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六十四章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46 2020-03-31 21:02:00

  凌生拿过凌雪手中的药,一口就喝了,他已经醒来两天了,这两天凌雪对他的照顾让他有点受宠若惊,生怕凌雪下一秒就要让他去做什么……

  南姝的事他已经听鬼魅说了,凌雪算是为他报仇了,但那一年里经历的噩梦,却不是一两天就能好的,还有他的腿……他引以为傲的轻功是再也无法跟以前一样了。

  凌生擦了擦嘴角:“师傅,我就知道那南姝是骗我的,你怎么可能会死了,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

  凌雪:“我去晚了。”

  凌生知道凌雪因为他腿的事心生有愧,虽然他不知道凌雪为何突然对他这么好,也许是他好歹是他第一个徒弟,虽然师傅缘分已经断了,但她在夺宝会出手救他时,他就知道她还是挺在乎他这个徒弟的:“没事,不就是断了一条腿吗,等师傅教我一个绝世神功,我一样还是那个来去自如的小乞丐。”

  凌雪看着他一笑:“你不是想学凌家剑法吗?我教你。”

  凌生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你不是说你不知道吗?”

  “我是血饮的时候,我不知道,现在我是凌雪,就知道了。”

  对于凌雪的身份,他也听说了。想想当时那个情况,她也不好说。不然,江湖上的人都不会放过她了:“这可是你说的,不能反悔呀。”

  “嗯,我说话,向来说一不二。”

  凌生突然想起一个事:“为什么他们突然叫我阿生?”

  凌雪沉默了一会,才道:“你昏迷那段时间一直在喊这个名字,觉得还不错,就叫这个名字了。”

  凌生端着碗,低头苦笑道:“其实,我对小时候的事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我有个阿姐,她总说我的名字是她取,取了一个生,寓意生生不息,她天天挂在嘴边,以至于我后来只记得自己有个阿姐,阿姐叫我阿生。”

  凌雪放在膝盖上的手一抖,垂眸不在看向凌生:“看来你阿姐这个名字取得不错,生生不息,你看你,命多硬。”

  凌生一笑:“是呀,师傅,谢谢。”

  凌雪起身往他肩膀上拍了拍:“好好休息。什么时候伤好了,就什么时候教你凌家剑法。”

  “那你到时候可别反悔啊!”凌生在凌雪身后喊了一句。

  三娘看到凌雪从院子里出来,才从旁边出来跟了过去,对于凌雪让他们把凌生真实身份的事隐藏起来一事,她有些不解:“为什么不告诉阿生?”

  “阿爷本就不是凌家人,他只是爹的一个属下,碰巧大家都姓凌罢了,凌家的事,跟阿生并无关系。”

  “既然凌生不是凌家人,那你为何要教他凌家剑法?”

  凌雪脚步突然一顿,摸着食指上的戒指,侧头对着三娘一笑:“他是我徒弟,我不教他,难不成教你?”

  三娘切了一声:“老娘我看不上你们家的凌家剑法好不好。”

  凌雪脸上突然笑意一消:“三娘,我想求你一件事。”

  三娘看凌雪突然这么郑重其事,也严肃起来:“说吧,什么事。”

  何继还在跟何伟说,凌雪会不会去无锋山,就听到月影宫的人传来消息说,叶长芳没有去无锋山,其他世家也没有去,倒是跟凌雪说的一样,不少江湖人士去了,但被黄泉设置的机关死了不少了人。

  等这件事情一过,才知道叶长芳没有去的原因是因为叶家出事了,叶长芳唯一的长子也是唯一的儿子叶子墨死了。

  消息是黄泉回来时带来的,但凌雪听了以后没有吃惊,好像这一切都是她安排好的,只是一笑置之,便跟黄泉说了起了追杀他们的事,还有柳苏柔消失的事。商量着该如何将身后的麻雀引出来。

  叶家跟天香阁都挂着白事,加上无锋山一事,在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的。就连十六年被人压制无人敢说的凌家灭门一事,也开始有人说了起来……

  江湖动荡,对着月影宫跟凌雪喊打喊杀的不在少数,但也无人敢闯上月影宫,都仿佛都把希望寄托在了南断天身上,希望南断天可以带领着他们攻上当年的月影宫一样,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作为跟叶家有婚书在身的南厉风,自那天起就被雪漓花软禁了起来,直到因为这件事才被放了出来,毕竟他作为与叶家有人婚书的人若是不去叶家怎么也是说不通的。更何况叶子墨与他们也是朋友。

  南厉风没想到自己关着的这几天,外面就出了这么多事,关于叶子墨为何会无缘无故自杀,叶长芳只说自己也不知情,这个天下第一剑的叶家掌门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很多。

  把叶家上下的事交给了叶子霜打理,叶子霜就像一夜之间被迫长大,承担起了叶家大大小小的事物,索性,湛秦他们一听说出事就赶了过来,帮了不少忙。

  南厉风知道这是逃离南家软禁的最好时机,可雪漓花知道他在想什么,来叶家她也跟着来了。他要走就必须借助其他人的力量。

  皇莆瑾听说了琉璃台的事,她恨南姝这么对待小乞丐,又觉得是因为自己才让南姝断了一条腿心里过意不去,好像凌雪没有回来,大家都没事,一切还是跟以前一样,她一回来,接二连三的便出事了。

  皇莆瑜看皇莆瑾坐在门口,走过去坐在了她旁边:“怎么了?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

  如今江湖上不少人都在说着当年凌家的事,她不用问,一路去叶家都能听到一个大概了,皇莆瑾下巴搭在膝盖上:“哥,凌雪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凌家还是盟主时,你们那个时候玩的好吗?”

  也许是很久没想到以前的事了,被这么一问,皇莆瑾还愣了一下,一时之间回答不上来,他想了想,才道:“那个时候,爷爷很喜欢凌霄,他很懂剑,跟爷爷聊的来,因此,凌霄跟我们家也一直走的最近,后来凌雪出生,爷爷比看到我出生还高兴,在凌雪百岁生辰时,把祖爷爷那把用玄铁打造的沉吟,送给了凌雪,后来凌家出事,厉风拿了那把剑,爹想要回来,厉风一直不肯。”

  “为什么?”皇莆瑾不解,他们家比沉吟好的剑也有呀。

  皇莆瑜深吸了一口气,又随后叹了一口气:“在凌雪还没出生时,凌霄在路边收养捡了一个三岁大的小孩,后收为义子,取名——凌厉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