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三十八章 这次,换我护你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95 2020-03-18 21:00:00

  湛秦突然抓住殷寒轩扔箭的手:“我们怎么知道颜宫主不会出尔反尔?”他想起血饮藏在木盒里面的纸条,拖时间,为什么不把纸条藏在糖里面,而是放在木盒里,要不是皇莆瑜跟皇莆瑾两个闹腾,也许盒子里的纸条就看不到了。

  他只是猜想,这个纸条,也许血饮是想让他们发现又不想,因为她不确定会不会需要用到这个,看到血饮此刻几乎是可以任人宰割,而不是跟南厉风他们一样,会不会,是她可以控制,只是需要时间。

  湛秦说完,看了一眼血饮,见她眼中轻轻松了一口气。

  南厉风本想趁着他们说话,将血饮抱过来,可刚跨出一步,一条鞭子就朝着这边甩了过去,啪的一声,将木板拍了一个坑:“谁都别动,看是你救人快,还是我的鞭子快。”

  魍魉在颜冰月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颜冰月神色微微变了变,朝着地上的血饮看了一眼:“湛公子,我都让魍魉退了,足以表现了我的诚意。”

  湛秦:“颜姑娘想必一定有出波月谷的路,不如,把路说出来,大家一起走。”

  颜冰月:“没有路,只能等一个月后开城门,不过,殷王爷,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要是在不把箭扔过来,她可就要被蛊虫折磨活活的疼死了。”

  殷寒轩看向湛秦,湛秦在殷寒轩耳边低语了几句,殷寒轩看着血饮犹豫了一会,但他相信血饮:“解药,出路。”

  魍魉见殷寒轩没动摇,但也不知道血饮真实的情况是什么,他们在一起这么久,殷寒轩都不知道,足以证明血饮是有心要瞒着殷寒轩的,魍魉眼珠一转,笑道:“殷王爷,其实血饮她……”

  “魍魉,你敢!!”魍魉还没说完,地上的血饮突然出声喊到,说完,嘴角又溢出血来。

  果然,殷寒轩不知道血饮是被无情决反噬才会这样,心里该是怎样的感觉,不过此刻,还不到告诉他让他痛苦的时刻:“那你让他把箭扔过来,我就把解药给你。”他拿着药在手里抛了抛。

  双方都坚持不下,大家就这样僵着,谁也没有动,谁也不敢动,就连血饮也是咬着自己的手臂连一句呻吟都没有发出,夜终于过去了,迎来了新的黎明,东边渐渐露出了白晕,大火依旧烧着,只是稍微那么小了点,只是城中再也看不到一处好的地方了。

  颜冰月最终失去了耐心,她对着身后的沫日看了一眼,沫日微微点了点头,她拿过魍魉手中的药:“我数三,大家一起扔。否则,大家一起死就一起死,一,二,……”

  湛秦:“等下。”

  颜冰月不耐烦的看向湛秦:“你又怎么了?”

  湛秦:“数一二三,大家一起扔,但数的时候,我这边要有人去血饮那边,不然。你那鞭子一甩,她还能有命吗?”

  颜冰月想了想:“可以,不过,让她来。”伸手一指,指向了一直现在身后沉默不语的叶子霜。

  殷寒轩连看都没有看,就开口到:“她不行!”

  颜冰月:“那他们也不行。”

  一时之间又僵了起来,皇莆瑾突然往前一步:“我来,可以不?我是这里面武功最低的,而且,你看我,伤成这样,也就只能是拖动血饮。”

  皇莆瑜拉了拉皇莆瑾,这要过去。颜冰月那鞭子一甩,她这条小命就完了完了,皇莆瑾松开皇莆瑜的手,低声到:“哥,要是没有血饮,我们早就死了。”

  皇莆瑜喉咙一动,低声到:“跑快点。”

  “知道了。”

  颜冰月看了一眼皇莆瑾:“好,三,二,一……”

  箭跟药同时往前一抛,颜冰月手中的鞭子随后就甩了过去,殷寒轩抛箭的同时转动了护腕,十枚银针就射了过去。

  颜冰月手中的长鞭往空中一甩,殷寒轩将金丝线朝着鞭子而去,两人各拉一头……

  与此同时,沫月动了对上了叶子墨,魍魉对上了南厉风,沫日对上了叶子霜,可殷寒轩没有武功最多只能牵制一点点时间,

  皇莆瑾看到鞭子一甩,就自己趴在了血饮身上,用身体护住,湛秦跟皇莆瑜在他们出手的时候,两人把皇莆瑾跟血饮一拉,脱离颜冰月的鞭下,皇莆瑜跟湛秦一看人拖了出来,两人提剑对付颜冰月。

  殷寒轩一把抱起地上的血饮,将她左肩的伤口重新上了药,包扎了一下,看到那个药瓶没碎,倒是箭全都断了,:“小瑾,你看着她。”

  人一走,衣服被血饮紧紧拉着,血饮微微摇了摇头,艰难道:“假,的。”

  殷寒轩又回身扶起她,让她躺在自己身上,一声一声对不起梗在喉间。

  碰的一声,皇莆瑜就被颜冰月一鞭给甩飞了,皇莆瑾连忙跑了过去,刚将皇莆瑜扶起来,湛秦就被甩了过来,撞的三人又是一倒。

  颜冰月看着他们三个哼了一声,玩花样!鞭子往地上一甩,朝着血饮跟殷寒轩走了过去。

  血饮笑了笑,殷寒轩抬起她的手,对准颜冰月,他想起他们出鬼森林时,也是这般,只是那时,他只是一心不想让任何人为他而死,而现在,他确是一心想要她活着。那个时候的他做梦都没有想过,会喜欢她,喜欢的那么深,那么深。

  魍魉看到这边,大喊了一声:“小心她的护腕!”

  颜冰月哼了一声,又是银针,就凭这些银针怎么伤的了她?垂死挣扎罢了。

  南厉风看着颜冰月朝着他们一步步走近,想要过去,可被魍魉压的死死的,叶子墨也是无暇分心,皇莆瑜跟湛秦两人是有心而无力。皇莆瑾想要过去,却被皇莆瑜死死拉着,她过去只是送死。

  殷寒轩突然往怀中一摸,对着颜冰月一笑:“你猜这是什么?”

  颜冰月警惕的往后一推,该不会是火药吧,但又觉得,要是火药,殷寒轩一开始就可以拿出来,那谁也逃不过,退后的脚步又往前一跨:“有本事你就扔呀。”

  殷寒轩轻笑一声,果真往地上一扔,碰的一声,颜冰月往下一蹲,却只是白色的药丸,用来拖延时间的。

  白雾一散,眼前的两个人就不见了。

  颜冰月看着地上的血迹,一直到了那边的树丛,拿着自己的鞭子一圈圈的卷了起来:“殷寒轩,你觉得你这样有意思吗?”

  血饮紧紧拽着的殷寒轩衣服,微微摇了摇头,殷寒轩一笑,将她的手从他身上拉了一下来握在手里,低头在血饮额间亲亲一吻,轻柔到:“这次,换我护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