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五十七章 寿宴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30 2020-03-28 09:00:00

  这一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微风徐徐,不热不冷,是个难得好天气,南家更是热闹不已,这一天是南断天六十大寿,南断天站在门口笑脸相迎着每一位客人。

  其他世家早就到齐了,南断天站了没多久就把迎接的事情交给了南厉风,直到日上三竿的时候,南厉风才把事情交给了其他弟子,这个时候,也没什么人来了。

  大殿里坐满了人,每个人都带着最好的面具,最好的笑脸,说着最体面又恭维的话,南厉风看了一眼大殿,深吸了一口气,才走了进来,与每一个人一番虚情假意又真情实意客套了一番。

  每个人都坐在自己安排好的位置上,殷寒轩低头询问着身边的莫离,这是他第一次带莫离出席这样的场合,在莫离看来,殷寒轩一年前说她是天香阁的未来阁主夫人,却一直没有娶她,而是将她安置在了天香阁养病,她有意无意提起这件事,殷寒轩都只是说让她把病先养好。

  而这次殷寒轩突然让她跟他一起去参加南断天的大寿,这是无形之中向所有人宣布她是天香阁阁主夫人,她觉得以往的一切都是值得,最重要的是,她得到了殷寒轩。她想着,成婚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直到所有入坐,菜肴好酒一一上了上来,大家齐齐举杯,恭贺着南断天,南断天笑着客套了几句。

  湛炎放下酒杯,笑道:“喝完盟主的寿酒,估计不久就要喝厉风跟子霜的喜酒了吧。”说完朝着南厉风跟叶子霜看了一眼。

  南断天特意将两个人位置安排在了一起,这样一看,倒也像一对璧人。叶子霜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南厉风礼貌的笑了笑。

  南断天看了一眼两人,看到南厉风不在反抗这门亲事,他倒是十分满意他的行为,不管怎么说,南厉风毕竟是他的儿子,还是他唯一的儿子:“哈哈,湛兄可不要太羡慕呀。”

  湛炎哎了一声:“还是厉风让人省心呀,你看我家这个逆子,都不知道近水楼台先得月,在不行动,人都被人抢了。”

  湛秦坐在湛炎身后,听到这话,被酒一呛,咳的整张脸都红了。

  皇莆瑜嘴角一笑,火上浇油道:“炎伯父,可不是,你都不知道,我爹每次给我妹妹说哪家公子时,我妹就闹,也不知道是看上了谁,问她又死活不了肯说,炎伯父,我爹可说了,不管她怎么闹明年一定把她给嫁出去。”

  湛炎转头看向湛秦:“臭小子,听到没!”

  湛秦哀怨的看了一眼皇莆瑜,将湛炎转了过去,无奈到:“爹,今天是南盟主的大寿,我们可不能抢了南盟主的风头。”

  南断天哈哈一笑,举着酒杯道:“看来,过不久也要喝炎兄跟易兄的酒了。”

  两人齐齐举杯:“借盟主吉言。”

  雪漓花发现今天一天都没有看到南姝,派人去找,才发现从昨天开始,有人大清早看到南姝出去了,就没人在看到她了,伺候她的婢女也一并不见了,其他人都忙着准备大寿的事,一时都没有在意。

  雪漓花心里突然不安了起来,正打算跟南断天说是,外面有些骚动,一个弟子匆匆忙忙跑进来说:“盟主,月影宫的人闯进来了,说是要来各盟主贺寿的。”

  这个弟子还没说完,就听到颜冰月的声音在殿外外面喊到:“南盟主,月影宫宫主颜冰月来给您老贺寿,不出来见见我给你带的大礼吗?”

  南断天仿佛早已做好了网等着来,他不怕她来,她就不怕不来,起身道:“来者是客,各位跟我一起去看看吧。”

  南断天看到大殿外只有颜冰月三人,站在旁边的都是南家弟子:“颜宫主,不是说给我备了一份大礼吗?礼物呢?”

  颜冰月一笑,两手背在身后:“礼物有点大,需要点时间,不急,马上就来了。”

  说着,三娘支撑着双腿,哎呦呦扶着自己的肩膀腰:“累死老娘。”朝着下面喊到:“你们就不能快点?”

  何继趴到最后一个台阶累得不行的往地上一坐,喘了喘:“下次我一定要让人抬着我上来。”

  何伟往他肩膀上一撑住,也坐了下来:“我也是。”

  南断天看只有三人出现,还不是自己认识的三个人,好像这么一看,还不会武功,爬个阶梯都这么喘,看向颜冰月:“这就是颜宫主准备的大礼?”

  颜冰月笑而不语,拍了拍手。

  一个从台阶下面飞了过来,碰的一声落在了台阶上,正是一口大棺材,何继往何伟肩膀上一撑,一脚朝着东西尾踢了一脚,棺材往前一滑动,稳稳的停在了颜冰月的身边。

  颜冰月拍了拍棺材:“南盟主,这就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喜欢吗?”

  雪漓花看着棺材想起不见得南姝,低声在南断天耳边说了几句,南断天看着雪漓花,一时心里也悬了起来。

  “颜宫主还是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带着这几个人就敢闯南家,当真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也不知道是从那里传来的声音,估计是那个不大不小的门派门主在说话。

  反正颜冰月不认识,她看都没看说话的人,而是朝着南断天身边的殷寒轩看了过去,哟的一声:“殷王爷还真是命大呀,这么多火药都没炸死你。”

  殷寒轩手抵唇边,微微咳了咳,抬手制止符文宇,莞尔道:“让颜宫主失望了。”

  颜冰月大手一挥,毫不在意道:“失望谈不上,这不,你也没能杀了我吗?”

  殷寒轩一笑:“迟早的问题。”

  “说得对,我想也是的,就是不知道你身边这位美人能不能撑到你杀了我的那天。”颜冰月朝着莫离看了几眼。

  魍魉拍了拍颜冰月的肩膀,示意了她可以,还有正事要办,颜冰月哦了一声:“对对对,你看我,差点忘了,南盟主,不让去打开棺材看看嘛?礼物在里面呢。”

  雪漓花盯着棺材,低声问道南断天:“断天,你说,棺材里,会不会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