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四十八章 天香阁真正的阁主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95 2020-03-23 21:00:00

  那个笑在清晨的阳光下那么耀阳,耀阳的他眼里只能看到她,耀阳的仿佛危机四伏的四周对她来说都不过是她一挥手都能解决的。

  他曾经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让这张脸上带着真正的笑,那笑是从心底开始在绽开在眉眼的,如今,他看到了,他应该高兴才是的,可他的心却强烈的疼痛起来。

  那句殷寒轩,我来接你了,既让他差点落泪,这是他这此生听过最动听的一句话,他背在身后的手不停的握住又松开,松开又握住,他差点有点控制不住的想要冲下去,握住那只手,再也不松开。

  在等待的岁月里,他第一次强烈的希望她不出现,她对他没有任何感情,她不喜欢他,她对他的所做的一切一切,都是只是因为任务。

  血饮看殷寒轩没动,想着应该是老狐狸控制住了,收回手,对着莫邪到:“我说你老狐狸,你有事冲我来,你别忘了,他可是殷王爷。你这样?就不怕朝廷灭了你这个天香阁?”

  “说的好!”

  说的话人不是莫邪,也不是莫离,而是从她身后出来的雪漓花,血饮看着跟在雪漓花身后的白棠,身后还跟着几个人,白棠手里抓着一个人,一看到那个人的脸,血饮整个人脑袋突然轰的一声炸了:“小乞丐怎么会在你这?你把鬼魅怎么了?”

  雪漓花笑着摇了摇头,哎呀一声:“他很好,就是他亲手将他送给我的。”

  血饮看向小乞丐,他嘴巴被东西堵住了,呜呜呜的说不出话,只能点头。

  血饮:“他为什么要把人给你?他人呢?”

  雪漓花:“因为他哥魍魉在我手里,只能拿他来换了,你以为他为什么这么热心的帮你,就是为了救他哥。”

  雪漓花既然知道魍魉的名字,不管他是如何抓住的,此事应该不假,而且,银树林离哈城并没有多远,雪漓花带人追来的时间,以鬼魅的身手跟她交给小乞丐的无影,都足够跑到银树林了。

  是了,她怎么就忘了,鬼魅可是天香阁的人呀,他怎么会没有条件没有要求的去帮助她呢?是她大意了,她应该把小乞丐送到银树林才走的。

  血饮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现在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在雪漓花之手,一个在莫邪手上,她不能乱来:“你抓他又不杀他,是为了什么?”

  雪漓花朝着白棠点了点头,白棠将小乞丐左手衣服一拉,一块烧伤的疤痕触目惊心,血饮心中最后一点希望破灭了,雪漓花知道他是阿生,不杀他,是为了证实她的身份。

  雪漓花看着血饮这几乎绝望的样子,心里就觉得快意:“凌雪,没想到你还活着,真是让我惊讶呀。”

  凌雪:“我如今好好活着,真是让你失望了。”

  “失望倒也没失望,就是人人都说你聪明,可怎么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么天真这么傻,你知道站在上面那个你拼死护住的人是谁吗?”雪漓花看着血饮这双仇恨的眼睛,又奈何不了她,着急的想要看到她拼命护着的人既然是她仇人之子会是怎样的神情,急急道:“他就是……”

  殷寒轩知道雪漓花要说什么,他不知道她听到后会是怎样的反应,是后悔护了他?是后悔喜欢上了他?还是后悔没有杀了他?但他还是想把这件事亲口告诉她,即使说出来他心痛的恨不得死去,他接着雪漓花的话说道:“我就是……”

  “我知道。”凌雪看到殷寒轩那双染上悲伤的眸子,她知道此刻的他心里一定很难过,可这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他父亲的事,跟他无关,那时他也不过是个七八岁的孩子罢了,她缓缓一笑,又重复道:“我知道。”

  殷寒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呢喃道:“你知道?你……”他想问她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他想问她既然知道为什么还……可他来不及说出口,一边的莫离就已经打断了他的话,开口到:“那你知道天香阁其实是寒轩哥哥一手创办的吗?你知道天香阁的真正的阁主其实是他吗?你知道他师傅就是莫邪吗?你知道我是莫邪的女儿吗?你知道我爹只不过是帮他打理天香阁吗?”

  一连串的问句,仿佛将凌雪问懵了,她隔了很久才将莫离说的话一一传入脑海之中,她轻声问着站在上面的那个人:“她说的,是,真的吗?”

  久久都没听到殷寒轩开口,凌雪听到自己内心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任正在一点点的瓦解,她让自己镇定下来,努力扯出一个笑脸:“只要你说不是,我就信你。”

  殷寒轩深深的望着凌雪,如鲠在喉,这个就这么原谅了他这个仇人的儿子,这个明知道他是谁,还奋不顾身护着他的人,原来是这样的傻,到现在了,她既然还在说,只要他说不是,她就信。

  殷寒轩垂眸,将孕育在眼中的水一一压了下去,紧握的手指甲都嵌入到肉里,不过短短的一个字,却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是。”

  血饮望着殷寒轩那双翦水秋瞳:“所以,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假的?其实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谁?”

  “是。”

  “为什么?”血饮不敢相信的看着殷寒轩,她不明白殷寒轩费尽心思对她好,让她喜欢他是为什么呢?

  殷寒轩喉结上下一动,那沐浴春风的声音变得冷漠,疏离,没有了一点感情,淡淡道:“不为什么,就是想试试师傅说的你这把世间最好的刀会不会动情,一把好刀是不会有任何感情的,而且,我也早已知道月色花一事。”殷寒轩顿了顿,又继续道:“不为我所用者,杀之。”

  莫邪突然往地上一跪,对着殷寒轩叩首:“拜见阁主。”

  “拜见阁主,拜见阁主……”刷刷刷的几声,天香阁所有弟子,整齐划一的朝着殷寒轩跪了下来,中气十足的喊到,他像个睥睨天下的王者一样站在那里,藐视着这个被他玩弄在鼓掌之中的人。

  山峰之间,河水之上,一声声,不断的回荡着那句拜见阁主,拜见阁主……一声接着一声,一声高过一声,绵绵不绝,余音不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