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三十二章 救命礼物

血饮残阳 夭三爷 3239 2020-03-15 18:11:00

  皇莆瑾耳朵嗡嗡嗡的响,一脸茫然的看着前面被炸成一个大坑的洞,鲁格还有那些人都四分五裂躺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湛秦一拉:“跑呀!!”

  皇莆瑜看了一眼地上还能认出半边脑袋的鲁格,踢了一脚,:“现在知道谁看谁被四分五裂了吧。”看到身后快要追上的那些人,撒腿就跑,这么大声音都没把他们镇住。他都差点被炸聋了。幸好那鲁格站的有些远。

  三人跑到义庄,皇莆瑾靠着门,喘了喘:“我跑到这里,血饮说,鬼就来不了了。”

  皇莆瑜大口的喘了几口气:“那血饮不会玩你把,为什么来这里那些人就不追了?”

  “她说,以鬼治鬼。”

  “啥?”皇莆瑜觉得自己傻了才会相信皇莆瑾:“这你也信?”

  湛秦一手叉着腰,指了指前面那些人:“还真得信,你看。”

  皇莆瑜看了过去,那些人还真的没有过来,仿佛失去了目标一样,在他们一米外的地方徘徊了一下,又朝着原来的方向走了,他彻底懵了:“不是吧,还真是,鬼治鬼?”

  湛秦:“我们先进去。”死了一个鲁格,也许还有其他的鲁格,万一被发现了,引导那些人来,那就真的躲不掉了。那在那之前想到解决的办法。

  皇莆瑜拿出火折吹了吹,还没等看清,就被湛秦给吹灭了:“别点火!说不定还有其他人,”

  “嗯。”皇莆瑜把火折往怀里一放,借着月色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湛秦脑袋往墙上一靠,血饮送小瑾的天女神像里放了小火球,可见是一早就准备好的,还有这个义庄,也是血饮带她来的,那她会不会还有其他事交代过小瑾:“小瑾,血饮可还跟你说了什么?比如,关于今晚会发生的事。”

  “没有啊,要是说了,那我肯定一早就带你们躲在这里了。”

  “那她是怎么带你来这里的?为何会说鬼治鬼?”湛秦想了想,问道。

  皇莆瑾:“她前天要跟我玩鬼追人的游戏,她是鬼,我是人,说我跑到对地方了,就不杀你们。然后,我跑到这里,她就说跑对了,哦,还有,那天走的时候,她问我,要是遇上其他的鬼,怎么办。我就说躲这里,她还让我记牢呢。”

  皇莆瑜:“听小瑾这么说,血饮应该是知道会出现这样的事了,那她为什么没告诉我们?”

  湛秦想起昨天清晨,他们是快天亮回来的,殷寒轩是要跟他说什么,但村长来了人,便没说了,走时让他小心点,看来是准备要说,只是没时间了:“不是没说,是来不及说。”

  “那他也应该留下什么东西,让我知道该怎么应对才是。”皇莆瑜突然一说。

  湛秦:“会不会在义庄留了什么?”

  三人在房间里面找了找,除了尸体。棺材,什么都没有,就连一根蜡烛都没有,他们连尸体都没放过,可依旧还是什么都没有。

  皇莆瑾看什么也没搜到,一颗心又冷了下来,失望,害怕,绝望,蹲在角落里,拿出血饮送给她的盒子,眼泪吧啦吧啦的往下掉,她知道自己错怪血饮了,那神像果然救了她一命,拿出一颗糖往嘴里一塞,哭着道:“血饮说,生活很苦,多吃点糖,就不苦了,可我还这么年轻,我不想死呀。”

  皇莆瑜将皇莆瑾脑袋按在她肩膀上,安慰道:“没事的,哥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们很快就会回家了。”

  皇莆瑾吸了吸鼻子:“真的吗?”

  “真的!”

  湛秦却看着皇莆瑾手里的盒子发呆,:“小瑾,你这盒子是……血饮送的?”

  皇莆瑾嗯了一声:“对呀,跟那天女神像一起给我的,还说什么她回来要拿回去的,让我贴身保管好!!害的我抱着它们睡了一晚上。”

  湛秦从皇莆瑾手里拿过盒子,看了看:“天女不救了我们一命呢,你刚刚说,血饮说什么了?”

  皇莆瑾把眼泪一擦:“她说,生活很苦,多吃点糖,就不苦了。”

  湛秦打开盒子,拿出一颗糖看了看,忽然灵光一闪:“快,把糖都拆了。”

  皇莆瑜:“她难不成包在糖里了?”

  “说不定,不然好端端送她东西做什么?”

  木盒不大,糖也不多,皇莆瑜拆到第三颗,打开就看到里面折叠了一张纸,打开借着月色一看,是一张波月谷的平面图,:“湛秦,你看,平面图。”

  “平面图?一张平面图用来做什么?”湛秦接过一看,奇怪道。

  皇莆瑾拿起一颗糖,打开一看,没有,往口里一扔,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吐出来一看,一张小小的纸条跟糖抱在了一起,她一时没看到,幸好纸条还没被口水侵湿。

  皇莆瑜嫌弃的咦了一声。

  皇莆瑾白了他一眼,打开一看,三个字,

  出事,杀。

  皇莆瑾:“杀?杀谁?”

