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三十四章 莲花圣血

血饮残阳 夭三爷 3040 2020-03-16 19:34:00

  魍魉微有些吃惊的看着殷寒轩,又看向血饮,直接问道:“怎么知道的?”成为尸蛊之前,他们跟正常人一样,说话做事都不会有任何区别,是哪里出了纰漏?幸好计划提前了。

  血饮看向殷寒轩,他是如何知道尸蛊的?那天他其实要问的是跟她一样的问题,根本不是问皇莆瑾吃什么?难道是在那天藏书阁?其实他已经翻过那本书了,只是碰巧她进来,他随手换了一本春宫图,不然他这种人怎么会突然看那种书。

  她本来也只是猜测进入波月谷城,也许就进入了一个尸蛊之中,可看到这些鲜活的人,让她觉得自己是多想了,还暗暗庆幸了一下。

  直到……皇莆瑾突然说闻到那老伯身上有腐烂的气味,血饮才突然想起,尸蛊二字。

  殷寒轩:“原本你只是想让魍魉杀了我,可机缘巧合下,总是没能成功,我原本只是猜测刺杀我的人是月影宫的人,但也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可查了这么久的月影宫,突然有了消息,而魍魉此时却不见了踪影,这便证实了魍魉就是月影宫的人,我以为你们会在路上动手,也想过,波月谷就是一个引狼入室的陷阱,但你们也知道,我找了月影宫这么多年,即便是陷阱,我也会去的。”

  “直到在燕城遇上厉风他们也查到月影宫的事,我就知道,波月谷城就是一个陷阱,你突然让魍魉收手,改变策略,是因为你突然不想让我死的这么痛快,你想让我经历亲眼看着朋友死去,看着心爱之人死去,让我在痛苦绝望中死去。那时,我就在想,你会如何布局,甚至是不伤一兵一卒,将你的利益最大化。”

  颜冰月看殷寒轩的眼神变了,第一次看到这个人时,只觉得他只是长的好看,命好,请了一个诡计多端武功高强的杀手护着,魍魉才没有成功,现在一看,不过是披着一张温顺的脸皮,实则所有事都看在眼里,心思紧密深沉:“那你既然都知道了,为何不告诉他们?还让他们涉险呢?”

  殷寒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因为即使说了,也无用,他们一样会来的。说了,也只是让他们徒增烦恼罢了。”

  颜冰月:“然后呢?尸蛊如何发现的?”她倒是突然对后面他们是如何知道尸蛊之事越加好奇了,他既没有相信那位给他传信的人,甚至连见面都没有见,打听的事也没有任何破绽,是如何联想到的。

  殷寒轩看向血饮,温柔一笑:“这就要感谢我身边这位血饮姑娘了,是她拿出了那本早已被我遗忘了的南疆秘术,上面写着南疆各种秘术包括蛊虫,她在一种名为尸蛊的蛊虫身上做了一个记号,这种东西虽然杀伤力不强,不会疼不会死的还难缠的很,数目达但一定数量,武功在高,都会累死。我与她都以为,一进这波月谷中,说不定就是一座空城了,里面全是这些东西,可出乎意料的是,城里既然人声鼎沸,热闹不已。但这做城又怪异的很,明明做药材生意又挨家挨户种花,除了村长经营药田以外,其他人都是靠卖其他东西为生。明明信佛却鬼神佛都拜,门口不挂一个寓意平安出入的铃铛却挂一个寓意复苏永生再生铃铛,你们不觉得怪异吗?”

  颜冰月摇了摇头:“不觉得,做生意的多了,自然各种生意都可以做,毕竟大多数的商客要在这里呆一个月,至于其他的,你们不都已经打听了?只凭借这些,就算你们心有疑惑,也不会把尸蛊联想在一起,毕竟那些人都是正常人。”

  殷寒轩点了点头,颜冰月说的没有错,凭借那些,他们也只能是疑惑,猜测不到她布的什么局:“对,确实联想不到,可百密必有一疏,我们在义庄时遇到一个老伯,不巧,闻到了他身上如同尸体腐烂的气味。这样,一切便都说的通了。”

  魍魉越听越有兴趣:“说来听听。”

  殷寒轩端着茶喝了一口,慢慢道:“挨家挨户种花是为了掩盖他们身上渐渐腐烂的气味,铃铛是为了镇住在他们体内的蛊虫,可义庄离城中有些远,附近也没有种花,老伯去义庄时又拖了一具尸体,身上的花香也散的差不多了,这才是为什么能闻到他身上腐烂的气味,至于佛像,也许只有为了混淆视听。”

  啪啪啪,魍魉鼓起掌来,凭借一个气味把所有的都说通了:“但种花其实还有一个意思。”

