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五十八章 凌生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858 2020-03-28 21:21:00

  颜冰月看到南断天没有动,也没有做声:“南盟主该不会是不敢打开吧?”

  南断天倒不觉得棺材里面是南姝,南姝要是落在他们手里,她应该是让她活着,而不是让她死,他只是觉得棺材里面说不定是月影宫最擅长用的蛊,波月谷一事,他已经听南厉风说过了,颜冰月身后的那个人,才是一个比颜冰月更危险的人。

  当年殷王府出事,就是因为控蛊之术,南厉风在南断天耳边说了几句,南断天摇了摇头,不赞成南厉风的打算,南断天这时看向殷寒轩,低声到:“寒轩,你怎么看?”

  殷寒轩听到南断天问他,认真的想了想,才道:“她既然敢带着这几个人在这里,就说明,她有备而来。”

  皇莆瑜突然到:“咦,那两个人不是昨天我们在赌场见过的吗?”

  湛秦也发现了:“那女子就是那个带维帽的了。”

  叶子墨:“你们不觉得那个女子看的有些眼熟吗?有没有有点像三娘客栈的三娘。”

  叶子墨这么一说,几人是越看越像。

  皇莆易问道:“那三个人你们认识?”

  皇莆瑜嗯了一声:“昨天在赌坊见过,不过昨天还有一个人。”

  皇莆易对着南断天道:“看来是有备而来,只不过,我们这么多人,也不怕他们。”

  湛炎点了点头:“说不定只是虚张声势。”

  这时叶长芳提议道:“不如让他们自己打开,以显诚意,”

  南断天点了点头,叶长芳对着颜冰月道:“颜宫主既然有心贺寿,何不自己打开,以显示你贺寿的诚意。”

  “江湖武林豪杰今日都聚集在此,却无一人敢打开一个棺材盖,真是太让我失望了。”突然一个声音在四周想了起来。但又找不到说话的人,万里无云的天空只有一个雄鹰盘旋在空中,鹰唳的叫了一声。

  突然一声铁链的声音响了起来,是从石阶那边传来的,而一直站在那边一直休息的三个人也站了起来。渐渐的,那石阶之下,慢慢出现一头飘在身后的头发,额头,眼睛,鼻子,嘴巴,渐渐露出一张全脸。

  穿着一件如同披麻戴孝的白色衣服,素雅的没有任何颜色,一头秀丽的头发用一根白色的带子系在脑后,连竖都没有竖起来。

  在场不少人看到此人,都吃了一惊,不少人低头交耳道,太像了,太像了……

  更讶异的是雪漓花,她亲眼看到她死了,她怎么会?怎么会?雪漓花侧头看向殷寒轩,只见他眼中跟她有同样的惊讶,莫不是?又被这个小妮子骗了,可,她明明看了手腕的呀……

  除了雪漓花,就是南厉风了,他震惊的只是盯着眼前的人,他怕只是一个和她长的很像的人……

  凌雪朝着南断天一步一步走了过去,那条铁链在地上拖着发出沉闷的响声,而铁链另一头牵着一个人,一个遍体鳞伤,头发凌乱,打着赤脚,每走一步,地上就留下一个血印子,在身后,跟着一个颜冰月旁边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凌雪走到琉璃台的最中间,停了下来,她看着那个站在最高点的那个人,看到她的惊讶又被掩饰着很好的南断天,拿着铁链的手突然往前一甩,牵住的人猛的往前一扑,重重的摔在凌雪的脚边,地上的人闷声一声,想要朝着前面爬去,凌雪好不怜惜的往她身上一踩,淡淡道:“我想,盟主夫人,应该正在找自己的宝贝女儿吧?”

  地上的仍旧挣扎的想要往前爬,虚弱的喊了一句:“爹,娘,救我。”

  雪漓花心疼的喊了一句:“姝儿。”

  凌雪脚突然一用力,朝着雪漓花道:“不想你儿女死的话,就好好待着,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不小心就断了她的命。”

  皇莆瑜看着站在下面的人,好像从地狱里爬了出来一样,比以前更加可怕了,她的眼中,已经什么都没有,皇莆瑜低声道:“江湖要变天了。”

  湛秦叹了一口气:“该来的总会来的。”

  湛炎此刻却开口到:“你是何人?为何要抓南姝?”

