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三十一章 大骗子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473 2020-03-14 17:50:00

  街道渐渐变得冷清,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不少店铺都已经关门了,一个人从赌场出来,估计是钱都输光了,心情正不爽着,突然,身体被人一撞,一个重心不稳,倒在地上,爬起来朝着那人就骂了起来,看到那人停了下来,不解气的朝着那人背后踢了一脚,那人往前一扑,倒在地上,他又狠狠的踹了几脚才解气。

  只是还没走两步,突然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扭头一看,仿佛是见了鬼似的大喊大叫了起来,扭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喊,朝着左边一转,又退了出来,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停的往后退,爬起来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不停的拍着关门的店铺,本以为进了店铺就安全了,好不容易进了一个还没关门的,连忙把门一关,一口气还来不及松,转头就看到三个脸色发青白,也不知道脸上是什么东西,就跟树杈似的,沿着脸一路到了脖子,没有白色只有黑色的眼珠占据了眼眶,一双手枯瘦仿佛是被什么吸干抬起像是在寻找什么,咧开的嘴仿佛下一秒就会变成血盆大口,一口把人各吃了,怪异的声音从嘴里发出,行动缓慢的朝着那人走了过来。

  那人还没来得及跑,整个人就被这些怪物给撕裂了。

  皇莆瑜用桌子顶住房门,外面正有许多人堵在门口不停的拍打着门,力道之大,:“怎么回事?这些人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变成这样了?”吃饭时,客栈的小二都好端端的,忽然之间,全都跟死了一样倒在地上,还没等他们反正过来什么情况,一个个突然脸色青白,脸上突然出现一些暗红色的线条,爬满了半张脸,线条忽然一停,眼睛就睁开了,一双只有眼珠没有眼白的眼睛,接着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攻击他们,而且,不管怎么打都没用,不管砍多少剑都不会死。简直就是怪物。

  湛秦跟皇莆瑾两人搬着衣柜放在桌子上,皇莆瑾总算是可以歇口气了,外面惨绝人寰的叫声从开始就没停过。

  湛秦顺了顺皇莆瑾的头,看到她煞白的脸,安慰道:“别怕。”

  皇莆瑾只觉得自己脑袋一片空白。还在嗡嗡嗡的响。

  皇莆瑾:“他们怎样了?”原来他们都还在一起吃饭,估计是刚刚跑的时候走散了。

  湛秦看到门都快要被拍穿了,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得想办法出去。”

  皇莆瑜打开窗户往下一看:“满大街都是,怎么走?”

  “那也不能在这等死吧。”

  皇莆瑜:“这些人都杀不死,也不知道是人还是鬼!”但这样坐以待毙也不是办法,呆在这里只能等死:“先想想怎样能杀死他们。或者,找到地方藏起来。”

  “我知道了!”突然皇莆瑾大喊了一声。

  皇莆瑜跟湛秦对视,皇莆瑜急急道:“你知道怎么杀死这些东西了?”

  “不是,我知道去哪里安全。”

  “你怎么知道?”皇莆瑜奇怪的道。

  刚刚那个鬼刺激到了皇莆瑾,她想起血饮跟她玩得游戏,还记得她后来问的那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她那时还想,那里还有比她还恐怖的鬼,皇莆瑾要看门就要被撞开了,没时间解释这么多了:“你别管怎么知道,去义庄,义庄是安全的。”

  湛秦看了皇莆瑜一眼:“义庄在哪?”

  皇莆瑾:“我知道,从窗户这边走,近一些。”

  皇莆瑜看向湛秦,湛秦点了点头,现在这情况,也只能先试试了,皇莆瑜看下面都是,只能是朝着屋顶走了,先朝着对面的屋顶飞了过去,还没落地,一把剑从黑暗中刺了过去,皇莆瑜抬剑侧身一挡,大喊了一声:“屋顶有人!”

