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五十九章 断臂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355 2020-03-29 09:00:00

  南厉风他做梦都没有想到,阿生既然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他也没想到自己看着长大的亲妹妹会是一个这么心狠手辣的人,他觉得这一切,应该都是雪漓花做的,他不知道那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半死不活的还能不能活,但他知道,南姝,一定活不了了。

  一边是自己的亲妹妹,一边是自己曾经的弟弟,在这一刻,他又跟当初一样的犹豫起来,他希望凌雪可以遵守承诺放了南姝,也真心祈祷凌生可以活着。

  可他没听到,鬼魅说的话。

  三娘看到凌雪身体一震,她让何伟将凌生背了起来,低声到:“我们先走了。”

  凌雪嗯了一声:“小心点。”

  “知道了。”

  雪漓花看到他们已经把人背走了,喊到:“你该放人了。”

  “不急,等他们到了安全的地方,我自会放,接下来,听听我说的第二件事吧。”凌雪看到颜冰月跟魍魉还没走,看了他们一眼,低声到:“你们先走。”

  颜冰月似乎有些过意不去,说道:“我跟你一起退。”

  凌雪看她突然关心她起来,笑了笑:“不用,走吧。”

  魍魉拉了拉颜冰月:“她自有办法。走吧。”

  凌雪看他们走后,那位南家弟子就渐渐将范围缩小了起来,她余光看了他们一眼:“退下去,否则,你们的小师妹就没命了。”

  彼此之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把圈子扩大到原来的大小。

  看到凌雪还活着的第一时间,莫离就看向殷寒轩,可殷寒轩好像也很愤怒,惊讶,觉得不可思议,程度不少于她,难不成血饮早已做好了后退的准备了?尸体其实是一早就放好的了,爹说此人诡计多端,不可小觑,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莫离看到颜冰月他们一走,拉了拉殷寒轩的衣袖,殷寒轩示意她稍安勿躁,颜冰月敢这样闯南家,肯定是有退路的,要是追上去,只怕落入他们的陷阱之中。他已经让人远远的跟着了,莫离这才放心下来,或者说,她这才相信凌雪还活着,殷寒轩一点都不知情。

  雪漓花已经没有耐心了,她怕南姝会挺不住了:“说吧,你的第二件事是什么?”

  凌雪朝着叶长芳看了过去:“这第二件事,跟南家无关,是关于天下第一剑,叶家的。”

  凌雪这么一说,叶长芳就明白了:“当年你二叔跟我比武,这可是在场的人多少都看到了。”

  凌雪嗯了一声,笑道:“我没说你胜之不武,叶掌门干嘛这么急着说明呢,听起来就让人感觉你心里有鬼似的。”

  叶子墨忍不住开口到:“凌雪,当年凌剑前辈……”

  凌雪抬手打断了叶子墨:“叶公子,你连你姑姑怎么死的,连叶嫣儿为什么要在白桦林围堵你们叶家一事都没弄明白,还是不要开口了。”

  叶长芳神色猛的一变:“凌雪,嫣儿早就死了,当年那人乃是天香阁的风月,你莫要在这里巧言令色。”

  凌雪抬头看了看天,那只老鹰在天空飞了一圈,叫了一声,又飞走了,凌雪也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看到叶长芳这么气急败坏的模样,啧啧了两声:“叶长芳,你想要凌家剑法,何必逼问你妹妹呢,你问叶青,还不如问南家少盟主,他知道的比叶青多,是不是呀,少盟主。”

  南厉风喉结一动,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叶长芳:“厉风乃是南家少盟主,怎么会你们凌家剑法,莫言血口喷人。”

  凌雪轻笑了一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第二件事,就是,我凌雪,要挑战你这个天下第一剑,当年你怎么赢的我二叔,届时我就怎么赢你,三日后,无锋山,午时,我会等你。欢迎各位江湖豪杰前去观看。哦,对了,不要想着去埋伏,否则,大家可能都会死在那里。”

  凌雪将地上的南姝慢慢的拉了起来,像是想起了什么事,对着叶子墨道:“叶公子,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当年追杀姑姑的人是什么谁?不巧,我知道。若是你不相信我,你可以问问殷阁主或者符将军,他们也知道。”

  叶子墨惊疑的看了一眼殷寒轩,又看向凌雪。

  还没等她问什么,凌雪已经抓着南姝朝着南断天扔了过去:“南盟主接好了。”

  她一扔,雪漓花就朝着她抓了过去。而凌雪早有防备,将拉着南姝的铁链朝着雪漓花扔了过去,只是其他人刚准备动,碰的一声……

  那个棺材自己炸了……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谁能想到棺材里面装的是火药,只是火药不多,杀伤力不大……伤了靠在棺材附近的人,雪漓花躲开铁链时,棺材被炸起的木屑从她手臂上划了一个口子……

  而站在琉璃台中间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听到她幽幽然的声音无限惋惜的叹了一口气:“你们要是敢打开棺材,也就不会死人了。”

  南断天瞳孔缩了缩,咬牙切齿的无声喊了两个字,凌!雪!

  三娘看着躺在床上胸口微微起伏的人,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只是全身的伤口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新伤旧添加在一起,就没有一块皮肤是好的,伤口因为没有处理,好多地方都已经化脓了,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也亏的鬼魅,一点点的颇有耐心,只是这鬼魅将伤口处理好,人就不见了,只说让他们照顾好他。

  三娘看着不断从凌生额头冒出来的汗珠,急急道:“这烧怎么就不见退呀,鬼魅也不知道死哪里去了,你说,我们要不要去请个郎中?”

  何伟摇了摇头:“老大应该快回来了,看她来了怎么说。”

  何继靠在门口,他觉得凌生那隔很久才起伏一次的胸口下一刻就起伏不了了:“鬼魅出去的时候,好像还挺着急的,会不会是去想办法了?”

  何伟:“有可能,不过,按理说老大也该回来了,不会是出事了吧?”

  何继:“不会,老大都是算好了,棺材一炸,等那些人反应过来,老大早跑了,看,小鹰回来了。”何继听到一声鹰叫,出去一看,手往前一伸,小鹰就飞在了他的手臂上,咕咕叫了两声。

  何继跟何伟对视一眼,办点事?有什么事比凌生生死还重要?

  三娘坐在床边直叹气。

  凌生伤势太重,没有谷老头出手,只怕活不成……鬼魅研制毒药,对于药理自然也懂得,可对于伤势太重之人,只怕束手无策。

  她没办法,只能来波月谷,她听说,一年前,谷老头就对外宣称,他已封手,不在救治任何人,不管谁来,都无用。

  她以为,谷老头是打算隐居山林,不在理会江湖之事,不过他本来也没怎么理会江湖事,不过是因为一个多年好友是天香阁阁主,一个关门弟子是莫离,难免扯上了些。

  可当凌雪看到从房门出来的谷老头时,心里一下近乎有些绝望了,她没想到,谷老头是真的不能再施针救人了。

  他的整只右手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