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三十六章 凌厉风

血饮残阳 夭三爷 3573 2020-03-17 21:00:00

  叶子霜,叶子墨,南厉风突然朝着湛秦,皇莆瑜,皇莆瑾攻了过去。

  湛秦看到局势不对,便让皇莆瑜对付叶子霜,他对付叶子墨,皇莆瑾对付南厉风,这样,至少可以稍微拖延时间控制两个人,他之所以让皇莆瑾对付南厉风,他知道殷寒轩一定会帮忙,那势必血饮就会出手,可血饮出手,殷寒轩又势必就会有危险。

  局势突然的反转,让血饮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是她没有想到,颜冰月的计谋是让知夏下蛊,她以为是让知夏看时机动手以及知道他们的任何计划。

  可她猜错了意思,颜冰月一开始的打算,就是为了在殷寒轩面前上演这一幕。

  血饮当然看的出湛秦的意思,皇莆瑾在南厉风手中压根挡不住几招,还没等到血饮想到办法时,殷寒轩突然出手,朝着护腕一按,金丝线缠住要砍向皇莆瑾的剑。

  殷寒轩一出手,其他人就动了,除了颜冰月,魍魉,沫日,沫月,其他人朝着殷寒轩而来。

  血饮被动而动,一人对付十个人,还要时刻留意旁边还未动的四个人。

  皇莆瑾倒在地上,看到剑被金丝线缠住,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还没跑,一个婢女挡住了她的去路,她武功跟南厉风比起来是差远了,可她身手也算不错的,对付婢女还是可以的。

  南厉风转头看向殷寒轩,手中的断剑突然一转,蹦的一声,用内力将缠住的金丝线给镇断了,殷寒轩惯性的往后一退,一把剑从他身后刺了过去,却没刺进,正觉得奇怪,在用力时,一把短刀从往他剑上一挑,还没看清,血就从脖子上喷了出来。

  血饮靠在殷寒轩身后,低声说了:“去皇莆瑾那里想办法。”,皇莆瑾提剑正要一挡,眼前的婢女脑袋就断了,正还奇怪的时候,就看到殷寒轩往她这边来了。

  南厉风束缚一挣脱,立马朝着皇莆瑾,皇莆瑾还没来得及反正过来,血饮已经挡在她面前:“护好殷寒轩。”

  皇莆瑾重重的嗯了一声,将殷寒轩护在身后,仿佛监护着重要的使命似的,殷寒轩不由低头一笑。

  皇莆瑾听到笑声:“寒轩哥哥,你现在还笑的出来呀。”觉得他这心态也太好了吧。看这局势,他们完全处于下风呀。

  颜冰月看到最后一个婢女死在了皇莆瑜的剑下,低估了一声:“倒是没想到,他们武功都不错,早知道,应该把知秋跟知春带来的。”她朝着身后挥了挥手,魍魉一边吹着笛子,一边对着沫月点了点头。

  沫月嗯了一声,一道掌风朝着血饮袭了过去。

  血饮最讨厌的就是这个沫月了,武功不低也就算了,还不会痛,力气又大,加上一个南厉风,一时之间无暇分心。

  湛秦武功本就在叶子墨之下,叶子墨压根就是将他往死里打,本就处于劣势,还要顾虑不能伤了叶子墨,一时身上伤口也渐渐多了起来。

  皇莆瑜对于叶子霜倒是有余,只是也不能伤了她,叶子霜确实不顾自己死活,拼命要杀了他,他看到湛秦的伤,没办法,往叶子霜身上重重踢了一脚,回身帮湛秦。

  可叶子霜也不知道痛似的,脸色都没变一下,提剑又刺了过来,湛秦跟皇莆瑜换了一下。由他对于叶子霜。但这样下去,迟早被他们杀了。

  皇莆瑾看到湛秦受伤,着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殷寒轩心里也着急,可着急也没办法,只能是让自己沉下心来,想办法……

  忽然看到倒在地上的知夏,想起她的求饶,看向魍魉手中的笛子,是笛声在控制他们,可要去抢他手中的笛子,行不通,他看到放在一边的琴,但离他们太远了,而且颜冰月一直压根注视着她,余光看到叶子墨身上挂的箫……连忙喊到:“莆瑜,把子墨身上的萧给我!!”

