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五十三章 合作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525 2020-03-26 09:20:00

  殿宇这么干净,而如今又是秋天,落下的树叶必须每天打扫,他肯定不是与月影宫之间天天来回。

  凌雪没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反问,让鬼魅愣了一下神,随后他又笑了笑:“没什么,就是觉得,他们应该需要一个说话的人。”

  何继听着这话觉得奇奇怪怪的,低头问道:“他们?他们是谁?”

  何伟白了他一眼:“凌家。”

  何继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

  凌雪左边眉毛一挑:“怎么,想当凌家的守墓人?”

  鬼魅:“你要是不介意,我自然很乐意。”

  凌雪深吸了一口气,她确实很想杀了眼前的这个人,可他如今一身百姓平民打扮,挽起衣袖,手拿锄头,拿着的篮子里有新摘的野果,这模样应该是去种田了,他在这里,是为了赎罪吗?她侧头对着身后的十二骑道:“认识一下吧,这位是天香阁四杀之一,鬼魅。”

  鬼魅一笑,加了两个字:“曾经。”

  凌雪轻笑了一声,抬头看着天空盘旋的雄鹰,对着何伟道:“我出去一下,让大家好好休息。”

  “是,那这位?”何伟看了一眼鬼魅。

  “和的来就和,合不来不理。”

  “是。”

  鬼魅看凌雪要走,想要拉住她的手,他碰到她的衣诀,她就已经在那边桥头了,他喊了一句:“你去哪?”可桥头的人不过一个闪影已经不见了。

  何继朝着他喂了一声,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道:“我们老大要干嘛,管你什么事。你哪来回哪去。”朝着鬼魅甩了甩手。

  鬼魅看了一眼何继跟他身后的人:“看来,想要好好相处一番,要动下胫骨了。”

  何继把手中的剑扔给身后的人,扳了扳手指头,活动了一下脖子:“正有此意。”

  三娘坐在一个茶棚里,看着姗姗来迟的凌雪,哎呦喂了一声:“我说大小姐,你就不能快点吗?你不知道被这么多人看着心里很难受吗?”

  凌雪看了一眼茶棚里坐满了人,这茶棚今天有这么好的生意,都亏了这位蒙面都能让人停留的的三娘,凌雪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不以为然道:“你带个维帽不就好了,带什么面纱?再说了,你不都习惯了。”凌雪不知道三娘为何要跟着她来这里,把客栈交给了小安子。她问她,她只是摇了摇头,什么也不肯说。

  三娘一副小女子的模样,娇滴滴道:“这人生地不熟的,人家害怕啦。”

  凌雪哎了一声摇了摇头,放下茶杯,掏出一两银子放在桌上:“走吧。”

  两人开到月影宫,被守门拦下了,凌雪淡淡一笑:“告诉你们宫主,就说,凌雪要见她。”

  一个弟子看了一眼凌雪,又看了一眼三娘,目中无人,盛气凌人道:“宫主是你想见就见的吗?”

  三娘哎喂了一声就要骂人,被凌雪看了一眼,撇了撇嘴,站在一边不说话了。她看到凌左手正在摸着这右手食指上的骷髅戒指,这一年,凌雪变了,变得不在冷冰冰,说话做事客客气气的,会笑,对她,跟十二骑的每个人都很好,还颇为照顾。

  以前是冷,对什么都不在乎,现在是不冷不热,偶尔还会热,但对什么都毫无兴致,就连谈到复仇,她也只是淡淡一笑,那双眼睛里,好像什么都没有了。连冷都没有了。就像一片贫瘠的土地,寸草不生。

  凌雪对着那两个弟子道:“那通知你们大祭司也可以。”

  弟子十分傲气道:“大祭司也不能见。”

  凌雪低头一笑,声音依旧是淡淡的,和前面一样,说道:“我给你们一柱香时间,不然,我就只能用我的方式来见你们宫主了。”

