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五十五章 狭路相逢

血饮残阳 夭三爷 3263 2020-03-27 09:00:00

  皇莆瑾看着冰冷冷的房间,一双眼睛目光呆滞,她现在还不能确定那个人是不是血饮,她刚才只是一时情急就说了出来,现在被关了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出去。一天没有把小乞丐救出来,他就要多受一天的折磨。

  这会,她哥应该在找她了吧。

  一声开锁的声音,皇莆瑾闻声望去,就看到凌雪端着文房四宝走了进来,眼里一亮,惊喜的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迈出去的脚步又缩了回来,只是笑着喊到:“是你,真的是你。”眼泪也忽然落了下来。

  凌雪看着她轻笑了一声,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傻:“看到我这么激动?”

  皇莆瑾把眼泪一擦:“才没有,就是风眯了眼睛。”

  凌雪把东西放在桌上:“给你爹写封信,说你回家了,等救小乞丐出来,就放你回去。”

  “你打算怎么救?我也可以出力的。”皇莆瑾急急道,说完又顿了一下:“当年在天香阁……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看来应该是殷……”

  “小乞丐的事,以后你就不要管了,把信快点写好。”凌雪突然出声打断了皇莆瑾,说完便出去了。

  皇莆瑾抓着房门喊了两声,凌雪没理,守在门口的人,催了她一声,让她快点写。

  皇莆瑾哼了一声:“凶什么凶,我会写。”虽然她不知道凌雪为何要让她这么做,不过,凌雪说会放她走,就一定会放了她。

  三娘坐在船上,不知道凌雪为何大白天的不进哈城,偏偏要大晚上的进,不过,过两天就是南断天的生辰了,不少江湖豪杰都往这里来,不管白天晚上都挺多人的,余光看了水里有东西,怔怔一看抬眸看向天空:“你们看。”

  一盏盏孔明灯也不知道是从那里飘过来的,慢慢的汇聚了哈城的上空,一盏,两盏……无数盏,将整个哈城都笼罩了起来。

  何继接了一句:“怎么这么多孔明灯?”

  摇船的船夫说道:“也不知道是从那里飘来的,谁放的,已经第三天了。”

  何继闲不住嘴巴道:“估计就是一些小孩子贪玩,放的呗。”

  “可能是吧。”

  凌雪抬眸望了一眼,神情一淡,便不在抬头看了,只是不停的转折食指上的戒指,催促了一句船夫。

  带他们上岸离开后,从街道一边出来一个人,站在静寂的夜色里无声道:“欢迎回家。”

  符文宇看那人站了半天,从暗中出来:“王爷,莫姑娘到了。”

  殷寒轩嗯了一声,转身去了河岸边,伸手拉住站在船头的莫离得手,看到她穿的就跟他那时一样那么厚实,开口到:“这一路,累不累?”

  莫离似乎有些疲惫,微微咳了两声才道:“不累。怎么这么多孔明灯呀。”莫离抬头看了一眼。

  “听说,是为一位相公为了欢迎他娘子回家放的。”

  殷寒轩扶着莫离进了马车,跟符文宇说了一句什么,莫离看到马车动了,殷寒轩还没上来,从窗口探出脑袋:“寒轩哥哥,你不上来吗?”

  “我还有事要处理,你先跟文宇回南家歇着。”

  “好吧,那你早点回家。”莫离有些失落的道。

  凌雪脚步忽然一顿,朝着身后看去,身后只有街边的小摊位的老板在打盹,便没有其他人了,还有一辆那车从转角那边转了过去。

  “在看什么?”鬼魅看她没走,问道。

  “没什么。走吧。”

  鬼魅朝着街道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

  何继实在看不下去,在三娘出门时,买了一个维帽递给三娘,苦口婆心道:“三娘,咱能不引人注目不?”

  三娘看他这么恳求的份上:“行吧,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吧。”

  何伟靠在一边笑了笑,相比这个他很好奇另一件事:“三娘,你到底多大了?”

  三娘把维帽一带,往何伟面前一顿:“你要是想娶我的话,就算了吧,我的年纪都可以当你老娘了。”

  何伟:“……”

  何继:“哈哈……”

  鬼魅拿起桌上的面具一带,无奈的摇了摇头,脑袋都有问题。他今早一醒来,凌雪已经不在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也许是猜到他要做什么,特意让三娘叮嘱他不要轻举妄动。

  三人跟在三娘身后,就像是三个仆人跟着大小姐似的。只是脸上露出的不耐烦,至少何继是了,哈欠连天的,好似昨夜都没睡:“三娘,我们去哪呀?”

  三娘看了看手中的簪子又放了下来:“你想去哪?”

