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四十四章 树林被烧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553 2020-03-21 21:00:00

  血饮不知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是不是真的,但好像没死,好的事情倒是接踵而来了,消失不见的鬼魅出现了,他知道她在波月谷她倒是不好奇毕竟,谷老头跟老狐狸是老相识了。

  鬼魅告诉他,她离开后,黄泉没多久就醒了,只是还没开口,就有人偷袭,那人是从后院进来的,他去追那人,等他反应过来是调虎离山之计时,黄泉已经不见了,而他还落入了他们的陷阱,死里逃生逃出来时,幸好遇上了找他的天香阁的人,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他在阁里养了一个月的伤,才去找的柳苏柔,但,柳苏柔不见了。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活着。

  接着他除了任务便一直在打听小乞丐的事,还是没有消息,就像跟柳苏柔一样,彻底消失了,他在想,会不会跟柳家有关。他想去柳家在看看。

  听到老狐狸说她回来了,便过来找她了。

  血饮一听到小乞丐有可能在南家人的手里,就知道雪漓花可能猜到她是谁了,她本想等到殷寒轩醒来亲自跟他说一声,但他这伤只怕一时半会还醒不过来,便留了一封书信给他,跟鬼魅去了南阳。

  南阳的街头依旧热热闹闹的,关于柳家的事算起来,都过去半年,鬼魅感觉血饮从燕城回来,人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好似心里想了很久的东西突然释怀了,放下了,整个人不再是紧绷绷的:“你任务完成了,打算做什么?”

  血饮想了想,才开口到:“找到小乞丐,找了安静的地方,生活。”在带上殷寒轩。

  鬼魅:“小乞丐到底是谁?”

  血饮:“魍魉是谁?”

  鬼魅:“我哥。”

  血饮:“我弟。”

  鬼魅吃惊道:“不是吧,我们跟小乞丐可不是刚认识,他是你弟,你怎么现在才知道?”

  是呀,她也很想问自己,为什么现在才知道,血饮突然沉闷道:“上次夺宝会,无意之中看到他手上的伤疤,才知道的。”

  鬼魅点了点头。难怪那次,她说不救,又突然动手。他还以为是因为是徒弟,没想到是更深一层的关系。

  “你哥是月影宫的人,你怎么在天香阁?卧底吗?”血饮说的坦白,反正月影宫跟天香阁都跟她没关系了。至于殷寒轩是不是还要杀颜冰月,那也是以后的事了。眼下是先找到小乞丐。

  鬼魅愣了一声,说的这么直白:“南疆有个规矩,大祭司的小孩,凡是双生子的,杀一留一,我母亲听到这事,便带着我逃出来了。”

  这样的规矩让血饮想不通,但让她想不通的事太多了,也就不觉得奇怪了,:“那你以后什么打算?继续留在天香阁?”

  鬼魅哎呀一声:“黄泉走了,风月也不在了,现在你都不属于天香阁了,我还留在天香阁做什么?”

  血饮:“怎么?准备闯阵了?”

  鬼魅眉毛一抬:“我是不是忘了跟你说了,我去波月谷找你时,已经闯过阵了。我现在跟你一样。”

  血饮看着他,冷了他一眼,嘴角一笑:“对老狐狸用毒了?”

  鬼魅哎了一声:“没办法,不用毒赢不了。”好似这并非他本意,他是被迫无赖出此下策。

  “我在去波月谷时遇到风月了。”血饮想起那个跟风月一模一样的人:“你哥很厉害,不仅脸一模一样,就连身上的伤疤也是一样。”

  鬼魅想起魍魉,柔和一笑,对于这位哥哥,他还是很怀念的,小时候的记忆,总是比长大的记忆深刻,他哥从小就比他厉害,不管是毒还是蛊,都要高过他,只是他哥并不知道南疆有这样一个规矩:“那你怎么知道她不是风月?我哥用蛊很厉害,死人也能成为活人。”