  湛秦往下看了看,也许屋顶都有人守着,为的就是不让他们走屋顶,摆脱了这些怪物,只要是人都好解决:“小瑾,义庄在哪个方向?”

  “西南。”皇莆瑾指了指方向。

  湛秦一把抱住皇莆瑾飞身而下,往那些人头上一踩,在另一边街道停了下来,这边还没这么多,朝着屋顶喊到:“西街,下来!”

  皇莆瑜也不恋战,飞身而下,一脚踢开旁边的怪物,追上湛秦,:“是鲁格!”

  湛秦:“这个颜月果然有问题!”

  拍打的房门声那里都是,门一倒,里面出来的都是这些怪物,义庄本就离街道远,前面街道还没多少,是有些人还没出来,现在整个城好像都沦陷了似的,都是这些人。而且湛秦发现,出问题的这些人都是本地人,也能看到一些拼命逃跑的商人,只是他们自己都现在也只能自保,无力再救其他人。

  皇莆瑜愤怒的砍下一个人脑袋,无意中发现,只要把脑袋砍下来,这些人就真的死了,这个办法倒是帮他们跑了一段路,只是人越来越多,杀只怕也杀不完了,皇莆瑾觉得一定要好好感谢血饮,要不是有了上次,只怕她还不知道自己原来可以跑这么快。

  皇莆瑾跑在最前面带路,湛秦跟在她身侧,皇莆瑜殿后,幸好那些人虽多,但行动缓慢的,只是数量大,杀伤力一般,砍头才杀死的,以他们三个人的力量,最多也只能杀三分之一就得累死。

  皇莆瑾往左一转,看到街上一个都没有,兴奋的喊到:“哥,快,这边还没有。”只要跑过这条街,在右转就可以看到义庄了。

  皇莆瑜看到身后跟着一大群,靠了一声,也不往后面看了,追上他们两人,眼看就要跑完这条街了,湛秦急忙拉了皇莆瑾一把,一把剑从皇莆瑾眼前飞了过去,

  鲁格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他的任务就是亲眼看着他们死,这边街道没有什么店铺,因为靠近义庄,大家觉得晦气,这边店铺关了店里的人也不会住这里,这也是为什么这条街会没有的原因。

  鲁格拿出一只短啸,往嘴里一吹,一些人就从小巷走了出来,慢慢朝着鲁格身后聚集,皇莆瑜往后看了一眼,后面的也朝着这边走来,他们被包围了。

  鲁格嘴角一笑:“跑呀,怎么不跑了?”

  皇莆瑜看着身后,三人背对背:“怎么办?”

  湛秦却突然一笑:“不知道。”

  鲁格看他们就像在看被困的小鸟,插翅难飞,低头看了一眼手指甲:“那位殷公子要是看到你们被撕成七八块的尸体,不知道该做何感想。”

  皇莆瑾气的骂了一句:“无耻!!卑鄙!!”伸手摸到自己被的包,恍然想起血饮送的天女佛像时说的话,不会真的能救她一命吧。

  鲁格哈哈一笑:“骂吧,以后都骂不了了。”

  皇莆瑾伸手拿出天女神像,放在地方,跪着拜了拜,看了看四周,什么也没发生。

  鲁格看到皇莆瑾这样,觉得她一定是吓傻了,捧腹大笑了起来:“你求它,还不如求我呢。”

  皇莆瑜把皇莆瑾一拉:“你干嘛。”

  皇莆瑾拿起神像,心里一点希望都没有了,觉得血饮简直就是在戏弄她,说什么能救她都是骗人的,指不定义庄都是骗人的,一想到要死在这里,被这些怪物吃了,眼泪就忍不住落了下来,气的拿起神像朝着鲁格扔了过去:“血饮,你这个大骗子!!”

  鲁格抬手挡,天女碎成两半,湛秦眼睛猛的睁大,连忙将皇莆瑜跟皇莆瑾扑倒在地。

  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