。可如此,看到两张一模一样的脸时,她心里讶异之余觉得这肯定是雪漓花的阴谋,可这个眼前的人,眼中露出的那份痛苦,相思,一切的一切都不像是可以装出来的,特别是那句,凌儿。

  只有她娘才会叫她凌儿。

  可她娘从未跟她说过,她还有双胞胎的妹妹,也没说过,她们长的一模一样咋。

  也许是看到凌雪眼中的疑惑,女子收回了手,她擦了擦眼泪:“我是娘,她是我妹妹,叫雪漓梅,这件事,你父亲是知道的,月影宫大祭司凡生下双生子的,到六岁时,由宫主决定,留下一个,我知道她好强不想输,所以我偷偷跑了出去,跑之前怕他们追上来,我偷了那本月影宫两本秘籍,一本南疆秘术,一本莲花圣血。可能是运气好,我平安无事逃了出来,流落中原,辗转反侧之时,遇到了你父亲,与他相识相知相爱并且度过一个个难关,才成婚生下的你。可你父亲成了盟主之后,宫主发现了我,并让雪漓梅取代了我,我……小心!”雪漓花还没说完,突然把凌雪往旁边一推,挡住了射过来的两只箭羽,却没办法挡住那第三支……

  凌雪呢喃了一句,三连环。

  她看着雪漓花从她面前倒了下去,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接住,千言万语,无数话语都堵在凌雪的喉咙,她不知道要说什么,要问什么,这个见到她叫她凌儿的人,这个为她挡下三连环的人……

  雪漓花紧紧抓着凌雪的衣服,张了张嘴,却只是吐出几个简短的字:“跑……快跑……”

  她用尽全身力气将凌雪一推……

  凌雪跌落在地上,看着那个快要死的人眼中的泪从这边眼眶砸到那边眼眶,不停的张嘴,让她跑,快跑……手想要抬起让她走,可刚刚不过抬起来就重重的坠了下去……

  凌雪望着她那露出的手腕,一滴泪从眼泪落了下来,手腕上画着三个小人,两个大人牵着一个小人,这是她小时候嘴喜欢拿着毛笔在地上,纸上乱画,有时候,常常喜欢画在她娘的手里。

  凌雪这才意识到,眼前的人,是谁,她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在宁死时,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她不是。

  他想要说的,是那个伤的她的人不是她娘……

  凌雪跪着扶起雪漓花,一遍遍的低声喊着娘,不断的将内力输入她的体内,可怀里的人在问没任何反应了,最大的痛苦不就是失去,是失而复得又失去……

  她抬眸看着那个站在不远处的人,手里正拿着她曾经送给他的弓,不低声呢喃的一遍遍的问,为什么,为什么……

  可站在那里的殷寒轩是听不到的。

  站在她身后不远的雪漓梅是听到了,她只怪这一切没有早点开始,她只狠为什么没有一剑杀了她,还让她给逃走了,不然的话,南姝就不会经历那一切,不会断了一条腿,也不会因为断了腿而自缢了:“就是想让你尝尝失去至亲是什么滋味。”

  南厉风一直藏在月影宫出入口处,他相信凌雪肯定会去月影宫,果然,让他等到了,可凌雪看到一份送来的信,神色帮忙的掉头走了,他也急忙跟了过去。

  可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以至于他都来不及出手相救,雪漓花,不雪漓梅怎么可能会放过凌雪,四周早就埋伏了不少了。

  南厉风看凌雪沉静在痛苦之中,都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剑,挡的一声,雪漓梅看到挡在凌雪面前的南厉风,呵斥道:“你干什么!!”

  南厉风:“带她走。”

  雪漓梅仿佛听到了一个好听的笑话,却又怒火中烧:“你知不知道南姝死了,就是因为她,她杀了你的亲妹妹,你却还在护着她!”

  南厉风眼中流露出一抹痛苦,他这个妹妹还真是他们南家的人,他跟他生活了这么多年,怎么就没看出来她如此嫉恶如仇,手段残忍,她要是没有对阿生做出那些事,她也就不会死了,一切事物,有因自有果:“是南姝自己害了自己。”

  “好好好,南厉风,我还真是没想到,凌霄不过养了你六年,而我养了你十六年,我都不如凌家在你心里的位置。”雪漓梅既失望又失落又痛心的看着南厉风。

  “雪漓梅,你把我扔在大街上的那一刻,我跟你之间就已经没有母子之情了,我在你眼里不过就是放到凌家的一枚棋子罢了。”三岁的记忆不多,他只记得他跟母亲走散了,后来又出现了,身边还有一个男人。他只是哭着喊着她娘,凌霄才会收养了他,可他那时不知道,那个人不是他娘。等他大些的时候,雪漓花总会说她赚了,一下就有个这么大的儿子,对他也从当作过义子看来,而凌霄对外介绍都是说这是他儿子,而不是义子。

  之所以会跟她走散,都是她有意为之。那一刻,阴谋便开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