  凌雪往自己脑袋上敲了敲:“你看我,忘了跟各位江湖世家以及各位江湖豪杰自我介绍了,你们可竖起耳朵听好了。”

  她邪恶一笑:“我就是那个十六年前被江湖各大世家以及各路江湖豪杰血洗的凌家大小姐凌雪,也就是前任盟主凌霄之女——凌!雪!”

  凌雪仿佛听到了许多人惊呼了一声,她低头笑了笑,终于以凌家的身份站在这里了,凌家的各位列祖列宗,师哥师姐师弟,你们的亡魂,我都会为你们一一跟眼前的这一群人好好算算。

  “看到我站在这里很惊讶是不是?不用惊讶,我这得感谢我的娘亲,哦,不,盟主夫人当年只是断了我的手筋脚筋,捏碎了我的手腕,镇断我全身经脉,却没有一剑杀了我,你说你也是的,说好大义灭亲,就应该一剑杀了我才对,干嘛手下留情呢?”凌雪抬眸看着雪漓花,似笑非笑,语气云淡风轻之中还带着对雪漓花的可怜。这些事好似在她心里已经没有任何痛苦的价值了。确实也是,对于这些,她心里早已没有任何知觉了。

  雪漓花握紧了自己的手,她在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现在南姝就在她的手里,她平复了一下情绪,看向南断天。

  南断天倒是比她镇定的多,看到南姝就像一条狗一样比栓着脖子,被人踩在脚下,这就好比把他踩在脚下一样,他能不生气嘛?但,愤怒是最无用的,而她的目地就是激起他愤怒:“你说的对,毕竟你也是从她身下掉下来的肉,如此看来,她当年真不该心慈手软。不然佛柳庄也不会遭到你的毒手。”

  南断天这话一说,四周又纷纷议论起来。一个人朝着凌雪喊到:“凌雪,当年你父亲做了那种事,你母亲念及你年幼,有心放你一马,没想到你既然杀了柳庄主,你简直跟你爹一样,毫无人性!”

  凌雪先是愣了一下,听到那人喊了这么一段,淡淡一笑,她也不知道是谁喊的,这么多人,总有那么一些人本事不大,就喜欢狗仗人势,这人这么一喊,不少人跟着喊了起来,对着凌雪骂骂咧咧的,凌雪不也闹,也没生气,她哎了一声:“好了,佛柳庄的事,你们想算我头上就算,我也不在乎多背几条人命,今天好歹是南盟主大寿,这些事改天我们找个时间在好好算算,不急。要是见血,多不吉利。”

  站在一边的何伟突然一笑:“老大,都已经见血了。”他指了指地上的南姝。

  凌雪哎呀一声,把脚从南姝身上拿来,笑道:“不好意思,好了,这太阳也大了,我就长话短说了,我今天来,只为两件事,第一,就是用你的宝贝女儿换一个人。”

  南断天眼睛眯了眯:“谁?”

  “阿生,我弟弟,百晓生的孙子,凌生。”

  雪漓花开口到:“凌雪,你明知道他已经死了,你提这个要求,莫不是故意刁难?”

  凌雪:“这你得好好问问你女儿了……”

  南断天看了一眼凌雪,让人去查南姝这段时间的行踪,没多久,就有弟子说她前几天带了一个人回来,关在了南家的地牢里。

  南断天低声呵斥道:“还不把人带来。”

  很快,一个脏兮兮,浑身臭味,身上破破烂烂,身上全是错综复杂的伤口,连一个好的地方都看不到,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两个人拖着他过来的,南断天让人将他的头发拨开,让凌雪认认。

  凌雪看着那个脸上脏兮兮,还有血液凝固在上面,但那双望着她的眼睛,凌雪便知道此人就是阿生了,看着这个仿佛下一口气就喘不上来的人,心里既恨又疼:“把人送过来。”

  “慢着,一起换人。”雪漓花突然道。

  凌雪哼了一声:“雪漓花,你手上的人我还不能确定是不是阿生,但我脚下的人,却是南姝无疑,不想她死,就把人送过来。”说完朝着何继何伟使了一个眼色。

  南断天拦住雪漓花,让他们把人送过去,何继何伟架着凌生走了过来,凌雪低头说道:“检查一下伤。”

  鬼魅让他们把人放在地上,先拿出一颗药丸喂凌生吃了下去,仔细看了看伤势,摸了摸手脚的骨头,手突然停在凌生的左腿上,两眼一闭,既自责又难过又恨,喉结一动,声音都有些沙哑道:“左腿,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