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四十二章 被封的记忆1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96 2020-03-20 21:00:00

  殷寒轩醒来时,刺眼的阳光让他不由抬手一遮,隔了很久才适应过来,环境有点陌生,竹子做的桌子,凳子,床搭,还有一排排竹架放着许许多多的药罐,不用细闻就能闻到浓浓的药香。

  他从床上站起来,一阵晕眩,又坐了下来。

  吱丫一声,竹门被人推开了,那人看到他醒来,急忙将手中的药放在桌上:“醒了?”拿起他的手细细把脉,嗯的点了点头:“可还觉得那里不舒服?”

  殷寒轩看到来人,正是谷老头,才想起这里是波月谷:“就是有点头晕。”

  谷老头哈哈一笑:“你都躺了半年,肯定头晕了。”

  “半年?”殷寒轩低声呢喃了一句,急忙从床上起来,又是一阵晕眩,谷老头扶着他坐下:“你干嘛去?你这刚醒来,也要好好静养。”

  殷寒轩抓住谷老头的手:“小血呢?”他记得他们拜堂后还说了很多话,后来血饮说,她累了,她要睡了,他只是不断的输入内力给她,自己什么时候昏迷的,他自己也忘了。

  谷老头叹了一口气:“她没事,早就生龙活虎的走了。”

  “走了?她去哪了?她怎么没带我一起走?”

  谷老头拿出一份信给他:“她说去办点事,说你醒了,把这个给你。”

  殷寒轩连忙把信打开,上面只写字几个字,好好养伤,办完事,我来接你。

  殷寒轩将信好好收了起来,放在怀里,她要是不来接他,他就去找她,这可是她自己亲手写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这才想起自己怎么还好好的:“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谷老头将怎么发现他们,救了他们的事一一说道,这才知道,原来血饮让符文宇办的事,是让他们找到谷老头,带他来这里。还是谷老头发现了井边血饮留下的字,这才找到了他们,幸好还不算晚。

  她倒是什么都算好了,万一他们受伤出的了波月谷只怕也出不了沙漠。有个神医在,命就多了几分保障了。

  谷老头抓了一把自己的山羊胡子,唉声叹息道:“要不是你吃了月色草,又强行将内力不断的输入给血饮护住她心脉,不然,你跟她都死了,找到你们的时候,已经是第六天了。”

  殷寒轩低头笑了笑,转念又想到一个事,暗暗试了一下体内,既然有内力,而且这股内力怎么感觉这么熟悉?远比他之前的内力还要深厚:“谷前辈你说过,要是一旦恢复内力,蛊毒便会毒攻心脉,必死无疑,那我这?”殷寒轩抬起两个手,疑惑的看着谷老头。

  谷老头清了清嗓子,犹犹豫豫道:“你体内的蛊毒是…是……”

  “是莫离,将你体内的蛊毒以血换血之法,换到了她身上,你的蛊毒才解除的。”门口突然想起一个声音。进来一个人。

  殷寒轩:“师傅?你怎么在这?”

  莫邪看了一眼谷老头,谷老头轻嗯了一声,不去看他。

  莫邪:“来跟你说点事。”

  殷寒轩想了想:“师傅,莫离救我之事,我很感激,可此事无以回报,我跟……”

  莫邪抬手制止了殷寒轩的话:“你先不要着急,你刚醒来,先好好休息,明天在说。”

  殷寒轩:“我不困。师傅。”

  莫邪端着药,递给殷寒轩,殷寒轩只当他是太担心他了,端着一口喝了,都不觉得苦,也许因为心里太甜吧,但莫离为了他承受蛊毒之痛,这份情谊,只能是来世在报了。

  喝了药,殷寒轩本想说去看看莫离,可脑袋一阵昏沉,困意来袭,他只听到莫邪说,让他都想起来吧。便陷入了深深的梦境之中。

  他梦到他父母带他去哈城,他带着随从在外面瞎逛时,看到了一个小女孩,不过四五的模样,从那么的围墙跳了下来,他心里都惊了一下,这么高,不会有事吧,可那女孩一点事也没有,双手叉腰对着那坐在围墙上不敢跳下来的七八个也不过七八岁的男子喊到:“有本事就跳下来,跳呀,胆小鬼!!”

  有个男孩被她这么一激还真的跳了下去,她撒腿就跑,看到身后没人追下来,就又停了下来,看着那个崴了脚的男孩哈哈大笑,一碰一跳的拍了拍屁股就走了,爽朗的笑声从他耳边传了过去。

  笑声里全都快乐。

  他没想到第二天他又见到了她,那群男孩正在整一个八九岁小男孩,她像个女侠似的,把他们一推,挡在那个男孩面前,喊到:“有什么就冲我来,整我朋友干什么!”

  那些人似乎是不知道他是她朋友,听到她这么一说,倒是一乐,二话不说喊到:“既然是他朋友,那就一起打!”

  七八个人打她一个,不两个,他本想让随从去帮忙的,毕竟七八岁的人打一个四五岁的,万一出事了呢,可他真的是白担心了,那小女孩既然是个练家子,有模有样的,手中一把短木剑打的这七八个人狗血淋头的,自己毫发无损。看到那些人一走,还哼了一声,说了一句,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

  只是她这神气的模样还没保持多久,来了一群大人,她一看到,她整个人就跟腌了似的,乖乖把木剑给了其中一个人,低眉顺眼道:“我回去受罚。”

  那人严厉的看了她一眼,倒是对树下的孩子客气了起身,拉着他站了起来,便走了。她低眉顺眼的跟在身后,路过他身边时,他才看到她嘴角挂着笑意,脚步依旧是轻快的。

  压根没有因为受罚而觉得闷闷不乐。在她眼里好像没有不快乐的事。受罚都是快乐的。

  第三次见到她,是在凌家,他才知道原来她是武林盟主凌霄凌盟主的掌上明珠——凌雪。

  不过,她正跪在院中,估计又是被罚了,那时正是最热的时候,可她跪的端端正正的,脑袋却一直低着。他特意往那石头的小路走了过去,低头看了她一眼,就看到她拿着一根树枝在戳一只蚂蚁,嘴里还轻轻在哼着歌。

  果然,还是那么快乐。

  可她压根就没有抬头看他一眼。仿佛只当他是一个路过的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第四次见她,是他不小心跟随从走散了,一群小男孩看到他一个人,便将他围了起来,这样一张脸,有时候让他也觉得挺烦,这次她倒是见义勇为的救了他,那些人一看到她就跑了,他正要说声谢谢,可她都没看他一眼,就已经欢快的朝着不远处的一个人跑了过去,喊着,哥哥,哥哥!!她似乎忘了,她刚刚救了一个人。

  那个笑声每次想起来的时候,他总觉得欢快,以至于,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想到这个笑声,他就觉得很难过。

  但他后来,再也没有听到过了。

  他也从来没有想过,他第五次看到她时,会是在……天香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