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六十七章 山洞秘密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58 2020-04-02 09:11:00

  一连着跟着出事,江湖不少人心惶惶,可月影宫突然就消停了下来,距离最后叶家出事半个月来都不见有任何动静,仿佛一切归于平静,越是突然的平静,却让人更加心慌了。

  不少人聚集南家,说这样被动,不如主动出击,他们这么多人,这么多江湖门派,难不成还怕她一个月影宫不成……

  可让他们害怕月影宫宫主也百般无聊的坐在自己的大殿里昏昏欲睡,凌雪更是在自己的窝里酿起酒来。安逸的好像都忘了半个月前她们做过的事了。

  凌雪把酒放到以前空荡荡的酒窖,这半个月倒是把这酒窖装满了不少,酒是三娘要喝的,她说等她那天玩腻了就把这些都带回去。何继何伟纷纷喊到自己也出力了,要分上个三分之一。

  凌雪也任由着他们吵,凌生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虽然还要借住一根棍子,但很快就不需要了。鬼魅正在扶着凌生在院子里走,三娘突然说有事跟她说。

  她说柳苏柔找到了,不在任何江湖人士的手中,而是在一个耍杂役的班子里,至于是不是柳琴的女儿她不能肯定,反正长相是一模一样。

  凌雪,黄泉,鬼魅,三人一起出发去了三娘说的清月城,这个耍杂役的班子是流动的,那里有举行活动就往哪里走,清月城最近正在举行三年一度的庙会,街上人满为患,有不少杂役表演,他们一一找了过去。

  看到一个围着人最多的,喊的最热闹的,黄泉挤了进去,就看到一个女子蒙着眼睛拿着飞镖对着一个头上盯着四个苹果,手里拿着两个苹果的人。

  飞镖一出,一个个都准备刺中了苹果,周围叫声拍好,女子扯下黑布,正是柳苏柔。就笑着对大家鞠了一躬,便退到一边休息了,有个男子拿着一块毛巾帮她擦了擦汗,看举止倒是有些亲密。

  三人对视一眼,悄悄离开了。

  凌雪坐在屋顶看着杂役班休息的客栈:“你说是不是柳苏柔?”

  鬼魅:“不知道,也许是,也许不是。”

  “说了等于没说。”

  鬼魅叹息道:“但愿是吧,当年或许是柳苏柔自己醒来,走了,便流落到这个杂役班了。”

  两人正说着,就看到一个黑影在对面的屋顶行走,一个落身不见了,又出现在了他们身后,黄泉扯开脸上的黑布,坐在一边:“我问了杂役班班主,是柳苏柔看他们在街边卖役玩飞镖,说她也会,玩的比他们好,班主看她年纪小口气但是不小,就让她试了试,没想到还真的很厉害,问她是谁,那里来的,家在哪里,父母可还在,她就只是摇头,说不知道,柳苏柔看到我,就拿飞镖朝着我扔,可能是,真的忘了。”

  鬼魅:“忘了也好。”不然柳苏柔知道一切,想来也是痛苦的。

  凌雪起身拍了拍衣诀,对着黄泉道:“既然柳苏柔找到了,带她离开吧,去找了一个没人认识你们的地方安稳生活,找个好人家,该娶娶,该嫁嫁,我们四个人,总得有一个人,过过这种生活,将来也有人跟她们子孙说说我们的故事。”

  鬼魅笑了笑拍了拍黄泉的肩膀,跟凌雪一起消失在了月色之中。

  凌雪看着凌生一天天好一起来,这或许是她心里最大的安慰了,凌生跟谁都玩的来,话唠何继,他自己也是话唠,两个经常可以在一起说上一整天,安静的何伟,他也能逗着何伟时常捧腹大笑,就连十二骑其他人都很喜欢他。

  但凌雪也意识到,日子不长了,有些事该去做了。

  这一天一大清早,凌生就被凌雪叫醒了,现在已经可以不需要棍子也可以走路了,他睡眼朦胧,又不知道凌雪叫他做什么,凌雪带他来到后山,后面对面有一块空地,山与山的中间隔着一处悬崖,要不是凌雪带他飞过去,他肯定过不去。

  凌雪朝着爬满枯枝的山体摸了摸,往中间一按,出现一个小小的通道,凌雪拿起火折往往墙壁上擦在墙上火把一一点了起来,里面大的凌生惊讶的都说不出来,洞内很大,可让他惊讶的是墙壁上刻着的东西,江湖四绝,各家武学,叶子霜要是看到自己叶家剑法就在这上面,肯定得气死。

  所有江湖人士想要的,可都在这里了。

  这要是被人知道发现了,还不知道要经历一场怎样的厮杀,可他发现,江湖四绝,没有凌家剑法,取而代之的是莲花圣血心法。而那原本刻着无情决心法的,后面都被人给磨平了。

  凌雪看着那一各各刻在墙壁上的小人:“你不是想学凌家剑法吗?”

  凌生嗯了一声:“可,这上面虽然有好多失传的剑法,没有凌家剑法呀。”

  “等你将这些剑法都学会后,我就教你。”

  “啊……”

  “啊什么?不想学?”

  “不是,这么多,这要学到何年何月?”

  “万卷不离其宗,剑法虽多,但精髓都是一样的,只要你在这其中找到精髓,不需要太久,就都会了,从今天开始,你就在这里,什么时候都会学了,什么时候离开。”

  “啊?……师傅……”

  “学武就是要能沉下心,切不可操之过急,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凌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腿,他要是自己强大起来,以后就不用别人救了,而是自己救自己,或许还能救师傅:“嗯,我知道了。”

  凌雪看他专注的看着墙壁上的小人,轻轻唤了一声:“阿生。”

  “嗯?师傅可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凌雪轻轻一笑:“没什么,三娘会一日三餐给你送吃的。”

  “那……师傅不来了吗?”

  “等你可以自己能过了那个悬崖,我就来。”

  “师傅这是小看我,等着吧,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去找你了!”

  “好。”凌雪笑了笑。

  她深深看了一眼洞内的人,抬手将石门放了下来,一点点,一点点,那个人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阿生,再见了。

  凌生自己都没有想到,那是见凌雪的最后一面,要是知道,他就应该回头看她一眼。

  哪怕,一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