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四十三章 被封的记忆2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540 2020-03-21 09:00:00

  殷王府出事后,他师傅告诉他,他父亲建立了一个门派,名为——天香阁。

  他知道时,还十分震惊,师傅说,这个门派是他父亲为了方便暗查朝廷官员用的,当时师傅这么说,他便信了,不过他把它加了一个作用,月影宫一直找不到任何消息,他自己又身中蛊毒,报仇需要一批好杀手。

  收无路可去之人,收被仇家追杀之人,收有家仇未报之人,进入天香阁,天香阁可以为它做一件事,只要进入天香阁,你就再也不是以前的你,除非过生死桥四方阵,阁主关,否则便生是天香阁之人,死亦是天香阁之鬼,必须听任天香阁之安排,如有违背,杀之。

  有用之人留,无用之人杀。

  这是天香阁训练杀手的第一准则。

  他没有想到,这样毫无人性的规矩既然是他自己定的!

  那天,师傅跟他说,天香阁来了一个百年一遇的练武奇才,骨骼奇佳,要是训练的好,会是一把好刀。他当时只当师傅是夸大其词了,并未理会,处理好手中的事物时,却鬼使神差的去看了一眼。

  她就这样瘦瘦弱弱的坐在石阶上,一张脸没有表情,眼神呆滞,像是大病了一场,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单薄的好似一阵风就要吹走了。那时他也听说了凌家之事,没想到她还活着。当下他便说要带她回王府。

  那是第一次,师傅拒绝了,他说她必须留在天香阁,她会是这世间最好的刀,会帮他报仇,帮他找到解蛊之法,甚至……

  甚至……什么,师傅没说了。

  他一心要带她离开,但师傅亦是强硬不可以,他便起了疑心,他后来去查了凌家之事,凌家通敌卖国,又残杀各路江湖中小门派以壮大自身,他的夫人亲手将各种证据揭露了出来,江湖一时轰动不已,南断天首当其冲率领江湖各大世家血洗凌家,凌家上下二百七十二条人命无一生还。

  凌霄妻子雪漓花,原本是南断天的人,可被凌霄看上了,强行娶了回去,雪漓花便一直忍辱负重终于找到各种证据将凌霄的真面目揭露了出来,并在琉璃台上大义灭亲,杀了凌霄,还杀了她与凌霄的女儿。

  而她跟凌霄收养的义子,既然是她跟南断天的儿子,这让江湖之人更加相信凌霄是一个披着侠义面具的衣冠禽兽。

  可这些一定不是他师傅不准他带她走的缘由,通敌叛国,这四个字牵涉到朝廷了,他去问了他皇叔,才知道,通敌叛国之事是交给他父亲处理了,但他父亲却暗中处理了,与南断天他们联手血洗了凌家,他父亲更是带了弓箭手将凌家全部围了起来,这才是为什么凌家高手辈出,却无一人出逃。

  通敌叛国之罪,这么大的罪名,定是要抓起来细细盘查的,可他父亲却暗自处理了,不仅如此,凌家出事后,江湖这么大的事,短短一个月内就无人敢提。

  他知道的也是他费了一番功夫才打听到的。

  这里面定然是有蹊跷的,只是查到最后,真相这样让他无法接受又不敢相信,那可是——整整的——无辜的——二百七十二条人命。

  他与她之间隔着的何止是一个血海深仇。

  殷寒轩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深夜了,他知道,他梦见的一切都是真的,只是他的这段记忆被人封住了。

  他心中仍旧存在着最后的侥幸,看着他师傅问道:“那凌雪是?”

