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四十九章 再也没关系了

血饮残阳 夭三爷 3044 2020-03-24 09:00:00

  脑海之中有什么东西断了,她什么也听不到了,她只是耳中不听的回响着那句。

  不为我所用者,杀之!

  那是阿爷带着一群凌家弟子把她从凌家拼死逃出来时,那个坐在马上殷锋,像个掌握别人生死的阎王,望着他们,说道:“不为我所用,杀之!”

  在他那只抬起的手挥下来的那一刻,万千箭羽齐发,她看到那些为了救她出来的师兄师弟,倒在了箭羽之下,血泊之中。

  她忽然觉得,殷寒轩跟他父亲像极了,温柔的声音可以再说这句话时,可以变得冷血无情。

  她怎么这么傻呢?既然傻傻的问他为什么,他是天香阁的阁主,他知道她的一切,知道她经历过什么,知道她做了什么样的训练,甚至,知道她修炼的是什么内功心法。

  月色花,护命之花,是了,难怪他会如此不要命的跑了过来,这世间怎么会运气这么好,就被救了呢?这一切也不过是他都安排好的,为了设今天的这个局。

  雪漓花都抓住了魍魉,颜冰月只怕是死了。她不过是别人用来打前锋的卒,而别人早已做好了网,等着收网罢了。亏的她还自顾自的感动了一番。像个自以为是的小丑站在台上自唱自伶。

  可笑之至,愚蠢至极。

  一把刀,一把好刀,她这把好刀杀了那么多的人,却护了一个杀她家人她还傻傻的说跟他无关的人,难怪雪漓花会笑她了,是她活该信了人。

  时隔这么多年,眼眶既然开始变得温热,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眼泪的味道了,可每感受一次,一次比一次痛苦。

  声停了,风止了,凌雪听到内心崩的一声,全部碎了,失落,难过,伤心,崩溃,绝望,哀痛,后悔,悔恨,自责……不,都不是,她内心只有对自己的嘲弄,那原本为他开的一扇扇心门,每关一扇就对着她嘲讽一次,每关一扇都对着她讥讽一次,心里那一竖竖的冰墙将她内心包裹了起来,可有什么用呢?

  那里,真的,再也不会,跳动了。

  凌雪低头轻笑了一声:“看来,我今天是走不出这天香阁的大门了。”

  雪漓花都惊讶了,她没想到这个这么神秘的天香阁阁主既然是殷寒轩,此人藏的也太深了,把所有人都骗了,不过,还好,既然是认识的人,还是熟悉的人,一切事情就都好商量了,看到凌雪这般痛苦,她心里又开始变得舒畅:“你要是把江湖四绝交出来,我可以考虑放了你。”

  凌雪冷笑一声:“江湖四绝,独步天下的凌家剑法,至高无上的无情决,如影随风的无影跟擒拿,以及南疆的控蛊之术。”她哎了一声:“世人只知道江湖有四绝,却不知道其实真正的是江湖五绝,除了面前说的,还有月影宫神秘诡异的莲花圣血。”

  她对着雪漓花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都在我脑海。想要吗?”

  雪漓花脚步微微往前,神色异常:“你怎么会知道莲花圣血?”

  凌雪指了指殷寒轩:“盟主夫人可真健忘,刚刚这位天香阁阁主都说了,天下武学皆在我脑,你说,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呢?”

  雪漓花往她身后的弟子手中抽出一把刀,架在了小乞丐的脖子上:“把你知道的都写出来,否则,我就杀了他。”

  “你杀了他,你就什么也得不到了。”凌雪冷声道:“把他放了,让他离开天香阁,我就把五绝告诉你,否则,你什么都不要想得到。”

  雪漓花哼笑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他要是放了,你会说才怪。”

  “你要不放,那我肯定,你什么也得不到。”

  “你!!”

  白棠在雪漓花耳边嘀咕了一句什么,雪漓花看了凌雪几眼,觉得白棠说的有几分道理,神色突然一狠:“那就让它们都死在你的脑海里吧。”往小乞丐脖子上一抹,将人朝着凌雪踢了过去。

  “不要!!”凌雪大惊失色,可也为时已晚,她啪的一声跪了下来,用手捂着小乞丐脖子上的伤口,可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鲜血不断的从他脖子涌出,看着他渐渐断气,她紧紧抱着小乞丐的尸体,眼泪就这样一大颗,一大颗的落了下来,不停的喊着:“阿生,阿生…”她没想到雪漓花突然什么也不要了,但她也知道,即使说了一切,她还是不会放过他们的。是她不该相信任何人的,不该信的……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之声终于从她口中喊了出来,那声音里是那样的绝望,无助,崩溃,以及心灰意冷。

