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六十五章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2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415 2020-04-01 09:05:00

  皇莆瑾忽然想起波月谷那千钧一发的时刻,血饮朝着南厉风喊了一句凌厉风,她那个时候还以为是血饮太着急喊错了名字,可现在……:“哥,你该不会是想说,现在的南哥哥就是当年的凌厉风吧?”

  皇莆瑜两手往膝盖上一放,身体往前倾,仿佛是没听到皇莆瑾的惊讶的疑惑,继续着自己的话题:“那个时候,叶家还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无名小门派,只有我,湛秦,厉风,凌雪,还有柳青青,不过柳青青比我们大一些,又因为门派特殊性,也不经常跟我们玩,便只有我们四人,上一辈的人为了培养我们这一辈的友情,凌霄便让我们几个小孩住在了凌家,请了教书先生为我们上课。”

  “可能教书先生都没想到,我们四个人,最淘气,最调皮的会是唯一的一个女孩子,时常上课就逃学,可教书先生又奈何不了她,每次问她什么,都能倒背如流,没办法呀,她是天之骄子,所见所闻过目不忘。那个时候,最羡慕的就是她了,不上课还能不讨打。”皇莆瑜一说到这里忽然笑了。那个时候,是真的羡慕。

  皇莆瑾听的认真,都忘了刚才的疑问了:“那她不上课都去做什么了?”

  “不是在哈城的街上溜达,就是拿着一把木剑练武,或者呆在藏书阁看书,不过,她最常做的事,就是欺负哈城里面的那些小混混,那个时候湛秦是最安静的,斯斯文文,说话也是慢条斯理,他最不喜欢凌雪,凌雪也不喜欢他,两人经常看谁都不顺眼,有事为了一些事,凌雪能把湛秦气的动手打人,我跟厉风每次都是一人拉一个,才没让流血事件发生。后来有一次,跟着长辈出去,湛秦不小心落单了,大家找到他的时候,就看到凌雪不过五岁挡在湛秦面前,拿着她那把木剑对付这比她拿着七八岁打的小混混。”

  “因为打伤了人,凌雪被他爹抽了一鞭子,罚跪在组祠堂一天,湛秦因为心里过意不去,陪着凌雪在组祠堂跪了一天,梁山却斗嘴斗了一晚上,我跟厉风坐在外面听的都睡觉了。她这人呀,每次吵架时就说在问不认湛秦这个朋友了,可只要有人欺负湛秦,她都是第一个跳出来的,永远都是那样的口是心非。”

  皇莆瑾:“那后来呢?他们两个是不是玩的特好?”

  皇莆瑜摇了摇头,想起湛秦小时候,嘴巴可真能说:“不是,还是一样,见面就吵,吵完就打,我跟厉风后来都懒得去扯了。让他们打。”

  “啊?凌雪比湛哥哥小吧,那她不是?”

  “她可是天纵奇才,三岁就能将凌家剑法所有招式舞出来,所以,吃亏的那个人总是湛秦。湛秦也是越挫越勇,总不服气,打不赢就蛮缠,所以凌雪也好不到那里去。两人打完以后,就被罚跪组祠堂,那个时候湛秦就因为她,也没少罚。”

  “你们那个时候感情一定很好吧?”皇莆瑾有些羡慕道,一起学习,一起习武,一起生活在一起,虽然打打闹闹的,想想都觉得很好玩,虽然她有皇莆瑜,但她出生的时候,皇莆瑜已经七岁了,都不跟她完了,小时候,也没个同龄的小孩,后来是大了些七八岁以后,才认识的叶子霜跟南姝。

  皇莆瑜轻轻嗯了一声,那个时候确实玩的好,有时候还会四个人偷偷溜出去,一起逃课,他还记得他们偷偷第一次喝酒的时候,被当场抓个正着,可凌霄二话不说就先把凌雪打了一顿,凌雪索性就把偷酒一事自己承担了下来,那个时候,他就觉得凌雪太够义气了,真不愧是盟主的女儿,小小年纪太有担当了。

  厉风出来说是他做的,凌霄都不信,可事实是,此事确实是厉风……还有他一起的主意。

  但凌雪平时太皮了,厉风又太乖了,凌霄会信才怪。

  他还记得凌霄抽了两鞭子,凌雪阿爷就来了,凌霄没办法,只能罚她跪组祠堂,他们三个去看她的时候,她笑道:“哎呀,没事,反正都被打习惯了,一个人受罚总比三个一起受罚好吧。”

  有时候他都不知道凌雪那小小的身体里有多大力量,虽然每次才抽了几鞭子,她阿爷就会来护着她,可也疼呀,每次打不成就罚跪,她都是嘻嘻哈哈的,

  那个时候的她,就像一只穿梭在花海之中的蝴蝶,永远都在快乐的飞翔,在她眼里就没有不快乐的事,受罚都是快乐的。

  “那后来呢?”皇莆瑾看他没说话,问道。

  “后来,在凌雪五岁那年,爹娘就接我们回自己家了,你出生了,那个时候凌雪也有了一个弟弟,叫凌生,不过不是她的亲弟弟,是跟随在凌霄身边的凌晓的孙子,但凌霄把凌晓一直当作亲人看待,凌雪也从小就喊他阿爷,我们也跟着喊,无影跟擒拿就是他的独门绝学,那个时候,人称他“江湖百晓生”,现在的这些百晓生跟他真的没法比,他才是江湖上真正的百晓生。”

  皇莆瑜突然想到了一件自己都快遗忘的事了:“其实,你小时候也见过凌雪,两岁时,你太小,都忘了,小时候你被爹娘都宠坏了,家里人又什么事都依着你,所以到了凌家时,那个时候阿生比你小月份,你看到别人手里的玩具就要抢,那阿生不愿意给,你就把别人给打了。”

  凌生?皇莆瑾没想到自己既然跟小乞丐小时候都见过,还有这缘分在。

  “结果阿生哭着跑着去找凌雪,凌雪一回来,就把你扔到猪圈去了,还是后来凌霄回家,才把你从猪圈救了出来,这也是为什么你这么怕猪。”皇莆瑜笑道。

  “啊?那个时候我就算打人,最多也就推了一下吧,她也不至于把我扔猪圈吧?”难怪那次血饮说要把扔猪圈,原来她怕猪就是因为她呀。

  “谁让你动她宝贝弟弟的。她这个弟弟就她可以欺负,谁都不能碰。”突然出现在院中的湛秦开口到。

  “那你们都不救我的吗?”皇莆瑾看他们两个都在笑,闷声道。

  湛秦:“心有余而力不足,打不过别人,救不了,说起来,凌生也挺可怜的,因为不足月,生出来身子骨就弱,都怕活不了,她娘生下他就去世,他爹也是因为江湖之事都没来得及看他一眼,也走了。凌雪又因为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弟弟,自小就喜欢的要紧。”

  皇莆瑜:“说起这个,我就想起一个事,那个是凌雪贪玩,不小心打翻了药罐子,凌生那个时候还不满三岁,看到这个情况,把凌雪一推,那滚烫的水就但他手臂上去了,也不知道凌生哪来的力气。”

  不到三岁?皇莆瑾想想都觉得手疼,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勇气,那个时候凌雪一定很自责吧。

  湛秦拿着折扇往手里拍了拍:“记得,凌雪那次被她爹打的可惨了,阿爷都护不了,凌雪后来因为这事,从来都不见她哭,一看到凌生的手就哭。”

  两人说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岁月可回首,只是,再回首,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