  湛秦拿过纸条:“杀叶嫣儿。”

  皇莆瑜不明道:“你怎么知道是杀叶嫣儿?一个杀字就能看出是叶嫣儿?”

  皇莆瑾这才想起血饮送她东西时的告诫:“对了,我想起来了,她送我东西时,还说不准我告诉任何人,说要是她知道我跟别人说了,就杀了我。接着嫣儿姐姐出出来问血饮跟我说了什么。”

  湛秦拿着两张纸往地上一坐:“这个杀,一字两意,一是杀人的意思,二是杀手。我跟厉风曾去问过血饮叶嫣儿是不是风月,血饮说是,临走是,她让我们别忘了风月曾是天香阁的杀手。”杀风月,他能理解,可湛秦不明白何要加上出事两个字?她明知道要是看到这张纸条,就说明已经出事了,为何还要多此一举呢?这会不会是另一个暗示?可她要暗示的是什么呢?

  为何要画一张平面图呢?现在整个波月谷的人都是,平面图有什么用呢?

  皇莆瑜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这算计的是不是也太长了?”

  湛秦:“不是算计太长了,只是在她看来,这个人是谁对她来说并不重要,她也从来没有相信过这个人。”

  皇莆瑜轻呼了一声,继续拿起一颗糖在拆,不是的就往口里一扔,口里已经塞了五颗糖了:“湛秦,这离月圆还有一些时候,你说他们现在就要杀了我们,把整个波月谷的人弄成这样,就算我们都死了,他们怎么出去呢?再这里跟这些人生活一个月吗?”

  湛秦敷衍了一句:“他们也许能把这些人变回来吧。”

  皇莆瑜拿起最后一颗糖,在心里拜了拜菩萨,希望还有第三张纸条,小心翼翼的打开一脚,还是糖,皇莆瑾哎了一声,能听出湛秦口气中的敷衍:“你是在想平面图吧。”

  湛秦嗯了一声:“我在想,她为何要给平面图,而且还把店铺名称写了上去。她想说什么呢?”

  皇莆瑜拿起盒子往地上敲了敲:“你说她干嘛不把意思写明白呢,干嘛要让人去猜。”

  皇莆瑾哎了一声,拿过皇莆瑜手中的盒子:“你干嘛,这盒子万一她要回去,你敲碎了,我就完了。”

  皇莆瑜抢过皇莆瑾的盒子:“她就是吓唬你,那还真会要这盒子。”看皇莆瑾要抢,皇莆瑜拿起往地上重重一敲,框的一声,盒子支离破碎。

  湛秦看他们这个时候还有闲心闹,又是气又是笑,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头看着平面图。

  皇莆瑜也没想到这盒子这么不经敲,看皇莆瑾冷下的脸,嘿嘿一声:“没事,等会胶一下就好了。”从地上拾起一堆破碎的木材,打算都给皇莆瑾。

  皇莆瑾气的在他身上狂打,皇莆瑜也不顾皇莆瑾落在他身上的拳头,盯着地上的一破碎的木材没有动,拿起一看,一张纸条露出一角,一喜:“湛秦,你看。”

  湛秦:“什么?”看到皇莆瑜手中的纸条,连忙拿了过来打开一看,也是一张小小的纸条,也三个字。

  拖时间。

  皇莆瑜似乎有些绝望的往后一靠:“平面图,出事杀,拖时间,除了一个出事杀知道是什么,其他的压根就看不懂嘛。就不能稍微多些两个字?好歹也告诉我们怎么处理那些人呀。”

  湛秦把平面图递给皇莆瑜:“大家一起好好想想,说不定处理那些人的办法就在里面。”

  皇莆瑾把地上的碎片拿起装在了她的包里,她忽然明白血饮让她做的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只是她还以为她是在整蛊她。她拿起最后一块小碎片:“秦哥哥,你一定能知道血饮她要说的是什么,不然,她也不会把这些交给我。”

  湛秦低头看了她一眼,安慰道:“别怕,我们都能出去的。”

  皇莆瑾摇了摇头:“我不怕,我感觉血饮好像都已经知道了他们要做的事了,我相信,她会带我们出去的,说不定出去的办法就在这张平面图里,或者这些纸条上。”

  皇莆瑜揉了揉皇莆瑾的脑袋,忽然看到平面图上的三个字,小酒坊,整个人就不好了,要不是他酒量好,直接把那些人喝趴了,只怕他这清清白白的身子就要毁了,更可怕的是,他好像做梦梦到他亲了湛秦!!简直是太可怕了!!!

  他现在看到带酒的,带坊的,他都不敢进了,而且平面图上,酒这个字与其他字体稍有不同,这血饮喜欢喝酒也没必要把凡是酒铺的店铺标记特别吧。

  皇莆瑜把平面图递给湛秦:“我现在看到酒,我就全身不舒服。”

  湛秦却是笑了笑,自然知道皇莆瑜在想什么,笑容突然在脸上一僵。

  与突然看过来的皇莆瑜异口同声道:“我知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