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五十四章 生机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453 2020-03-26 21:00:00

  魍魉一手抓住颜冰月要挥过去的鞭子,颜冰月不是她的对手,他以前以为她的敌人只是天香阁,如今一看,他们的敌人是完全一致的,他在颜冰月耳边听声了一句什么,颜冰月眉头一皱,看向凌雪。

  凌雪看到魍魉的动作,就猜到魍魉已经知道了,这个大祭司要比颜冰月聪明也比她稳重,而且两人的关系或许更亲密一些:“你放心,我不会拿你们当垫脚石的。以后有什么计划,我会让小鹰送来,最好不要随意行动,否则,我不在乎费点力气先杀了你们。”

  她说完,一声鹰唳划破长空,在空中飞翔一圈,咻的一声,跟箭似的朝着大殿而来,落在了凌雪的肩膀上,咕咕了两声……

  凌雪顺势揉了揉它的脑袋,对着颜冰月缓缓一笑:“记住了,它叫小鹰。”说完又想起什么似的,对着魍魉道:“别对它下手,否则,下场一样。”

  魍魉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下的蛊在哈城时起了作用,而在波月谷时毫无作用了。

  皇莆瑾一个人在街上走着,一副心不在焉心事重重模样,两只手紧紧的交缠在一起,显得她十分焦虑,仿佛是遇到了难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也不知道该跟谁说,跟谁商量,正焦头烂额的。

  不小心撞到了人,皇莆瑾也跟没感觉,就跟丢了魂似的继续往前走着,何继往身后看了一眼:“何伟,那不是皇莆家的千金吗?”

  何伟朝着身后看去:“好像是。”两人对视一眼,不动声色的朝着一个小巷子走了过去。

  三娘看着组祠堂里凌霄的木头像,将脸上的面纱一扯,岁月恍然而过,她没想到当年一别,既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别人说你女儿都羡慕不已,只有你说起她总是唉声叹气。以前我不明白,现在懂了。”

  记性太好,终究不是一件好事,想忘都忘不了。

  三娘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凌霄的木头像,风静静吹过,又落了满院的树叶,她仿佛想了很多事,将她这一生从凌霄相见开始,从见到凌雪开始,原来一切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她淡淡一笑:“当年,你不该让凌晓救她的。”

  她短短的一生,太苦了。

  凌雪正在喂老鹰,一边的鬼魅只是靠在门口静静的看着,何继突然跑了过来:“老大,我今天抓了一个人。”

  “莫不是看上那家姑娘了?”

  何伟慢悠悠的走来,手里抓着一个人,眼睛蒙住的,嘴巴堵住的,手也被绑的,何伟把她往前面一推,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姑娘倒是为姑娘,至于是不是他看上的就不知道了。”

  何继凶狠的看了一眼何伟:“老大,你看他,就知道欺负我。”

  凌雪哎了一声,坐在旁边的石凳上:“说吧,谁。”

  “皇莆家的小姐,皇莆瑾。”何继得意的说着他是怎么去哈城把这个皇莆瑾抓住的,正等着凌雪夸他。却看到凌雪神情一淡:“把她放了。”

  “啊?为什么呀?”

  鬼魅在这边冷笑道:“不为什么,抓她没用。”

  何继白了一眼鬼魅,心中不服,虽然他没打过他,但他既然用毒,让他觉得他是个小人,但凌雪都这么说了,他也只能是放了。

  鬼魅哎了摇了摇头,拖着皇莆瑾往外走,哪知皇莆瑾既然不肯走,呜呜呜的喊着,反应剧烈,比何继抓她来的时候还反应剧烈,何继哎的一笑:“让你走你都不走,你莫不是想留下来?”

  皇莆瑾呜呜呜的喊着,想要挣脱鬼魅抓着的衣服,鬼魅看她这着急的样子,感觉也不像是不想走,他看向凌雪,凌雪眼神示意了一下。

  鬼魅扯了堵住皇莆瑾嘴巴纱布,皇莆瑾急忙喊到:“血饮?是不是你?”她只是听声音有点像,但那个声音只说了一句话,她也不敢肯定,可万一是呢?

  凌雪左边眉毛挑了一挑,看了一眼皇莆瑾,听她说了一句话,就听出来了,倒是有点小看她了。

  皇莆瑾听到没人说话,着急道:“你说呀,是不是你?”样子倒是比前面更着急了。

  凌雪看她如此着急的模样,原本想要否认,却又开口到:“据我所知,血饮一年前就死了。”

  皇莆瑾一听这个声音,也不知道那里开的力气,朝着声音的方向走了几步,也许是心里实在没办法了,喊到:“小乞丐没有死了,我看到他了!!我看到他了……”

  咣当一声,凌雪手中的杯子掉在了石桌上,这下连鬼魅都慌了一下,抓着皇莆瑾的衣领问道:“你在哪看到他了?”

  那天南姝说要带她看她给她父亲准备的礼物,带她去了一个狗场,狗很多,有个人正在专门训练,管事的人一看到南姝来,就进了狗圈,从里面牵出了一条狗,不,一个人,几乎是把人拖着拖出来了,那人脖子上挂着狗链子,身上全是伤,衣服破破烂烂,脏兮兮的,头发凌乱的将整个脸都遮住了,但那双凶狠的眼睛在看着南姝,皇莆瑾只觉得好熟悉。

  只是那一霎拉,他便低下了头,鞭子落在了身上,可不管管事怎么打,怎么拉他,他就是不肯屈服,南姝生气的拉过鞭子就在他身上一顿乱抽,还说,他师傅死了,不会再来救她了。

  皇莆瑾当下就想起小乞丐来,可她当年亲眼看到小乞丐死了,皇莆瑾让自己镇定下来,笑道:“南姝,这个人是谁呀?让你这么生气?”

  南姝哼的一声:“还能是谁,还不是血饮那该死的徒弟,当年我娘抓了他,被他师傅救了,鬼魅又拿他换一个人,我便偷偷的将他换了出来。让他就这样死了,多可惜,我要让他成为我身边的一条狗,每天对我摇尾乞怜。”南姝一气之下全说了出来,说完才想起皇莆瑾当年对小乞丐有几分情谊,猛的转头看向皇莆瑾:“小瑾,你该不会想着要救他吧?”

  皇莆瑾呵呵一笑:“怎么会?他跟我又没关系。哦,对了南姝,等会不是还要跟叶家吃饭吗?再不去可就晚了。”她让自己镇静下来,南姝这几年时间,武功见长不少,要是打起来,她不一定能带走小乞丐。

  南姝看了看时辰,让管事的好好训练,要是训练不好,他也不要活了。说完跟着皇莆瑾一起走了。

  皇莆瑾不敢让南姝看出异常,一路上强坐镇定,等饭吃了一半,她偷偷溜了出来,可当她再去那个地方的时候,里面已经空荡荡了,什么也没有。

  南姝一定是起疑心了,她不知道该找谁,该如何是好,也不知道南姝把他带到那里去了,哈城这么大,该去哪里找?这才会在大街上跟丢了魂一样,可没想到被人绑了,也没想到……她只是想着小乞丐没死,会不会那天的血饮也是假的,听声音又像,这才大胆的猜测了起来。

  凌雪将杯子扶了起来,放在桌上,可手却在止不住的发抖,落在南姝手里,南姝有多狠他。她怎么会不清楚,狗圈,呵……这一年,他都经历了些什么?

  不过也多亏了她,不然那天死的那个人就是他了,凌雪一时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该恨,她挥了挥手,声音里既露出了些许苍老:“把她关起来,好生招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