  皇莆瑜听到,一剑挑起叶子墨身上的萧,往叶子墨刺过来的剑一踩,一把抓住空中的萧朝着殷寒轩扔了过去。

  颜冰月拿起桌上的杯子,朝着空中的萧扔了过去,啪的一声,萧跟杯子一同落在地上,皇莆瑜想要去捡,叶子墨的剑往他手上一划,皇莆瑜闷声一声,抬剑一挡。

  颜冰月看着萧落在一群人的中间,轻笑道:“殷王爷,你要不自己过去捡?”

  殷寒轩深吸了一口气,手紧握拳,指节泛白,恶狠狠的看着她。

  就在颜冰月冷嘲热讽对殷寒轩时。

  血饮朝着湛秦看了一眼,一个下腰,往南厉风身上一踢借力一个回身朝着沫月踢了过去,血饮喊了一句湛秦,湛秦连忙回身一侧,碰的一声,沫月撞在叶子霜身上,两人往阁楼飞了出去。

  湛秦往琴旁边上而坐,五指一伸,高山流水的琴声倾泻而下,一声声越来越激昂,他要将琴声盖过箫声。

  殷寒轩嘴角一笑,他的一举一动都在颜冰月眼里,他让皇莆瑜拿萧,不过是为了提醒血饮,而琴的位置离湛秦是最近的,湛秦听他这么一喊自然明白什么意思。

  南厉风,叶子墨,叶子霜,三人突然动作迟缓了下来,好似失去了什么目标。魍魉将萧声一转,琴声跟萧声就像是两个在相斗的老虎,而他们三人时而动,时而停……

  颜冰月将手中的长辫朝着殷寒轩甩了过去,皇莆瑾提剑一挡,鞭子尾巴还是在她身肩膀上甩出了一条伤口,顿时一阵刺辣辣的疼,整个手臂都麻木了,连剑都有些握不住,皇莆瑾怕殷寒轩担心,笑道:“我没事。”

  殷寒轩看在眼里,怎么可能没事,抬眸,一条蛇蝎似的鞭子又挥了过来,殷寒轩连忙将皇莆瑾抱在怀里,鞭子啪的一声,打在了殷寒轩的背后。衣服被撕开了一个口子,但没有伤口……

  颜冰月瞳孔一缩,看到撕开衣服下的一片金色之光,一字一句道:“金丝软甲!”她转头看向被沫月跟南厉风缠住的血饮,轻哼道:“你以为,你给他穿这个,我就伤不了他了吗!!!”说完,往桌上一踩,狠狠的朝着殷寒轩挥了过去。

  血饮心道,不好,金丝软甲虽刀枪不入,可颜冰月内力深厚,这一挥不仅会将金丝软甲一分为二,殷寒轩也非受重伤不可。

  血饮看着面前的南厉风,眼神一冷,速度突然一变,如同影子似的往南厉风腰间划了一刀,看到冲过来沫月,手一伸,金丝线朝着她甩了过去,沫日大喊了一句:“小心”。

  沫月灵敏的侧身一避,血饮轻哼了一声,金丝线压根不是朝着沫日,而是沫日身后颜冰月手中的鞭子。

  殷寒轩跟皇莆瑾两人是眼睁睁的看着鞭子在他们跟前换了一个方向!皇莆瑾轻呼了一口气,看着血饮跟颜冰月缠斗在一起的身影,压根难解难分:“寒轩哥哥,你说,血饮厉害还是她厉害呀?”

