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四十七章 殷寒轩,我来接你了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09 2020-03-23 09:00:00

  小乞丐站在河岸边,深深吸了口气,感受了一下风,感受了一下新鲜的空气,随后又冷的一个哆嗦,看到哈城灯火通明的,不解道:“为什么师傅要用调虎离山的计谋呢?”

  鬼魅看着他这副全新的面孔,白白净净,瘦瘦弱弱,真不知道他这脸上带了几张人皮面具,也不知道这张脸是不是他真实面貌:“为了拖延时间,否则,这点时间,我们只怕离不开哈城。”他们出来时刚好跟南家的人打了一个错身。

  小乞丐啧了一声:“你怎么知道是南家抓的我?不过,他们抓我就是把我关起来,什么也不问不说的。”

  鬼魅揉了揉他的脑袋:“这些问题,你还是留着问你师傅吧,走吧。”

  血饮的计划是她带着一个人正巧碰到老鸨回来,她从密室出来,老鸨定然以为她背的那个人是小乞丐,也一定会追上去。她早就看出老鸨此人脚步沉稳,会武功,而这件事显然连她身边的丫鬟都要隐瞒,就说明此事只有她一个人知道,一出事,她肯定追,也会第一时间通知南家。

  不管是何种,鬼魅跟小乞丐都会在他们走后,再从密室出来,换一身准备好的行头,从杏花楼的正面出来。

  南家人来了后,第一时间会封锁杏花楼,特别是后门跟屋顶,但那个时候,鬼魅跟小乞丐已经从正面出去了,而且说不定跟他们擦肩而过。

  最重要的,是她要带着那个假人拖延时间,等到鬼魅跟小乞丐离开了哈城,在老鸨跟南家人的追杀下,不得以跳了井了。不指望他们看到麻袋里的人会相信是阿生,但至少,得让他们打捞花点力气。

  雪漓花身边的白棠看到地上的尸体,质问道:“你确定是她?”

  老鸨点了点头:“确定,我亲眼看到人被她从密室里救出来的,一路追到这里,她应该是看到无路可走了,就跳了井。”

  白棠拿起尸体的左手看了看,一块烧伤的疤痕,这张脸还是那张脸,只不过,她怎么可能会好不容易救人出来又自杀呢?而且,连动手都没动,她武功这么高……:“那她呢?怎么只找到一具尸体?”

  “有人正在井下找。”

  白棠拿过火把在尸体的脸上照了照,看到下巴有一处好像是脱皮,一撕,人皮下是另一张脸。

  白棠抬手就朝着老鸨挥了一巴掌:“还不去追!!”

  老鸨也不敢多说什么,她亲眼看到的人从密室出来,却没想到是个调虎离山之计,让她追那么久,只不过是拖延时间而已。

  鬼魅看着快要亮的天,嘀咕了一声,外面就有人进来了,鬼魅往破庙的窗户一看,是血饮,整颗心才放下来:“你怎么才来?”

  血饮进来看了一眼旁边熟睡的人,这张脸白白净净的,可一点都不像阿爷,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真面目,拿起他的左手将衣服拉了上去,手臂上一处烫伤疤,看样子已经很久了。

  鬼魅笑道:“心可真大,回来就睡了。”

  血饮笑了一声,坐在火边烤衣服,问道:“你打算去哪?”

  “不知道,还没想好,不如,就先跟着你混了。”鬼魅将火弄了弄,又丢了一些木材进去,上次来这破庙,两人还是天香阁的人,这转眼就已经是自由人了,虽是自由,只怕南家不会善罢甘休吧。

  血饮笑了笑:“我要去接一个人,你先带着他去一个地方躲起来,免得被南家人找到,我到时候回去找你们。”

  “接谁?”

  “……殷寒轩。”按照谷老头的说的,他应该已经醒了,也看到她留下的信,不知道等了这么多天,是不是不耐烦了。

  鬼魅抬眸看着血饮,良久才道:“好。带他去哪?”

  “银树林,去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按着我说的去走。不然,你们就得困在里面等死了。”血饮将方位告诉了鬼魅。

  “好,知道了。”

  血饮拿起斗笠正要出去时,又回头道:“鬼魅。”

  “嗯?”鬼魅抬眸。

  “谢谢。”将斗笠往头上一带,低声说道。

  鬼魅低头一笑,把小乞丐交给他,说明她把他当成了朋友,当成了一个值得信耐的朋友,而不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天香阁同门。这是他认识她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信任他。

  鬼魅将火弄灭,起身叫醒小乞丐,现在可不是能安心睡大觉的时候,等安全到了银树林才能好好睡个好觉,他一直知道血饮有一个很秘密的地方,那个地方放着她的秘密,只是没想到这个秘密的地方离哈城既然不远。

  两人刚出门,就看到一个人打着一把伞站在雨中。

  血饮日夜兼程,一路上都没怎么休息。赶到波月谷,但波月谷一个弟子却说波月谷闭门谢客,只告诉她,她要找的那个人已经被天香阁阁主带去天香阁了。

  血饮心下一惊,难不成是老狐狸突然反悔了?不想让她离开天香阁?这才带走了殷寒轩要挟她?又匆匆赶到了天香阁。

  血饮看到天香阁守门的地方空空荡荡,就知道里面有更大的危机等着她,看来,又是一场恶战了。

  此刻太阳刚刚升起,照着正殿之外的那块空地,空地中间的水池龙柱正在口里吐水,哗啦啦的水声成了这个清晨唯一的声音。

  水池里的睡莲开的很好,里面的水清澈见底,可你要是在细细一看,就能看到水里面小虫子在水里走来走去的。

  原本空旷的场地,等血饮走到水池面前时,刷刷刷的一群人,从正殿两侧,从她身后走来一批批的人,血饮低头朝着身后看了一眼,不以为然的轻笑了一声。

  正要开口喊,正殿之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殷寒轩从里面走了出来,身后跟着莫邪跟莫离。

  血饮看到莫离也在这,不免讶异了一下,不过也能理解,看着殷寒轩安然无恙,她也就放了心,对着殷寒轩眉眼一笑,朝着他伸出手:“殷寒轩,我来接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