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五十章 死要见尸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485 2020-03-24 21:00:00

  莫邪跟雪漓花几乎是第一时间冲了过来,可那人已经坠入了围绕悬崖下的云雾之中,已经看不到了,十五年前,凌雪伤成这样都还活着,还练就了这么一身高强的武艺,雪漓花不亲眼看着凌雪已死。她不放心。

  莫邪更是知道悬崖下面是急喘的河,凌雪在自己住的舍房不止一次两次从她那架秋千落下去,在从悬崖上爬上来,虽然伤势过重,可,那也有一线生机。

  刷刷刷……铠甲摩擦之声整齐划一的从铁桥那边跑了过来,符文宇站在了殷寒轩身后,行礼道:“属下来迟。请王爷自罚。”

  莫邪看了一眼殷寒轩,正要开口,就听到殷寒轩动怒的声音喊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谁也不知道他是看到凌雪坠了崖生气,还是因为没有亲手杀了她而生气,还是因为没有得到江湖五绝。

  “是!!”符文宇领命,带着一群人去河下找人。

  莫邪对着旁边的人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他身边的仆人带着一群天香阁弟子一起去了。

  殷寒轩看了一眼已经升在半空的太阳,踩过那只发簪子,踩过那把鲜红的刀,仿佛是要把凌雪这个人踩在脚下似的,头也不回的走了。

  莫邪深深的看了殷寒轩几眼,他就坐在大殿的正位之上,目光如炬的看着殿外,在等消息,他第一次有点看不清眼前的这个人了,是真的已经放下了?还是做给他看的?他朝着莫离使了使眼色,莫离出去了一会,端着一碗汤,送到殷寒轩面前:“寒…阁主,吃点东西吧。”

  殷寒轩抬眸看到是她,没有表情的脸既然变得温柔了,拿起莫离的手,轻声细语道:“你我之间不必这么生疏,跟以前一样叫就好了,师傅跟我说,是你找到以血换血之法,将我体内的蛊毒转移到了自己身上?”没有内力,难不成蛊毒真的是她换的?

  莫离偷偷的往莫邪那边看了一眼,抽回自己的手,低头到:“寒轩哥哥,你不必觉得对我愧疚,我都是心甘情愿的,我不求任何回报,只要你好好的就够了,等你这边处理好了,我就回波月谷。”她苦笑了一声:“像我这样的人,也就只能是一辈子呆在波月谷那种地方。”

  殷寒轩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了自己旁边:“你是我师傅的女儿,是这天香阁未来的阁主夫人,你就好好呆在这里,好好养伤。”伸手在她手背拍了拍。

  莫离看向莫邪,微微一笑,又低眉顺眼的点了点头,忍住了心中的狂喜,未来的阁主夫人,意思就是说她的寒轩哥哥终于要娶她了,脑袋往殷寒轩身上靠了上去:“谢谢寒轩哥哥。”

  殷寒轩温润一笑,伸手拦住她的肩膀。

  天渐渐暗了,四周的灯笼也点了起来,一下,又夜如白昼,雪漓花坐在大殿之中,坐立不安,时间越久,说明她可能活着的几率越大,就在她快要坐不住的时候,符文宇冲冲跑来:“王爷,找到了。”

  殷寒轩哼笑一声:“抬上来!”

  符文宇朝着他们一挥手,四个人抬着一个人放在了大殿之中,殷寒轩这才放开了莫离,起身走了下来,衣服都是一样的,只是尸体的脸被水泡起有些发白,脸上有错综复杂的被树枝划伤的伤口,一时有些分不清是不是凌雪:“查看一下胸口是不是有剑伤,还有她背后半年前有一道鞭伤。”

  “是。”

  一人将尸体的衣服解开,胸口上有个剑伤,也被水泡的发白,除此之外,身上许多地方都有伤,一看此人死之前就是跟人有过激烈的打斗,背后有一条鞭伤,不过已经一条伤疤了。

  殷寒轩已经确信此人就是凌雪了,抬了抬手:“把她扔到水池喂蛊。”

  “是。”

  “慢!”坐在一边的雪漓花喊了一声。

  殷寒轩这会倒是对雪漓花客气了起来,笑道:“盟主夫人对尸体还有疑惑?”

  雪漓花轻轻一笑:“是不是凌雪,我还要看看她手腕跟脚腕。”

  殷寒轩疑惑道:“这是为何?”

  雪漓花一笑:“实不相瞒,当年为了能够揭开凌家的真面目,为了我几年的忍辱负重,我亲手断了凌雪手筋脚筋,捏碎了手腕之骨,就是为了让她以后再也拿不了剑,为了让凌霄在痛苦中死去。”

  殷寒轩神色微微一变,握紧了背在身后的手,不动声色的笑了笑,:“看来我应该跟盟主夫人多多学习才是,请。”

  雪漓花也没让白棠察看,而是自己亲自上前察看了一番,看到手腕脚腕上的伤疤她先是愣了一会,在伸手往尸体手腕上捏了捏,嘴角笑了,总是是亲眼看了她死了,起身拿过白棠递给她的手帕,擦了擦手:“天色已晚,我就不打扰殷阁主处理内务了。有空,记得去南家坐坐。”

  “一定,来人,送送盟主夫人。”

  雪漓花路过水池时,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放慢走步,看到他们抬起那具尸体扔到了水池里,她还往水池看了一眼,尸体瞬间变成了一摊血水,就连她带的小乞丐的那具尸体也一并丢了进去。

  她抬眸看了看月色,月色如水,圆圆满满,今天,可真是一个好日子啊。

  皇莆瑾坐在路边的茶摊上,她这半年来都在打听小乞丐的事,可一点音讯都没有,后来她想起南姝跟他有仇,会不会是被南家抓去了,便动身去哈城。

  只是在南家呆了几天,也没发现南姝有任何异常,她无意提到小乞丐的时候,南姝狠狠的道,一定要亲手抓住他。

  她觉得小乞丐应该不是被南家抓了,正打算第二天跟南姝此行的时候,看到南姝一大早神色慌张的回来,问她什么事,她说她娘要去天香阁,她想跟着去,被骂了一顿,心情不好。

  她也没有想太多,出去时,看到雪漓花带着一群人正在坐船,还压着一个人,天香阁?这个神秘的地方她还没去过,便混入其中跟着去了,当她看到血饮还活着的那一刻,她差点兴奋的要朝着她跑过去了。

  可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她没想到雪漓花带去的那个人是小乞丐,没想到殷寒轩就是那个神秘的天香阁阁主,没想到莫离是他的师妹,是他师傅的女儿,没想到血饮就是那个前任盟主凌霄的女儿,更没想到殷寒轩会杀了血饮,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戏弄血饮,看她会不会动情,为了得到血饮知道的江湖五绝……

  她觉得这个殷寒轩不是她所认识的寒轩哥哥,不是她认识的殷王爷,她听到这一切都觉得不可思议,更何况当事人血饮呢?她当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崩溃,亦或是绝望吧……

  在天香阁那个广场上发生的一切,她都觉得自己好像是做梦一样,她坐在茶棚已经一天一夜了,直到清晨的露水被清晨的太阳收了上去时,她才从茶棚走了出来,她知道她看到的一切都不是做梦,那个救她的人是真的死了。

  可走着走着,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既然蹲在路边嚎嚎大哭起来,她觉得很难过很难过……明明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呀,可她就是好难过……

  路过的人,看到这个小女子哭的这么伤心,梨花带泪的,还以为她是家里人不在了,都唉声叹息的惋惜,还这么小,亲人就不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