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六十一章 悔恨之中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700 2020-03-30 09:00:00

  三娘站在外面走来走去,她看着已经渐渐亮了的天,一颗心更是提到了嗓子口,那个老头说,凌生是死是活全看今晚了。可这一夜都过去了,也不见有人出来。

  何继看到三娘就觉得头晕眼花,知道她心里着急,现在每个人都心里着急,他无奈的起身拉着三娘坐了下来:“你就坐会吧,都走了一夜了。何伟都快被走的催眠睡着了。”

  何伟靠在门口,原来闭上的眼睛睁开看了一眼何继:“你是不是皮痒痒了?”

  一说完,门就来了,鬼魅是第一时间冲上去的,看到出来的魍魉,只是怔怔的看着,都不敢开口问。

  魍魉看他这傻样,有些疲惫道:“没事了。”

  大家都不由送了一口气,魍魉又叹息道:“只是……”

  将所有人的心又吊在了嗓子口,鬼魅喊到:“只是什么?说呀!”

  魍魉:“只是他的腿一年前被打断了,又没有及时治疗,现在就算接骨保住他的腿,以后也是个瘸子。”无影跟擒拿只怕是真的要失传了。

  三娘心里一阵难过,最重要的是,凌雪只怕是更加自责了,她深吸了一口,碰了碰何继,乐观道:“瘸子就瘸子,也总比没命强。”

  何继清了清嗓子,勉强笑道:“是呀,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事已至此,后悔自责都已经没有用了,凌雪知道,三娘的话是说给她听的,是呀,瘸子就瘸了吧,比死了强,至少是失而复得了。

  凌雪深叹了一口气:“谷前辈,多谢了,何伟,送谷前辈回波月谷。”

  “是。”何伟拿出一块黑布对着谷老头客气道:“得罪了。”

  谷老头看着凌雪,一脸苍白,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跟着何伟出了走了。

  凌雪出来关好房门,忽然想起皇莆瑾,问了一句,何继往脑袋上一敲,他把皇莆瑾给忘了,连忙去放人。

  鬼魅担忧的看了一眼凌雪,千言万语,最终化成了一句:“我去煎药。”

  三娘:“我跟你一起去。”

  魍魉看到人都走了,就只有他跟凌雪:“我以为,你见到鬼魅就会杀了他的。”

  凌雪坐在旁边石凳上,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骷髅,一开始,她也是这样想的,只是,忽然觉得,凌生已经死了,换作是她,她也会换的:“你想说什么?”

  魍魉坐到凌雪对面,伸手倒了一杯茶:“当年,是我拦住了鬼魅,用药迷晕了他,在拿他去换的冰月,也是我让雪漓花那样跟你说的,当时的我们……是敌人。”

  魍魉看凌雪一脸淡定,豪不意外:“你已经知道了?”

  凌雪摇了摇头:“刚知道。”

  “那你为何?”

  凌雪缓缓的喝了一口茶,当下茶杯,:“一开始,不杀他,是能理解,后来,换回凌生时,他告诉我凌生腿断了,我听到了他声音里有跟我一样的情绪,在后来,在波月谷遇见了他,他让我在信他一次……我就想,当年之事,或许另有隐情,毕竟雪漓花的话,总不能全信。”

  魍魉笑了一声:“鬼魅因为此事,连我这个哥哥都不认了,他要是听到这番话,一定会心生宽慰吧,凌雪,其实,我有些看不懂你,你手段残忍,杀人时也从未犹豫过,可有时候仿佛别人对你做什么你都能理解,甚至原谅。”

  “说吧,有什么事?”凌雪换了一个话题,魍魉说的没错,她只是……

  “你不是三日后约了叶长芳比武?要不要提前去埋伏?”魍魉说道正事上。

  “比武是比不成的,但一定会有很多江湖人士去的,毕竟要是谁能杀了我,在江湖上一定会名声大噪,埋伏也要埋伏,不过,你们需要去找一个人,没有他,不行。”

  “谁?”

  “当初天香阁四杀,黄泉。”凌雪说完这话,抬眸看向魍魉。

  魍魉眉头一拧:“他不是死了吗?”

  “不是,当年黄泉被鬼魅救了,但又被人调虎离山带走了。”

  “那你知道他在哪?”

  “知道。”

  三娘拍了拍鬼魅的肩膀,把鬼魅吓了一跳,三娘看了一眼院中的两个人,低笑道:“走吧,在偷听,真的要被发现了。”

  鬼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坐在小凳子上,看着火炉的药,他没想到凌雪既然都猜到了:“三娘,你不是天下之事你都知道吗?那你说,凌雪是什么样的人?”

  三娘倒是有悠闲的躺在一边,听到鬼魅这话,仔细斟酌了一番:“她聪慧伶俐又足智多谋,但也傻,傻的时候是真傻,傻的天真,也傻的真蠢。”

  鬼魅笑了:“这是什么评论?”

  三娘却叹了一口气:“她是一个生活在悔恨之中的人,她心里住着一个对她印象至深的人,所以,她才会聪明又傻。”

  鬼魅有点听不懂,但好像又有点懂,罢了,不想了,扇了两下,又问道:“三娘,你是不是知道黄泉的下落?”

  “你这不是废话么?我若不知道,我还是燕三娘吗?就是我告诉凌雪的。”

  “那他在哪?追杀我们的人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