  雪漓花看她整个人都沉浸了悲痛之中,提着剑朝着凌雪而去,剑就要到她面前,她依旧无动于衷,站在上面的殷寒轩动了,一条金丝线在千钧一发之时,缠住了雪漓花的剑,两人对拆了几招,碰的一声,一掌对一脚,往后各退了几步。

  雪漓花不可置信的看着殷寒轩,他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么深厚的内功了,就算蛊毒真的解了,内力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直达千里的,她觉得眼前的人越来越可怕了。但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雪漓花将功力一收,笑道:“不知道殷王爷,不,殷阁主这是何意?”

  殷寒轩衣袖一甩,冷声道:“我天香阁的人,自有我天香阁来处理,还轮不到外人插手。”

  雪漓花拦住身后的白棠,依旧笑道:“殷阁主说的也是,那我要好好看殷阁主是如何处理下属的。”

  “自便。”

  凌雪听到他们两个对话,嘲讽的笑了笑,将脸上的眼泪一擦,站了起来:“那还要看殷阁主有没有这个能力处理了!”说完人已经朝着殷寒轩攻了过去。

  两人都是快如风,行如影,别说看清什么招式了,就是两个人都分不清谁是谁了,雪漓花瞳孔缩了缩了,殷寒轩既然也会无影,会不会其他的也知道?

  莫离想要去帮忙,被莫邪一拦:“他有没有下定决心,就看他会不会对凌雪下手。”

  莫离担忧道:“可凌雪武功这么高,寒轩哥哥会不会?”

  “放心吧,现在的凌雪打不过他。”

  这话刚落在,两个在空中对拆了几百招的人影,居然有个人从空中落了下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凌雪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刚站稳,又半跪了下去,终究还是没有忍住的吐了一口血。

  殷寒轩脚往前一移,又缩了回来,那地上的一摊红触痛了他的眼睛,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眼中尽是疑惑,他刚才那一掌不过用了半成功力,怎么会将她伤的这么重?

  他手紧紧一握,背在了身后,仿佛是在怜悯似的,开口到:“只要你将五绝说出来,自愿就在天香阁,继续为天香阁效力,我可以网开一面,留你一命。”

  凌霄跪在地上讥讽一笑,缓了缓,这才摇摇欲坠的站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咬牙切齿道:“做!梦!”

  殷寒轩对着旁边的弟子招了招手,抽出他手中的剑,对着凌雪:“在给你一次机会。”余光看到凌雪手中的血饮刀变红了。

  凌雪轻哼了一声,懒得在多说一句废话,提刀就朝着殷寒轩的脖子割了过去,当当当……只听到刀剑相撞的声音,看到刀剑擦出的火花,却依旧很难看清两个相斗的身影,不过凭感觉都知道,打的很激烈,难分难舍。

  铛的一声……先是一把血红的刀掉在了地上,接着,碰的一声,刀的主人也摔在了地上,又是还未起先吐血。

  殷寒轩眉心一跳,却只是安静的看着她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等她站稳了,才拿着剑指着她:“说?还是不说?”

  “不!说!”凌雪一字一句道。

  剑往前一伸,磁的一声,抹入了凌雪的胸口,但只进入了三分之一,只要在往前一点点,剑就要刺入心脏了。殷寒轩仍旧是冷声道:“说,还是不说?”近乎无情,雪漓花都有觉得自己已经不认识殷寒轩了,连莫邪脸色也变了,他以为殷寒轩不会动手的。可没想到,比他想象的要狠。

  可谁也没看到殷寒轩握剑的手在微微发抖。

  凌雪低头看了一眼胸口的剑,深出了一口气,她这才看清楚殷寒轩头上带着已经不是她亲手为他竖起的发带了,这样的小细节,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她伸手往将脑袋上的簪子取了下来,喘了喘,笑道:“此后,我跟你,便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咣当一声,那只纯金的打造的簪子落在地上弹了弹,断成了两半。

  殷寒轩看着落在地上的簪子,瞳孔一缩在缩,仿佛觉得这只簪子都在嘲弄着他所有的誓言,嘲讽着他这个人。

  等他抬眸时,脑袋突然一侧,一枚银针从他眼前咻的一声飞了过去。

  等他回眸时,眼睛猛的睁大,他伸出的手想要拉住她,指间只从她的衣诀擦了过去。

  她就像一直断了翅膀的蝴蝶,从身后的悬崖坠了下去,带着对这个世间的绝望又释然的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