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六十章 命悬一线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472 2020-03-29 21:05:00

  凌雪还想着,谷老头要是不愿意,她也只能是去绑了莫离来威胁他了,可现在,就算绑了莫离也没有用了。

  谷老头看到了凌雪眼中的疑惑跟伤痛,这个女子,也许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救的,便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她也就无须承担那么多痛苦了。

  “凌姑娘,如今你也看到了,只怕我有心也无力帮你这个忙了。”

  凌雪呵的一笑:“谷老头,你就是怕自己会被威胁,所以才亲手断了自己右臂,你可真是疼爱你这个关门弟子呀。”

  谷老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就像已经到了风烛残年,早已没了那一份精气神了,:“一年前,莫离跟随殷阁主去天香阁时,我便与她断绝了师徒关系,她不在是波月谷的人了。凌姑娘,请回吧。”

  “慢!!”正在谷老头准备回身进屋时,突然有人喊了一句。

  鬼魅知道现在能救的凌生的只有谷老头,所以他把伤口处理好后,便来了波月谷,只是没想到,凌雪跟他想到一块去了。看到谷老头断了的右手,他也很绝望,只是,绝望之中,他升起一点渺茫的希望。

  “鬼魅公子,”谷老头礼貌的喊了一句。

  凌雪看向鬼魅,突然有点控制不住的想要杀了这个人,也许是看到了凌雪眼中的杀意,鬼魅苦笑道:“等救了凌生,你想杀,我绝无二话。”要不是他,凌生就不会受苦。

  鬼魅对着谷老头道:“刚才谷前辈说有心而无力,如此,不必谷前辈出手,谷前辈只需跟我们走一趟,帮忙看下阿生的伤势,动动嘴,其他的,自然有人来做。”

  谷老头也许早已料到会有今天,叹息道:“既然如此,那老朽就跟你们走一趟吧。”

  鬼魅来不及跟凌雪解释太多,只道:“你带他走,我去找一个人。”他望着凌雪眼中不在信任的眼眸道:“凌雪,在信我一次。”

  鬼魅来到月影宫时,魍魉已经站在殿外一副等候他多时样子,还没等鬼魅开口,魍魉已经先行道:“走吧,救人要紧。”

  鬼魅疑惑的看着魍魉,魍魉笑道:“当年冰月落在雪漓花之手,我也是无法,才从你手中把那凌生抢了过来,这事,是我对不住你,现在,你需要我,我自然是要帮忙的。’”

  鬼魅眉头一皱:“魍魉,你可别耍什么花样,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

  魍魉看他这一副认真严肃的模样,笑了,哪种哥哥宠爱弟弟的笑容:“好。但,我可不能保证他能活,我只能说我尽力。”

  凌雪看到鬼魅带来魍魉时,已经是夜暮,她突然有些后悔信了他,早知道,还不如去抓老翁了,可老翁是南家人,南断天定然要他救治南姝,只怕是戒备森严。

  魍魉被蒙住了眼睛,被扯下黑布时,眼前突然是一片黑,适应了一下才看清眼前的一幕,四五个站在门口,全部都盯着他看,这让他有些受宠若惊了,他笑道:“我医术虽然跟谷前辈是无法相提并论,但我对施针还是有把握的。”

  谷老头看人已经来了,也不耽误,说道:“凌姑娘你也进来吧,其他人都在外面等着。”

  谷老头看着凌生,对凌雪道:“你用功力护他心脉,我不说停,就不能停,否则他只怕承受不住。”又转头对着魍魉道:“你来施针。”

  南家出了这么大的事,不少江湖人士也不好多呆,纷纷此行,只说一切都等候盟主安排,南断天也没多留,只说让他们回去等消息。

  唯有三大世家,湛,皇,叶,留了下来,还有殷寒轩,南断天看到有人带走凌生后,便让人去追了,但凌雪确实留有一手,早已在哈城对面布满弓箭手,等他们一上船,箭羽就射了过来,而且,箭无虚发,一看就知道经过长时间训练出来的。

  南家追去的弟子,伤了不少人。

  湛炎沉思道:“凌雪跟月影宫的人在一起,会不会也在月影宫,要不就结节江湖各路人士,攻上月影宫,先发制人。”

  南断天沉思了起来,殷寒轩看了一眼没做声的南断天,想了想,才缓缓道:“以我看。此方法不行。”

  湛炎:“殷阁主此话怎说?”

  殷寒轩:“大家还记得那口爆炸的棺材吗?”

  说道这个,皇莆易看向湛炎:“炎兄,他们这火药是怎么来的?”

  湛炎一脸无奈道:“我也想知道呀。等我回去,一定好好查查,不过,那口棺材是如何爆炸的?也没看到他们点火呀。”

  一说起这个,其他人也觉得十分奇怪,坐在一边的湛秦说道:“棺材爆炸后,我去察看了一番,发现有铜镜的碎片,她是利用太阳照射在铜镜上的反射光,而昨天,温度很高,只要时间够长就能引燃了火线,要是我们打开棺材,反射光就会被破坏,所以,为什么凌雪临走前说了那句话。”

  殷寒轩不动声色的流露一股赞赏之色,他看到棺材时,也觉得奇怪,不知道她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她就是猜到他们不会打开棺材,所以才如此。他接着湛秦的话说了下去:“所以,我想,也许月影宫也埋了很多火药,要是我们就这么贸然的攻上去,只怕……”

  皇莆瑜:“这个非常有可能,我们在波月谷的时候,那个颜冰月就卖了大量的火药,就是不知道她火药是如何来的。”

  一时之间,无人说话,各各都沉静在自己的思绪里,皇莆易把茶杯往桌上一放:“这个凌雪,从小就聪明,鬼点子又多,叶兄,我看她三日后约你到无峰山指不定就有埋伏。”

  叶长芳想起凌雪跟叶子墨说的话,莫不是那个叶嫣儿跟她说了什么?殷寒轩到底知情还是不知情,昨夜叶子墨就去找了他,回来时,也没来找他,一副丢了魂的模样直接回了房,叶子墨对于叶青不仅仅是亲人,还有师徒的情分在。

  他今天大清早让叶子霜去叫她哥,叶子墨留下一份书信便离开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南断天附和道:“我觉得易兄说的有道理,叶兄。不如先让人去无峰山察看一番,再定夺。”

  叶长芳:“好。’”相对于这件事,他倒是更担心叶子墨。

  事情商榷不下,又不敢贸然攻打月影宫,此事也只能先暂时搁置下来,等一切打探清楚,才商量一个可行之法。

  莫离听到追出去的南家人伤亡惨重,觉得殷寒轩远远跟着才是最对的办法。但殷寒轩远远跟着的人,看到他们进了一条小路,跟着小路一直追上去,又回到了回路。

  他亲自去看了一下,小路用了一个迷阵,阵法不难,她应该是知道南家追出去的人都会被她的人拦截下来,这小路只是为了加上一层保护膜。

  破了阵法,一路就去,就是一个荒山野岭,荒山野岭里面什么也没有,线索在这里倒是真的断了。

  殷寒轩也没想到凌生会被南姝掉了包,一看那模样就知道这一年在南姝手里只怕没少折磨,没死是南姝不想他死,她想要的等她哪天玩腻了,就杀了他。

  他听说南姝断了一只腿,应该是在凌雪把她扔过去的时候,动的手,伤势跟凌生比起来,过犹不及,老翁一天一夜都呆在了南姝房里,片刻都没有离开过,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