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三十五章 自相残杀

血饮残阳 夭三爷 3687 2020-03-17 09:00:00

  本来湛秦跟皇莆瑜看懂了平面图的意思,可又顾虑到南厉风他们还不知道在何处,正不知道该如何找到南厉风他们时,外面响起了刀剑声,三人一看,就看到南厉风被几个黑衣人围着,沫日也在里面。

  三人一同出手,湛秦怕沫日跟鲁格一样,可以控制那些人,出手就朝着沫日猛攻,当年在冰城他们失去内力被控,又绑走了皇莆瑾,这口气总算可以出了,本可杀了她,湛秦却想将沫日劫持下来,说不定有用,没想到一不小心给了她钻了一个空挡催动了那些人,自己逃了,好在那些人只是在义庄外面徘徊,却没有进来,湛秦跟南厉风说了一下他们用火的计划。

  几人便当下决定,先将某一出酒馆点燃,吸引屋顶上那些人的注意力,由南厉风是去找人,湛秦负责点火,皇莆瑜先带着皇莆瑾去村长家里那个方向,今晚刮的是东风,而他们就在东面,只有去那边才是安全的,而且,殷寒轩跟血饮还在村长那里,他们不管怎么说,也是要去那边的。

  外面的情况也容不得他们考虑太多了,这才没有在血饮预想中的时间里出现大火跟巨响。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血饮在某些地方埋下了小火球,要不是一群人早已来到西边,只怕也会跟那些人一样炸开了花。

  一声巨响接二连三的从其他地方响起,一共响了十多声,就差点没把这里给炸平了,酒馆一起火,火势被风一吹,自然而然便加速烧了起来,一座城,瞬间陷入在了火海之中,还有寥寥几个人一身火没有任何感觉知觉的朝着他们这边走来,只是还没走几步,吧啦几声,倒在地上,断成了几节,早已烧成灰了。

  湛秦这才明白血饮为什么要埋小火球了,若只是火,这些人只要被人催动往村长这边去,那这火的意义便没有多大作用了。平面图只是为了提醒他们用火,而真正的作用,是引爆小火球。

  南厉风是在一家药铺找到叶子墨他们三人的,是叶嫣儿用药罐子熬了好多药,将他们身上的气味掩盖,那些人才没有攻击他们,而只要他们不去屋顶,屋顶的人对于下面的情况也不是很清楚,这才躲过了一劫。

  看到叶子墨叶子霜没事,湛秦自然是高兴,听到叶子墨这么一说,还是叶嫣儿救了他们两个,想起血饮留的纸条,这才想明白,血饮出事二字的用意,要是叶子墨他们出事了,风月必杀!可没出事,难道就能证明此人不是月影宫的人嘛?还是说……

  虽然他不明白叶嫣儿为何没有动手反而是救了他们,只是现在的情况,要是要杀叶嫣儿,叶子墨第一个不会同意。现在的情况是先找到血饮跟殷寒轩。

  一条青石路一路向上,没有岔路口,也没有人,安静诡异的让所有人都心生警惕,直到穿过一片竹林,一位妇人站在走廊上,仿佛等候多时了:“宫主让我再这里等候各位,请随我来。”

  皇莆瑜压声道:“要不要跟她走?”

  南厉风摇了摇头,低声到:“别轻举妄动,她敢一个人再这里,自然是有备而来。”

  皇莆瑜看向那排排屋子,不会今天又是那些人吧?

  南厉风一笑:“有劳。”

  血饮看了一眼火海,火红的光映红了半边天,那暗红色的天空可真是美极了,她只要一想到魍魉付出三年的心血被大火烧的一干二净,她心里就说不出有多痛快,不见得他是心疼那些人,他只心疼他的蛊,好费时间又存活率低,血饮低低一笑:“这是我送给二位的第二份礼物,怎样,喜欢吗?”

  魍魉本以为一场大火而已,压根够不成事,看到起火时他还在想,这不是她想出的办法,直到爆炸声……魍魉低头轻笑了一声:“听你的意思,莫不是还有第三件礼物?难不成是你还在这里埋了炸药?”

  “那到不是,这样吧,不如我们来交换一下,你告诉我你们的东风是什么?我就告诉你我的第三件礼物是什么。”

  颜冰月哼笑了一声:“急什么,我给你们准备的礼物,你们还没看呢。”颜冰月挥了挥手,几个婢女连忙把地上收拾了一下,换了新的桌子,颜冰月衣诀一甩,坐了下来,对他们坐了一个请的姿势。

  两人坐了下来。颜冰月两腿一盘,闭目养神,血饮知道她是在运功疗伤。但此刻也不能轻举乱动,四个婢女,加一个魍魉,而走廊那边沫日跟沫月也往这边来了,虽然沫日受了伤,但四个婢女武功也不低,暗处还藏着几个人,打起来,自己没有胜算。更何况,他们的退路在哪里?不欠的东风是什么?她还不知道。

  等,她也在等,等他们不会束手就擒。等他们能看到她留下的标记。等时机……

  魍魉看了一下沫日的伤,拿出一颗药丸给她付下,不过半柱香的时间,一个人就匆匆跑来,在魍魉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颜冰月此刻也睁开眼睛,笑道:“来了。”

  血饮嗯了一声,她又不是聋子,南厉风那声快走,估计在坐的都听到了。

  很快走廊的尽头就看到南厉风压着一个人,后面紧跟着其他人,等他们走过走廊,来到阁楼上部,与他们也不过一米的距离,皇莆瑾一看到血饮跟殷寒轩没事,急忙往前喊了一句,几个藏在暗处的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顿时两边剑拔弩张的。