  “成为尸蛊的人眼睛是看不到的,他们只能靠鼻子闻,而只要一进城,花香便会自动沾染衣诀,你的另一个意思,就是让他们闻着花香找人。”血饮接口道,殷寒轩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想说。

  “对,你的朋友此刻应该是满大街的在逃命吧。”魍魉说这话时,仿佛能看到城中的场景似的,嘴角都忍不住上扬。

  血饮看他这得意的模样,就忍不住嘲讽,还顶着一张跟鬼魅一模一样的脸,看的她有些心烦:“鲁格死了,你就不怕城中突然又碰的一声,炸死你那个什么沫月,沫日么?我要是你,我就让人叫她们回来。”血饮说的认真,仿佛好像真的下一刻城中又会突然一声巨响。

  颜冰月眼神一冷:“你怎么知道死的是鲁格?”

  血饮:“要是死的是沫日沫月,来的人应该是直接跟他说,而不是跟你说。那两个人,至少沫月就是只听他的。”

  死都死了,虽然有些不舍,但伤亡也是没办法的,颜冰月收拾了一下情绪,又开始了一副看戏的模样:“无妨,反正你们都会下去陪他的。”

  血饮也没反驳颜冰月的话,反而是透着一种自己确实会死在这里的口气问道:“既然如此,不如魍魉解了我一个迷惑吧。”

  魍魉:“什么迷惑?”

  血饮:“南疆秘术中尸蛊必须是在人死以后种植,蛊虫才能存活,可这些人明明是活着的。”

  魍魉一笑:“因为这种蛊虫是我从尸蛊里面重新研制的一种,这种蛊虫虽可以在人活着的时候种植,需要时间存活,为了达到今天的效果,我在两年前就将蛊虫种植在了他们体内,等蛊虫存活够,在让他们快速的成为一种快死又没死的状态,在用铃铛来控制镇住蛊虫让它,让它沉睡,等到了时候,催醒它们就行了。”

  血饮:“所以说,那个所谓的高僧就是你了?那位村长夫人也是三年前就安排好的?”

  “正是。”魍魉大方的承认道。

  “那这个计划既然从三年前就开始了,为什么颜宫主还要让你去刺杀殷寒轩呢?”血饮瞪着好奇的眼睛看着魍魉,要是这样的话,为何不然殷寒轩直接查到波月谷呢?为何还要让魍魉刺杀殷寒轩呢?

  似乎是第一次看到血饮这么好奇的眼神,魍魉也耐着性子回到:“因为这个……”只是话还刚开始说,突然一个婢女朝着城中喊到:“起火了!”

  血饮看了看时间,与她预想的时间慢了半个时辰,她还真是高估了湛秦,不是从小被人称为神童吗?这么明显的线索还要想这么久。拖延的时间也许会加快颜冰月预订的计划,可她还不知道颜冰月下的最后一步棋是什么,这才是让她最担心的地方。

  颜冰月朝着城中看了过去,也不知道是哪里起的火,火红的光映红了天,滚滚浓烟不断的上升,着火的地方是一家酒馆,原本还只有一处地方,天空之中突然从某个地方划出几道火光分别朝着不同方位而去,颜冰月瞳孔一缩,那些方位正是酒馆的位置,刷的朝着血饮看了过去:“你压根就不是好奇,而是在拖延时间。”

  说完,拍桌而起,朝着血饮踢了过去,血饮把殷寒轩往后一拉,一脚掀起桌子,手一伸,金丝线朝着攻过来的魍魉挥了过去。黑暗之中压根看不细若如丝的金丝线,魍魉是看到血饮手中的动作,往腰间抽出软剑一挡,金丝线便缠绕在了软剑上,魍魉正准备用力牵住血饮时……血饮连忙将金丝线一松,往护腕上一按,几枚银针朝着魍魉射去,反身对上了颜冰月迎面而来的一掌,碰的一声,两人皆是往后一退……

  殷寒轩急忙上前询问道:“没事吧?”

  血饮摇了摇头,这姑娘小小年纪武功倒是在魍魉之上,若是第一见,只怕她还打不过她,但是现在……她与她硬碰硬还不是对手,只是她的内力为何会有一种熟悉感?

  颜冰月将喉中的甜腥强行压了下去,看着血饮的眼里装满了惊讶,惊讶的不是血饮为何会有如此深厚的内功,而是她怎么会月影宫至高无上的内功心法莲花圣血,莲花圣血只有历来宫主可以修炼,也是宫主亲自传授给下一届宫主,并且她已经快要突破最后一层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血饮:“你怎么会……”

  颜冰月还来得及说完,一声巨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