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四十五章 简单粗暴

血饮残阳 夭三爷 3431 2020-03-22 09:00:00

  大火直直烧了到了第二天中午才渐渐小了起来,鬼魅看着一片焦黑的树林,有些地方还有火在烧着,噼里啪啦的响,站在树林外面都能感觉到一阵热气腾腾,他本来以为血饮会有什么高明之法,比如说,跟黄泉一样,破坏机关:“黄泉不是把书给了你?你为什么不拿出来研究研究?”

  血饮:“你难道忘了,我每次拿到这种书,都是看一遍,便烧了。”

  鬼魅喉咙一动,实在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是,她记性好,过目不忘,没有错,但也没必要每次都把这种什么剑法,心法,机关之术,只要到了她手里的,下场都是跟着树林一样,鬼魅指着自己脑袋手指头一转:“那你也可以在你脑海里研究研究,是不是?”

  血饮面无表情道:“这个,简单。”

  鬼魅:“还,粗暴。”

  血饮看白痴的看了他一眼:“他们不是喜欢遁地吗,这么热,他们怎么遁?”

  鬼魅回了她一眼:“那请问血大人,这地这么热,我们怎么进?”

  血饮没理他,直接坐在了地上,拿出一块布装土,然后绑在了鞋子上,一站起来,至少高了五公分:“这样,在走快点。”说完便自己先走了进去。

  鬼魅哎哎了两声,他又没带布,只能往自己衣服上撕,学着血饮的模样,往地上踩了踩,办法确实不错,就是走起来有些不舒服,看到血饮已经走远了,也连忙跟了上去。

  这一路直接到了佛柳庄里面都相安无事,佛柳庄外面的操场倒是已经站着一排黑衣人在等他们了,意料之中,这些人只怕是来杀他们的,其他人说不定都撤了,鬼魅把鞋子上的东西一扔:“左边还是右边?”

  血饮看到那些人脸上青色的符号,跟那天偷袭他们的一群人:“要活口。”

  “好嘞。”

  两人刚动,刷刷刷,屋顶就出现一排排的弓箭手,拉着弓正对着他们,鬼魅活动了一下胫骨:“哎,你上面还是我上面?”

  血饮看了一眼鬼魅:“还是我上面吧。”

  “请。”鬼魅往后一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血饮一动,前面的人只觉得耳边吹过一阵风,人就不见了,听到屋顶的人往下掉了下来,往后一看,只看到一个人影在屋顶之间徘徊,弓箭手都不知道往哪里射,都是胡乱一射。

  鬼魅拍了两巴掌,哎哎了两声:“这里,这里。”

  不过半刻钟不到,屋顶只坐在血饮一人,下面不是死了的,就是躺在地上哎呀哎呀喊着,血饮拿起箭羽,就像是刺萝卜似的,朝着地上的人一个刺了过去,开口问道:“你们背后的主子是谁?”

  有些人还能从地上爬起来,只是还没飞到血饮身边,就被她投来箭刺穿了喉咙,准备逃走的箭羽直接插在他的腿上,看到他们惊慌失措的表情,血饮也只是重复着刚才问题。

  有些人看自己横竖也是死,直接自尽了,血饮一看有人自尽,连忙飞身而下,可终究是迟了一步,一个看有人自尽,其他的也跟着自尽了。

  朝着鬼魅喊了一句:“小心他们自尽。”

  鬼魅回身一掌,突然拿出一瓶药往他们撒了过去,四个黑衣人连忙蒙住鼻子,可一蒙住人就晕了过去,鬼魅拍了拍地上的人:“你们傻不傻,迷药早就在你们手臂上了。”

  血饮看到人已经昏过了去了,往里面走了进去,上次来的时候,虽说也是一场打杀,可至少还能看到一盆花,还能看到那清一色的女子,如今,这里空荡荡的好像是真的灭了门,一个人都没有。

  她先去了一趟组祠堂,桌面上已经落了不少灰尘了,贡品,火烛都灭了,看来,柳家是真的被灭门了,除了还有一个下落不明的柳苏柔,她正准备退出去的时候,无意之中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她回头一看,就看到柳青青的牌位放在了上面,她又折了回去,将火烛点了起来,拿起三炷香一点,插在了香火炉,柳琴也没想到那会是她们彼此最后一次见面了吧。

  血饮砍了一小节比较粗的树干,坐在石阶上削了起来,没多久,鬼魅就找了过来,哎呦的喊到:“你在这干嘛呀?不去找看看能发现什么?”

  “你不是去看了。”血饮眼皮也没抬一下。

  鬼魅往她旁边一坐,往后一撑,:“走的真干净啥都没有,你削什么呢?”

  “柳琴。”

  咳咳……鬼魅被口水一呛,直接坐了起来:“你削她做什么?”

  “就当给她做的牌位。”血饮将五官雕刻了一下,吹了吹,时间不够,刻的有些粗糙,不过,也能看的出来了,她把柳琴放在了最前面,柳家其他人还有没有活着,血饮不知道,但她可以肯定的是,柳琴,肯定是死了。

  鬼魅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水,朝着其中一个黑衣人扑了过去,黑衣人甩了甩脑袋,看到眼前的人,正要往嘴里咬。就听到鬼魅平平的声音响起:“别咬了,你们嘴里自尽的药我都拿出来了。说吧,你们在佛柳庄做什么?”