  颜冰月一手支撑着下巴,问道:“我好奇,你们怎么过来的?还毫发无伤。”

  湛秦一笑:“也没什么奇怪的,你的那些人藏在屋里,可你不知道,门槛处血饮早已放好了金丝线,只要把金丝线拉上脖子的位置,你的那些人断了头,自然也活不了了。至于你屋顶的人,人数太小,构不成威胁。”原本湛秦是打算跟着走的,可看到走廊血饮留下的一个小小的记号,两条线,中间一个向上的箭头符号。

  他本以为是走廊下留下了什么,看到关着房子,要是房子里有人,用什么办法可以将他们困住?湛秦想起血饮的金丝线,拿出火折朝着房屋扔了过去,果然看到一处金色的反光线,那个婢女以为他们还想用火,笑他们不自量力,便催动了尸蛊。可没想到,尸蛊在到了门口,一个个脑袋就自动断了。

  颜冰月看向血饮:“什么时候放的?”

  血饮:“昨晚,听你说了万事俱备东风不欠便放了,金丝线细,放在门槛下,你们看不到。”

  颜冰月抬头看向魍魉,低声到:“我收回我昨天说的话。”

  魍魉一笑,眼睛既流露出了一丝温柔:“无妨。不碍事。”

  “现在就看看我送给你们的礼物如何?”颜冰月笑道,眼里已经没有丝毫恼羞成怒了。

  “好。”血饮一笑。

  颜冰月拍了拍手,挡在南厉风他们的人往旁边的一侧,几人正不知道颜冰月要做什么时,萧声在此刻响了起来,原本还要挟着婢女的南厉风突然脑袋要跟裂开似的一样痛了起来,手中的剑一个不稳,婢女顺势从他剑下逃了出来。

  不止南厉风一人,叶子墨,叶子霜,都是脑袋一阵剧痛,就算突然有什么东西钻进了他们脑袋里,要把脑袋里的东西分成两半,要将他们整个人都撕裂,最痛苦的一幕反反复复的在脑海里出现,却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响起,杀了他们,你爱的人就能活过来了,杀了他们……一遍遍重复着。

  叶嫣儿看着叶子墨眼眶微红,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眼泪刷刷的往下流,她知道,他正在经历着什么,可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了,可为什么,她明明把将蛊从他身上引出来了呀,怎么会,一定是大祭司重新种蛊了,啪的往地上一跪,哭着乞求道:“宫主,我求求你,让大祭司不要再吹了,我求求你……”

  血饮只是想,要是叶嫣儿没有杀了叶子墨,那么,她就跟真的叶嫣儿一样,爱上了叶子墨,这也是为什么她要写出事二字,这或许是因祸得福,也有可能是因福得祸。

  颜冰月看到叶子墨还活着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她一手打造的“叶嫣儿”变心了,她很惋惜道:“知夏,我没想到,你会为了一个男人背叛我,你可知道我在你身上寄托了多大的希望嘛?害的我还得让大祭司亲自动手。”

  知夏泪眼朦胧,她本是贴身伺候颜冰月的人,颜冰月对她也确实不错,而她也本就是颜冰月随手从街边救的一个孤儿,可突然有一天,她说要让她变成另外一个人,从外表到里面真正的变成另外一个人,她的任务是让叶子墨相信她是叶嫣儿,在从他们身上下蛊便可。可她没想到,叶子墨会对她这么好,一心一意的,关心,照顾,呵护,每次看她时,眼里流露出的是温柔是爱,仿佛她是她眼里的稀世珍宝,失而复得,她知道,他做的这一切都是另一个人,可她还是控制不住的心动了。

  “是我错了,是我错了,宫主,我不求别的,我只求你放过他。看在我……”知夏还没说完,一把剑从她背后穿腹而过,又毫不犹豫的抽了出来。知夏缓慢的往后一看,就看到叶子墨手拿着剑站在她身后,剑上一滴滴的落下她的血。

  她抓住他的衣脚,想要开口在喊一句子墨,可剑毫不留情的往她胸口贯穿,她再也喊不了那个让她心动的名字了。

  颜冰月看都没有在看一眼那个伺候了她十多年的人,背叛,是她最不能忍受的事,当年,就是母亲信任的一个人,背叛了她母亲,母亲对她这么好,可她伤母亲的那一刻,没有丝毫的犹豫。

  她想不通,她对知夏也这么好,可知夏却为了一个相处不到一个月的男人背叛了她,这世间,不是你对一个人好,那个人就会同样对你好的,她冷漠到:“你既然下不了手杀了他,那就让他下手杀了你吧,死在心爱之人的剑下,想必,也是幸福的吧,你说是不是殷王爷?”

  殷寒轩没理他,他没想到他们中蛊了,可之前明明一点痕迹都没有。

  颜冰月感受到了殷寒轩压抑的愤怒,很好,她就是要这种效果,心里不由一阵畅快淋淋,笑道:“这是我送给殷王爷的礼物。”又用着十分惋惜口气道:“当年殷王爷过错了那场自相残杀的好戏,现在,我帮你弥补一下当年的遗憾,看到自己的兄弟朋友,我想也是一样的。”

  笛声跟笑声一同响起在了夜的上空,星星不见得,就连月亮也不知道去哪了,原来还是星光璀璨的夜色仿佛是被人铺了一层浓浓的墨,漆黑的看不见任何东西。

  唯有阁楼挂着的灯笼依旧亮着,光亮将四周照射的不影响任何事。

  而今晚的夜也不知为何,显得格外的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