  “我想去赌坊,前几天跟他们赌输了我不少钱,打算去赌坊试试手气赢回来。”三娘这么一说,何继顿时来了精神。

  三娘突然脚步一顿,凌雪让她带着这三个人出门,随便做点什么,她也正愁着不知道要干嘛,觉得何继这个提议很不错,她也好多年没去过赌坊了,当下就同意了下来。

  何伟跟鬼魅两个是被强迫的。

  四人一进赌场,乌烟瘴气的,里面的人倒是一点都不觉得,热闹的很,喊着自己压的数字,三娘觉得戴个维帽不方便,想要取下来,哪知三人连忙按住维帽的一角,何伟说道:“三娘,这可不是客栈,这要是打起来……”

  何继跟鬼魅同时点了点了头。

  三娘叹了一口气:“好吧,从哪里开始?”

  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鬼魅指了指一桌人不多的:“那里吧,那里人少。”

  南厉风知道殷寒轩的另个身份时,是在一年前,雪漓花跟其他世家说起佛柳庄的事,说是血饮做的,殷寒轩也来了,用的是天香阁阁主的身份,当时所有人都惊讶了,不过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很快又镇静下来。

  他看到殷寒轩还活着的那一刻,心里却是激动,但殷寒轩跟他说,血饮死了,她没有活着从井口出来,符文宇他们都看到了。那一刻,他真的是心如死灰了。

  就连殷寒轩为什么会成为天香阁阁主的身份他都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他当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一场关于她的梦,梦醒了,她就不见了,时间过得的越久,他就越觉得那句凌厉风是他听错了。

  他又回到了以前的南厉风,对于任何事任何人冰冰有礼,就连他跟叶子霜的婚事他都没有在反抗,出乎意料的事,叶子霜知道殷寒轩活着时,却也没了以前的执着,而是同意了这桩婚事。

  也许是看到殷寒轩身边的莫离,也许是她真的累了,也许是她也有些不认识眼前的殷寒轩了,曾经他的温柔只会对那个人,如今,他的温柔给了他身边的莫离,听说是莫离以血换血救了殷寒轩。

  殷寒轩说要陪莫离出来,南断天觉得他们几个平时都玩的好,便让他们几个一起出来了,皇莆瑜跟湛秦倒是没所谓,只是皇莆瑜一直在骂皇莆瑾,回家了也不说一声,留下一封信就走了。

  湛秦就一路听着,笑了笑。

  南厉风跟叶子霜走在一起,两人偶尔说上一两句,不说话时,就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南姝本来也要一起来的,又说突然有事不来了。

  叶子墨跟符文宇走在最后,两人倒是说说笑笑的。看起来像是最轻松的两个人。

  一群人好似都没有变,可好像什么都变了。

  殷寒轩看到几个人进了一场赌场,突然脚步一顿,提议道:“以前还没去过赌场。不如,去赌场玩玩?”

  皇莆瑜第一时间附和道:“好呀,我也好久没去了。赢了钱,大家一起去喝酒。”

  除了莫离有些不情愿,可她也不好因为她一个人扫了大家的兴致,便一同去了。

  一进赌场皇莆瑜比谁还兴奋,先是往四周看了一眼,指着一位带维帽的女子说道:“你们看,还有大小姐来?偷偷出来的?”

  赌场管事的人一看到南厉风,立马哈腰点头走了过来,南厉风让他们不用太在意他们,他们人数比较多,也找了一个人数比较少桌子。

  何继跟三娘玩的整起劲,两人赢了不少钱,何继跟三娘商量了一会,拿了一部分放在小上面,突然一腚金子放在了他们旁边。

  何继跟三娘一同朝着放金子的手看了过去,不仅他们,还有其他人也看了过去,都七嘴八舌说了起来,何继看了他们一群人,嘀咕了一声,三娘用手肘碰了碰他,何继也只好当作不认识,鬼魅跟何伟倒是一早就看到了。

  他们都不认识何继跟何伟,鬼魅带了面具,三娘又带了维帽,他们只当跟皇莆瑜说的那样,大小姐偷偷出来玩。

  何继看开塞子的人不动,挥了挥手:“喂喂,发什么呆呀,开呀。”

  开塞子的人只是不知道应该开大还是开小,突然一双手接过他手中的骰子:“寒轩,你这都吓到别人了,我来吧,你们随意,多大南家都陪的起。”

  皇莆瑜一笑,看着拿过骰子的南厉风:“这家赌场莫不是你家的?”

  南厉风一笑:“正是。”

  何继一把抓过放在小上面的钱,反正都赢了,也该走了,笑了笑:“你们玩。”

  三娘也正有打算,四人正打算转身离开时。皇莆瑜却忽然笑道,他本来也就是开玩笑而已,看到这小姐带着维帽有些想知道长什么模样:“那位小姐不玩了?赢了钱就走,这,不太好吧?”

  三娘深吸了一口气,赢得又不是他的钱,笑道:“不了,该回家了,不然家里人该骂人了。”

  “好不容易出来,就在玩两吧,这时辰还早呢,其他人都不敢玩,我们几个又认识,玩的也没意思。”殷寒轩突然开口喊到。

  “我看是跟其他人一样,不敢玩了。”皇莆瑜笑道。

  何继想拦住三娘都来不及了,三娘已经往桌子上一拍,喊了一句:“谁不敢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