  两个弟子对视一眼,依旧是大言不惭的弟子开口到:“我说了……”

  只是她还没说完,喉咙就被人掐住了,咔的一声,脑袋歪在了一边,另一个弟子看傻了,她都没看到人怎么出手的,自己的伙伴就死了。剑还没扯出来,就被人踢了进去,一脚踹飞了,弟子爬起来就往宫里跑……

  凌雪可惜的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对着三娘道:“总算是有人带路了,走吧。”

  颜冰月正在跟魍魉商量事情,一个弟子匆匆跑来说,有人闯了上来,只带了三个人,颜冰月跟魍魉对视一眼,还没出大殿,三个不速之客已经从门槛踏进来了。

  颜冰月一看到为首之人,猛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血饮?”

  凌雪对着颜冰月微微一笑,就像个好久不见的老友打招呼:“好久不见,颜宫主,大祭司,不过,更正一下,我叫凌雪。”

  颜冰月眉头一拧:“你不是已经被殷寒轩杀了吗?”

  凌雪往四周看了看,月影宫弟子都聚集了起来,各各如临大敌一样将他们围了起来,看到颜冰月惊讶模样,淡然道:“命大,没死成。”好像一年前对发生的事对她来说不过只是一个失败的任务罢了。

  魍魉盯着凌雪看了很久,不再是那个目中无人高傲冷漠的样子,而是那个平静的就像一摊死水,这样的转变,他想,他能理解:“不知道凌姑娘来此有何贵干。”

  “我听说,月影宫宫主之位是谁修炼成了神秘诡异的莲花圣血,谁就是宫主,对吧?”凌雪轻轻一问,看向颜冰月,又看向其他人。

  不少弟子交头接耳的,颜冰月身边的婢女知竹开口道:“是,但历来莲花圣血心法只有宫主知道。”

  凌雪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宫主。”

  知竹:“放肆!休要在这里胡言乱语,你怎么可能知道莲花圣血,你连月影宫人都不是。”

  凌雪只是定定的看着颜冰月:“我会不会你们家小姐自然知道,而且,我猜,你们宫主还没修炼成莲花圣血吧?”

  四周不少弟子唧唧哇哇的低声交流了起来,颜冰月狠狠的往座椅上一拍,四周又立马安静下来,她知道凌雪会莲花圣血,她知道的时候也非常吃惊,她确实还没有修炼成功,到了第四层便迟迟无法突破,难道她已经?

  凌雪看了她一眼:“我劝你还是别动手,以你现在的功力跟我比只是自讨苦吃,我既然敢来,那自然是不怕你们的。”

  魍魉不动声色朝着颜冰月使了眼色,让她稍安勿躁,对着一群弟子喊到:“你们都退下。”

  “是。”一群人倒也没犹豫太久。便退下了。

  凌雪自行找了一个位置坐了起来,三娘肆无忌惮的打量起殿宇,就像是在散步似的,笑道:“还是大祭司会办事。”

  魍魉看了一眼三娘,觉得有些眼熟,但又一时想不起来:“说吧,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凌雪:“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而我们其实也谈不上敌人,只不过是有共同的敌人而已,目标一致,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

  颜冰月左边眉毛一跳:“合作没有问题,只怕,你还有条件吧?”

  凌雪:“也算不上条件吧,就是往后行动,你们都要听我的。”她抬眸看向颜冰月,看她一脸不服气的模样,又道:“你要是觉得心里不服,想要跟我打一架也是可以的。”

  魍魉想要制止,可惜已经晚了,颜冰月的鞭子已经朝着凌雪甩了过去,但凌雪如一阵风似的,已经在颜冰月身后了,不管颜冰月如何对准凌雪,凌雪总能在她鞭子落下来的那一刻消失在原地。

  魍魉眼睛眯了眯,无影,这可是当年凌家百晓生的绝学。

  难不成她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