  殷寒轩却没心思管这么多,皇莆瑜对付叶子墨也受伤了,湛秦要一边对付叶子霜还要一边弹琴又加上受了伤,只怕是支撑不了多少,先要将南厉风他们控制住才是上策,把自己身上的外衣服一拖:“撕开成一条一条的将他们绑起来。”

  皇莆瑾虽然不明白殷寒轩要做什么,反正是照办,把自己背在身上的小包往地上一扔,殷寒轩却突然看到希望似的,往连接在包上的绳子一刀隔开,对着皇莆瑜喊到:“莆瑜,将他绑起来。”说着手往护腕上一按,缠住叶子墨手中的剑,皇莆瑜顺势抓住叶子墨的左手,两人合力将他往后一拉,靠在柱子上,皇莆瑾连忙将绳子往叶子墨身上一绑,又把衣服撕成一条,结结实实的绑了好几圈,

  皇莆瑜才松手将叶子墨手腕上一敲,脱衣服,将他手藏在了身后,连口气也来不及喘:“你们看着,我去帮湛秦。”

  刚起来,连忙将皇莆瑾一拉,档的一声,挡住了南厉风的剑,却没挡住南厉风的一脚,碰的一声撞到了身后的花瓶,哇的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皇莆瑾喊了一句哥,起身准备去扶皇莆瑜,可看到南厉风正要对殷寒轩下手,提剑冲了过去,挡不住两招,就被南厉风踢飞了。

  趴在地上,还没起,就吐了一口血。

  皇莆瑜:“小瑾!”

  殷寒轩本想转动护腕上的银针,可又想起银针都带着剧毒,要是不小心射中了,南厉风就没命了,只能动金丝线缠住南厉风的剑,可南厉风突然把剑一松,一把扼制住了殷寒轩的脖子!

  “寒轩!”

  “寒轩哥哥!”

  皇莆瑾想要挣扎的站起来,可全身都跟没力了一样,趴在地上,一点点的朝着殷寒轩爬了过去,喊到:“南哥哥,你快放手呀,南哥哥!!”

  皇莆瑜拾起地上的剑支撑,好不容易站了起来,可还没走一步,就差点重心不稳倒在地上,他大喊一声:“南厉风!!!他是殷寒轩呀!!!南厉风!!”

  可南厉风一点反应都没有,抓着殷寒轩的脖子慢慢将他抬了起来。

  湛秦看了一眼,本来是不想伤害叶子霜的,可要下的情况也没办法了,往琴桌上一撑,朝着叶子霜狠狠踢飞了出去。双手往琴声上快速的弹了起来!!

  颜冰月跟沫月两人将血饮缠的很死,血饮看到那边的情况,心里更是一急,不顾颜冰月甩过来的鞭子,抓住鞭子,手中的刀朝着颜冰月飞了过去,颜冰月睁大眼睛,心下一急,她没想到血饮既然吃下了她这一鞭子,只能是闪身避开,可刀还是从她脖子上划了过去。

  血饮快速的从鞋子上抽出下巴匕首朝着沫月挥了过去,带沫月侧头避开时,鞭子已经缠住了她的脖子,血饮狠狠一挥,将她朝着颜冰月甩了过去……

  看到殷寒轩抓住南厉风的手渐渐松开,血饮心中的好似某些东西碎了,她仿佛带着最后的希望又带着绝望跟愤怒,将手中的鞭子朝着南厉风甩了过去,大喊了一声:“凌厉风!!!”

  南厉风只觉得脑海突然有什么东西突然碰的一声炸了,脑海里什么也没有了,只有他刚刚他听到那个喊着对他来说熟悉又陌生,遥远又期盼已久的名字,还有那个他多少次午夜梦回的声音……

  他手猛的一松,迟缓的的转头看向身后,他多怕自己听到的只是幻觉,回头看到的依旧是空荡荡无人的身后,只是他在转头的那一刻,在他看到血饮的那一刻,升起的希望又在下一秒被绝望所替代,他都来不及说不声小心,就看到一把鲜红的剑从血饮胸口穿了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