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五十二章 归来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482 2020-03-25 21:00:00

  一年后

  又是一年大雪,淮成好像总是处于下雪之中,没有什么不同,殷王府的大门口依旧放着两尊石头石狮,门口守着两个仆人,符文宇从外面回来,拿着一封信函,还未进东园,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咳嗽声,守在门口的蝶花低声到:“又不肯吃药。”

  符文宇叹了一口气:“让人重新煎服药,我进去劝劝。”

  “好。”

  符文宇一推门吓了一跳,地上放下一个个已经做好的孔明灯,堆的房间里到处都是,连一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而且没有看到殷寒轩的身影,倒是一阵咳嗽声,暴露了他的位置。

  符文宇将孔明灯一一拿来,走了过去:“王爷,这是南家送来的请帖。”

  “何事?”冷清的声音就像外面的冰冷的大雪。

  “南断天六十岁生辰。”

  “跟他说,我会亲自前去贺寿。”

  符文宇愣了愣,这一年来,南断天有什么事,他都是拒绝去的,不然就是让天香阁的人去,怎么这下突然要去了:“是,王爷做这么孔明灯做什么?”

  “你把这些装上马车,仔细点,别弄坏了,到时候一起运到哈城。”

  “……是。”符文宇觉得奇怪,但也不敢多问,端过蝶花送来的药,劝道:“王爷,先把药喝了吧。”

  殷寒轩做好手中的孔明灯,似乎是觉得符文宇说的有道理,端着手中的药,一饮而尽,道:“这药以后莫要在煎了。”

  符文宇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是应承着,跟蝶花退了出去,蝶花看着空空如也的碗,叹了一口气:“这病了,不吃药怎么会好?”

  符文宇想起上次郎中跟他说的话,身病易治,心病难医,王爷这病,怕是好不了了。

  哈城往南有一处荒山,以前也经常会有猎户是去打猎,但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这荒山突的动物突然就变少了,久而久之,这坐山便也没什么人来了。

  何继本以为会是要去哈城,结果来了一处荒山,跟着凌雪在荒山转了半天,视线突然豁然开朗,远远的就能看到一片银树林,一眼望去,就像天边升起一抹金色的霞光,一阵风吹来,宛如无数只金色的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那像一把扇子似的树叶,将整个大地都染上了一片金色。

  讶异道:“这里得有上百颗吧?”

  凌雪走在前面:“二百七十二颗。”

  何继吃惊到:“老大,你数过?”这都精准到各位数了。

  “我种的。”

  何伟往树干上一摸,上面既然刻了几个字,一看,师兄凌风,他往其他树干看去,师姐凌铃,师弟凌束,师兄凌云……所有的树都有一个名字。

  他一把蒙住还要继续问的何继的嘴巴,指了指树干,何继一看,低声到:“这莫不是?”

  何伟白了他一眼,压着嗓子道:“都是老大的亲人。”

  何继吧嗒了一下嘴巴,嘀咕一声。

  凌雪淡笑道:“当年凌家灭门,尸体都没人收,等我在天香阁可以自由出入的时候,便选了这个地方,为他们每个人种了一棵树,以前凌家的家徽就是银杏树叶半边扇形的模样。”

  凌雪摇手一指:“那里就是南家。”

  何伟何继看了过去,只看到在太阳反射的闪闪的星光,其他的因为太远,便有些看不清楚了,何伟看着身后的树干,阿爹凌霄,阿爷凌晓,阿弟凌生,二师兄凌羽,三师姐凌冰……一路下去,直到最尾上,树干只刻着两个字。凌雪。

  但这一排,没有大师兄,也没有阿娘。

  穿过银树林,在顺着山头往山下走,就能看到一座金碧辉煌的殿宇,殿宇前面有个练兵场,在过来就是一条河,与他们这边用一座石拱桥连接着,回来时,何继还在想,他们是要攻下那个门派住下来,结果……

  殿宇虽大,却空无一人,显得空荡荡的,凌雪看着那块无心殿,一次次死里逃生,本以为这个地方是用不上了,看来,终究还是要派上用场了:“让人打扫一下,以后我们就住这里。”

  何伟往桌子上一摸,干干净净的,可看殿宇荒废的模样,压根就没人住,可每个地方都打扫的很干净,立马让人戒备起来。

  殿宇穿来穿去,最后是在殿宇最后的一座组祠堂找到了凌雪,这是何伟见过最大的祖祠堂了,祠堂外面种着一颗槐树,正值秋天,可地上干干净净的,何伟突然吐了一口气,想必凌雪已经知道了。

  他往祖祠堂里面一看,这里跟别的组祠堂不一样,其他组祠堂放的是一个个写着名字的牌位,而这里,三面墙一排排放的是一个个雕刻好的木头人,中间放着一个香火炉,木头人下面刻着一个名字,每一个名字都能在银树林找到相对应的名字,何伟微微惊了惊:“老大,这,都是你刻的?”

  凌雪站在最前面的一排,她已经很久没来了,但香火炉却香烟鼎盛,还有外面被人扫了的树叶,桌面上面也是干干净净,这个地方,她只告诉过一个人,那就是当年她让带走小乞丐的——鬼魅。

  凌雪从怀里拿出一个最新刻好的木头人,放在了一个空位上:“也不知道鹰隼这性子跟师兄他们能不能和的来。”

  何伟朝着木头人看去,刻的很像,就连神韵都出来了,特别是老大站起来时,总喜欢一手拿着他身上挂着的那把弯刀把手,何伟笑了笑:“老大他最喜欢热闹了,一定和的来的。”

  “你说,他会喜欢这里吗?”

  “会。”

  凌雪低头一笑,但愿吧,:“走吧,估计等会有人来。”

  何伟朝着那一排排木头人看去,没有看到凌雪她自己的头像,但银树林里,她却刻了自己的名字,何伟看凌雪已走,快速的数了一下,加上鹰隼的,一共是两百七十二个。

  她把自己的名字刻在银树林里,就当自己已经死了,为何祖祠堂里却没有供奉自己的木头像呢?

  何继正与突然出现在练兵场的人把拔剑相对,这里怎么还会有其他人,会不会是老大的朋友。两人都没有动。因为两人此刻都是一样的想法。

  何继让人去找凌雪,还没动,凌雪就已经从殿宇侧面出来了,她迈着步子朝前走去,站在何继旁边,看着眼前的人轻笑了一声:“我以为我会在月影宫看到你。”

  鬼魅暗暗的掐了自己一下,盯着眼前的人,他怕自己一眨眼,眼前的一切就消失了,他怕自己是做梦,可大腿上的疼痛在提醒着他这不是做梦,他按下心中的狂喜,难言的酸楚,他以为他在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

  他暗暗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道:“那你,是去月影宫找我了?”

  “正要去的,毕竟要不是我当初信错了人,阿生就不会死了。”凌雪淡淡道,依旧带着那似笑非笑的笑意。

  “凌雪,你听……”

  “不必解释了,我能理解。”凌雪打算了鬼魅的话,用着理解的神情看着他:“毕竟换作是我,我也会去换我弟弟的。”

  鬼魅喉结一动,低头苦笑了一声,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呢,阿生已经不在了,莫离出事时,他就知道莫邪是殷寒轩的师傅,他要是能够早点告诉她,后来的事也许就不会发生了,她也许就不会动情了,他深吸了一口气:“那你找我……?”

  凌雪:“为什么在这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