  “就是血饮,血饮就是凌霄之女,凌雪。”

  殷寒轩双手抓着脑袋,林,凌,讥讽的轻笑了一声,他可真傻,他怎么没想到林,就是凌呢,她怎么会知道南厉风以前是凌霄的义子名为凌厉风呢。

  是他都忘了,忘了他就是那个毁了她家的杀父仇人的儿子,又是那个毁了她一生的人,他终于知道鹰隼说他为什么没有资格喜欢她了,他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可他既然还大言不惭的说着喜欢她,殷寒轩深深的闭上了眼睛,他欠她的,他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那你是怎么找到她的?”当年不是凌家无人生还吗?找到她是刻意?还是?殷寒轩通红的眼眸看着莫邪。

  莫邪:“说凌雪是百年一遇的奇才真的一点都不为过,一岁能走时,便已经会拿剑了,二岁时所读所见,过目不忘,三岁时便能将凌家剑法耍的有模有样,五岁便能将夺宝会上所有人的招式一一武出,六岁便在夺宝会上夺了头彩。天下武学,皆在她脑。”

  莫邪顿了顿,眼中又是欣赏又是惋惜,继续道:“凌家出事,雪漓花大义灭亲,不仅杀了凌霄,还让凌霄亲眼看到,她是如何断了凌雪手筋脚筋,并捏碎其骨,在用内力镇断了她全部筋脉,毁了这个天纵奇才,后来有人搜查凌家才发现,原来凌雪是个剑痴,小小年纪,房间里藏的都是一把把上好的剑。只可惜,那双手是再也拿不了剑了。”

  殷寒轩觉得像是有人在他耳边重重敲了一下铜锣,脑袋里只留下嗡嗡嗡的声音,他好像什么都听不到,断其筋,碎其骨,镇断全身筋脉,她明明可以一剑杀了她,可却让她承受了这样的痛苦,那时的她,不过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

  他不敢想,当时她是一种怎样的心情,绝望吗?已经不足以形容了,若是别人,她或许还能理解,可偏偏那个人,是她的母亲呀。那时的她,承受的怎样的煎熬与痛楚?

  他真想问问雪漓花,她是如何下的去手的。

  剑痴?难怪她每次看剑就像在看一个稀世珍宝,可一看到剑,她就想到自己再也拿不起剑,她心里……

  莫邪看着殷寒轩倍受煎熬的模样,心里叹了一口气:“凌雪,只是我无意之中找到的。”

  殷寒轩不信的看向莫邪,谷老头叹了一口气:“是真的,凌雪是我们无意之中在乱葬岗发现的,那时她伤的很重,我花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才将她从一个废人变成一个正常人,只是她那双手,还是不能拿剑。”

  殷寒轩轻蔑一笑,要不是她有用,他们怎么可能会费劲心思去救她。

  “你去哪?”莫邪叫住了要走的殷寒轩。

  殷寒轩站在门口,疲惫到:“去找她,在把这一切都告诉她,是杀是刮都随她。”

  “你觉得她会相信你?还是相信我?”莫邪轻笑了一声,又继续道:“你是天香阁的阁主,她又是天香阁的杀手,你喜欢她,把她娶了,两人一起留在天香阁不是更好吗?”

  殷寒轩看着莫邪那云淡风轻的口吻,心里就如同一团火在烧,仿佛在他眼里,凌家之死都是死有余辜,他深吸了一口,:“我不是师傅,做不出那种违背良心之事。”

  “你要是不想她死,就乖乖跟我回天香阁。”莫邪近乎无情的声音想起在殷寒轩身后。

  不为我所用者,杀之。

  他恍然想起师傅教给他的一句话,他回头看着莫邪,这句话,他父亲也曾跟他说过,只是记忆太久了,他忘了。

  他觉得自己好像谁都不认识了,他父亲,他母亲,他师傅,谷前辈……这些他熟悉的人,忽然之间都变得面目全非。

  我不信人。

  殷寒轩想起这句话,心里难受的就像有人掐着他的脖子,让他喘不上气,胸口闷的就像压着一块大石头。

  这世间,还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莫邪突然一笑:“师傅对我可真是用心良苦呀。”

  这一刻,殷寒轩终于知道,那甚至的后面是什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