  鬼魅看黑衣人没动,他也知道这样问不出什么,从怀里掏出七七八八的瓶子,拿起一个朝着另一个黑衣人身上撒了上去,黑衣人从昏迷中醒来,扭动着身体哈哈大笑,不停笑。

  他又拿起一瓶药朝着另一个黑衣人撒上去,黑衣人用手抓着自己只能抓的到的地方,手都被绳子嘞出了血,不停的往地上撮着,喊着:“痒死我了,痒死我了。”

  他拿着一瓶黑色的药瓶在他面前晃了晃:“这个最厉害,看清楚了啊。”

  他拿起就到在了最后一个没清醒的人脚踝上,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响起在打殿,那脚踝滋滋的冒着青烟,鼓着泡泡,很快脚就跟脚掌分开了,而脚踝的位置只有一摊血水。

  鬼魅拿起瓶子移动到他面前,看到他眼里的恐惧,轻轻一笑:“我数三,三,二,一……”

  “啊……啊……啊……”那人突然喊了起来。

  鬼魅乐了,哎哎两声,拍了拍那人的脸:“我还没倒呢。”

  那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腿,还在,额间早已是满头大汗,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亲眼看着自己的脚变成一摊水,心里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鬼魅:“好了,再不说,这次可是真倒了,三,二,……”

  “为了柳家机关之术!”黑衣人啊的喊了一声。

  鬼魅回头看了一眼血饮,血饮抬了抬下巴,让他继续,鬼魅:“背后主子是谁?”

  黑衣人这下倒是十分坚决:“不能说,你就是倒我全身我也不能说。”

  血饮往前走了几步,询问道:“是不是南家?”

  黑衣人看着血饮沉默不语。血饮对着鬼魅点了点头,鬼魅手往下正准备倒,黑衣人刚准备开口,咻的一声,一只箭羽从黑衣人的胸口穿了过去。

  血饮瞬间就追了出去,鬼魅正要去追,想了一下,停了下来,对付这其他三个。

  人走的很快,还是被血饮追上了,血饮伸手吐出一条金丝线缠住了黑衣人的去路,黑衣人只能回身跟血饮对拆了几招,但一看到有机会往让前跑,只是没跑多远就会被血饮挡住去路。

  血饮想要将他遮住脸上的黑布扯下来,看看此人长什么模样,但这人武功高强,不是个平平之辈,两人一时不分上下,只是黑衣人想走,血饮不让,两人一掌相对,各退两步。

  黑衣人突然抬手,苍老的声音说道:“我知道你要找的人在哪里。”

  血饮脚步一顿,停下了动作:“我凭什么相信你。”

  黑衣人:“你要找的是夺宝会上拿木棍,木棍又藏剑的少年,别人管他叫小乞丐。你要找的是不是他。”

  血饮看着黑衣人:“他在哪?”

  “哈城。”

  “南家人抓的?”

  “谁抓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在哈城。”

  “具体位置。”血饮神色一闪。

  黑衣人忽然抬了抬下巴:“你看那边。”

  血饮回头看了一眼,鬼魅在的大殿正熊熊燃烧着,血饮看到黑衣人已走,要是追,定能追上,可她还是朝着着火的大殿去了……

  等她跑到时。就看到一个被熏的乌漆墨黑的人从里面跑了出来,衣诀还带着火,鬼魅连忙拿手拍了拍:“他们这是报复我们烧了他们的树林。我就说嘛,办法不能简单粗暴。”

  血饮看到他没事,还这么有精神,放下心来,嘲讽道:“这么大的火,你怎么现在才出来?”

  鬼魅手一摆:“别提了,这房子刷了油,火一来,跟水似的,一下就算烧起来了。我本想拉个没死的黑衣人出来,哎,火太大,没拉成,你呢?没追上?”鬼魅看她空落落的一个人,十分吃惊。

  “追上了,又跑了。不过他说小乞丐在哈城。”刷了油?看来是早已准备好的了,也许每栋房子都刷了油。

  鬼魅讶异道:“哈城?难道是南家的人?小乞丐没逃出来?”他捉弄了一会:“有可能是陷阱。”

  血饮当然也想到了,但还是要去看看的。要是有陷阱,那么抓小乞丐的人跟灭柳家的就是一家人,要是没有陷阱,而小乞丐又找到了,那么这两批人就是对头。

  他要的柳家机关之术,柳家出事已有半年之久,可他现在还让人在柳家,看来是还没有找到此书,柳家的跟黄泉给她的会不会同一本书?难道书一直在柳苏柔身上?还是柳琴把书给了黄泉?不对,黄泉要是被他们带走了,为何他们还要在这里,带走黄泉的是别人。

  柳琴也不可能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书不会放在柳苏柔身上。那这书去哪了?找了这么久,肯定不在这佛柳庄了。

  这人应该是在他们动手以后,柳琴发出信号才动手的,在让人埋伏在佛柳庄弟子必经之路,这也是为什么南厉风他们来时,机关是活的。里面的人早就是其他人。

  不过,此人武功高强,内力深厚,声音却是从腹部发出,是怕她听出他的声音猜到他是谁?还是此人是个哑巴呢?

  可是,他又是如何知道她在找小乞丐的?

  两人前脚刚走,后脚南奇就带着一群人进了佛柳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