  血饮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假的就是假的,第一眼看到她就知道了,风月跟我见面从不拘束,她太拘束了。”

  鬼魅:“这一点不能作为你完全否认的原因。”

  “那次我让她弹琴,弹那首《断肠人在天涯》,她拒绝了,其实弹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重要的是风月弹琴之前一定会看琴,不是好琴,她不会弹,她这个琴痴,什么坏毛病!”鬼魅接着血饮的说了下去。

  “嗯,要是遇到你哥,跟他说一声,气气他。”血饮突然开玩笑道。

  鬼魅忽然一顿,真的变了,是什么改变了她?是什么让她放下了,波月谷发生了什么?他嗯了一声:“一定,那后来呢?”

  “后来这个假的叶嫣儿却跟真的叶嫣儿一样,喜欢上了叶子墨,不忍杀了他,反被叶子墨杀了。”感情之事,没有谁可以预测,你以为的,你觉得不会的,你觉得不可能的,它都可能在你心里悄无声息的种下一颗种子,等你发现时,它已经在你心里扎根发芽了。

  两人选了一家可以住了下来,血饮靠在窗口望着人来人往的街头,上次来时,她还是那个带着沉重的心事,沉重的人生,没想到,不过短短半年,心里既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不知道殷寒轩醒来了没,不知道小乞丐是不是还活着,要是活着,又在哪呢?

  两人在客栈休息了一天,一大清早才去的柳家,外面的树林安静的什么也没有,就连一直鸟叫声都没有听到。

  怪异!血饮跟鬼魅脑海里同时闪过这个词。

  来到柳家石门前,血饮跟鬼魅点了点头,鬼魅先一个人走了进去,血饮飞身落在树丛上,当鬼魅走到一半时,咻的一声……十多只箭羽飞了过来。

  鬼魅闪身避开,抓住射过来的箭羽飞身落在了石门外,箭羽便忽然停了。鬼魅看了看手中的箭羽,轻笑了一声,箭羽都是新的。

  抬头看向血饮,看到她还在树上,丝丝了两声:“机关?还是人?”

  血饮飞身而落:“人加机关。”

  “那你看到人了怎么不动手?”

  “遁地术,你去抓。”血饮顿了顿地面,想起在波月谷偷袭他们的人,也会遁地术:“会不会是你哥?”

  “啊?我哥?为什么这么说?”鬼魅奇道。不知道血饮为何突然这么断言。

  血饮将他们在波月谷也遇到遁地术的人跟鬼魅简单的说了一下,鬼魅却摇了摇头:“如果我是我哥,我既然让风月呆在你们身边了,就没必要去打草惊蛇。应该是还有其他人要杀殷寒轩。”说完又啧啧了两声:“殷寒轩敌人还挺多的呀。”

  血饮白了他一眼:“会不会是为了让我们相信她是叶嫣儿?”

  鬼魅看着连声叹气,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我哥压根不指望你会相信她是叶嫣儿,他的目地是让叶子墨相信,而且他知道,你就算知道叶嫣儿是假的,你也不会说的。”

  血饮侧头看着鬼魅,说的好像魍魉就是这么想似的,鬼魅这么一说,倒也对,她要是魍魉,她也会选择不打草惊蛇,可除此之外,还有谁要杀殷寒轩呢?:“你怎么知道你哥的想法,你们都这么久没见?”

  “我们是双生子,心有灵犀。”

  血饮切了一声:“得了,要是心有灵犀,第一次见面就认出来了。”

  鬼魅想起救血饮那次,尴尬的咳了两声:“那也心有灵犀。”

  两人一边说,一边朝着树林外面走去,好像刚才只是不小心误闯了。只是两人没走多久,树林突然起火,一发不可收拾,将整片树林瞬间吞噬在了火海之中,等到百姓发现时,就算来扑火也无济于事,只能看着火越烧越大,不少人纷纷传言,这是柳家的人死不瞑目,这才平白无故的着了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