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六十八章 为凌剑报仇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17 2020-04-02 21:30:00

  何继何伟看到凌生不在,就吓傻了,看到凌雪回来,连忙将此事说了,哪知道,凌生是被凌雪送走了,何继何伟对视一眼,便明白了她的用意。

  这晚,凌雪破天荒的把酒都拿了出来,说在干大事之前,来一次不醉不归,这酒一直喝了到了三更,最后倒下的一个人是何伟,何伟傻傻笑道:“老大说,这酒,还是钟情好喝,忘忧太苦了。”说完就倒了下去。

  凌雪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无人发现,她喝的所有酒都是忘忧,是呀,忘忧太苦了,可她宁愿苦,也不敢甜。

  怕自己一觉醒来,一切都没了。

  凌雪看着桌上横七八竖的十多个人,鹰隼将他们交给她,是为了保护她,鹰隼死了,可她怎么还能让这些人都为了她死呢。

  凌雪拿过最后一坛酒,起身坐在了外面的石阶上,夜里的风吹的有些冷了,不知不觉,已经入冬了,不知道今年的哈城会不会下雪。

  她将酒往地上一放,上面写着钟情,她无声呢喃道:“鹰隼,这是留给你的。”这是这世间最后一坛钟情了,此后不会再有钟情与忘忧了。

  凌雪看着忽然坐在她身边的三娘:“你没喝?”

  三娘笑了笑:“嗯,总得有个人送送你。”

  凌雪低头一笑:“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跟着我来这里,但我想,你一定跟我父亲有很好的交情吧,那天,我看到你在组祠堂跟父亲说话,这份情谊,凌家是还不起了,这些人,还得麻烦三娘照顾了。”

  三娘珉唇笑了笑:“你父亲是我这一生唯一爱过的人,虽然他后来娶了别人,还有了你,那个时候,被他拒绝,我一气之下便去了沙漠,发誓此生再也不会踏入中原一步,但这么多年,我从未停止过爱他,他是个一个好人,一个真正正直的人,也是一个真正做到侠义二字的人。直到,我听到凌家灭门……我以为你们都不在了,我想要报仇,可拿什么身份替他报仇了呢,后来我在客栈见到了你,调查你的身份才确定你是凌霄的女儿。”

  凌雪呵的一笑,一手支撑着脑袋侧头看着三娘:“那我爹可真没眼光,怎么没看上你这个绝世美女?”

  “可不是,你爹应该是瞎了才看不上我。”

  她也是瞎了才会看上殷寒轩,看来,她眼光不好的毛病是随了她爹,凌雪轻呼了一口气,起身道:“三娘,我走了。”

  三娘看着凌雪的背影,嗯了一声:“早点回来。”

  凌雪挥了挥手:“知道了。”

  仿佛跟每次告别一样,她们还能见到了,可她们心里都清楚,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以后,或许,还能在见到吧,可那点以后或许的几乎,微乎其微,三娘忽然模糊了眼眸,眼泪一边掉一点擦……

  风无声的静止着,凌雪将银树林里面的阵法启动了,又将荒山野岭的外的换了一下,以何伟何继两人,就算想要出来,也要费上许多时间,那个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她没有留念的朝着山下走去,却看到一个人影正靠在树干上,仿佛是睡着了,凌雪踢了踢靠着的人:“等谁呢?”

  那人动了动:“等一位带我走的大侠。”

  凌雪白了他一眼,笑了笑:“你先去月影宫,我去趟叶家。”

  鬼魅本想跟着一起,可有些事,凌雪想必不想有人帮忙,她二叔的账,她想自己解决:“好。”

  两人在山下分开,各自不回头的走了,也许到了这种时刻,分别再见都已经显得微不足道了。

  天还灰蒙蒙,挂在叶家的白灯笼,白布都还没取,但灵堂已经撤了,那位年纪轻轻不过二十出头的叶家大公子的名字已经出现了在叶家组祠堂,还未婚嫁。

  凌雪看着叶子墨的牌位,他倒是像他姑姑,一身傲骨,敢作敢当,她没想要叶子墨死,她只是觉得真相应该让他知道,叶青一家的真相她可以还清,但凌家的或许还不清了。

  叶长芳看着站在组祠堂里的人:“你终于来了。”

  凌雪回身,出来,看着叶长芳那已经半白的头发,或许,他也曾为自己亲妹妹的死伤神过吧:“让叶掌门久等了。”

  “如今你手已不能拿剑,如何证明凌家剑法比叶家厉害?”

  “以后,自会有人来证明,而我要做的,就是告诉你,即使不会凌家剑法,我也能赢你。”

  晨曦的光照在了叶家的祖祠堂,像一抹新生,又像一抹最后的光,叶长芳从地上慢慢的爬了起来,他看着落在地上的君子剑,剑已落,便已输,可他眼中不服,心中也不服:“若不是你让子墨知道当年的一事,我就不会因为痛失爱子气急攻心,伤了元气,否则,你今日怎能赢我。”

  凌雪叹息的摇了摇头拾起地上的君子剑,横在了叶长芳的脖子上,一把好剑应该有个配的上它的主人,叶子墨算一个,但叶长芳不算,她已经不想跟他解释太多了,叶家剑法她了如指掌,就算叶长芳功力深厚,可用的还是叶家剑法,一招一式,他清楚,她也清楚,而她二叔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将叶家剑法所有的招式一一破解了。

  叶长芳十多年就跟凌剑打过,为了不让他输的太难看,凌剑一直手下有留情,可叶长芳依旧不服,就跟今天一样,执念太深,说什么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爹!!”

  叶子霜大清早想去看叶长芳有没有好点,叶子墨去世,他就病倒了,叶家所有的事一概不管,可房间没看到叶长芳,便想着会不会是来祖祠堂了,可正好看到凌雪的剑往她父亲脖子上抹了过去。

  而凌雪只是看到她一眼,仿佛是在嘲弄她,扔下手中的君子剑,消失在了屋顶。

  “爹…爹……”叶子霜刚刚失去哥哥,叶子墨才下葬不到一天,凌雪就杀了她爹,这样的打击,让她有点承受不起,可怀里的人张了张嘴,最终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

  她不明白,为什么他哥都死了,凌雪还是不肯放过叶家,要不是他爹因为叶子墨之死而深受打击,不然凌雪怎么可能打的过她父亲,她只不过是用阴谋诡计赢了罢了。

  白绫都还没来得及换下,叶家又沉浸在了一片悲痛之中,叶子霜身为叶长芳的女儿,只能肩负起叶家掌门之位,南家正在聚集江湖各路豪杰,而她跟凌雪又不共戴天之仇,自然是要带领叶家上下出一份该出的力……

  她以为这世间再也不会有什么痛苦了,可梦没有醒,噩梦就会接踵而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