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二十九章 包饺子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595 2020-03-12 17:20:00

  “玩什么?”村长坐在正厅,听到婢女的汇报,讶异道。

  婢女又重复了一遍:“人背人。”

  村长笑了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们就没好奇出去走走什么?也没说什么把他们晾着?”

  婢女摇了摇头:“没。”

  “你们确定听清楚了?床第之事?”

  两个婢女对视一眼:“确定。”

  村长摆了摆手,让她们退下,低头想了想,还是觉得有些不敢相信,难不成是假戏真做了?也是,这孤男寡女天天共处一室的,哪能不出事。

  他是不是有点高看她了?村长端着旁边的茶,吹了吹,慢慢品了一口,真想明晚可以早点到来,他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婢女出去没多久,从内堂里面出来一个人,村长抬眸,又看向门口,看到门都关了,这才起身:“你怎么来了?”

  颜月摆了摆手,让他坐下,自己坐在了下座:“现在万事俱备,东风都不欠了,她就算知道,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越是关键时刻,越不能大意。”

  颜月满不在乎道:“我看她也就那样,你就是在她手里失败了几次,高看她了,行了,你也好好休息一晚,明晚你可是任务重大,晚上我让鲁格看着呢。”

  村长起身送颜月,抬头看了看天,无星,暗沉,当真是他高估了吗?可他怎么总觉得有一丝不安呢?难道真的是因为在她手里吃了几次亏?万事俱备,东风不欠,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可能是自己紧张过头了吧。

  整了整衣服,却不知不觉来到一个岔路口,一边是去怡红阁的,一边是去自己院落了,脚根一移,朝着怡红阁,犹豫了一会,又转向了另一边,心想着,可别打草惊蛇了。

  他一走,一个人影就出现在了他刚刚站的位置。

  鲁格猛的往屋顶上一坠,要不是急急稳住自己的身影,差点就从屋顶上摔下去了,天微亮,两个婢女正在打扫院子,鲁格从屋顶飞身而落,示意了一下房间,两个婢女点了点头。

  鲁格走到窗口,察看了一番,夹在窗口的发丝都在,只是房门的发丝落在了地上,心里一惊,低声询问婢女昨夜可有睡觉,婢女皆是摇了摇头,声称自己并未睡觉。

  鲁格拿着一个发丝低声询问,婢女说,今晨她们五更时有进屋打扫房间,还特意看了一眼内间,都在。

  鲁格看她们好像并未说谎,这才离开了院子。

  一个婢女腿一软坐在了石凳上,拍了拍胸脯:“好险。好险,你说应该不是有事吧?”昨夜也不知怎么了,快到三更时,既然睡着了,她醒来,看到另一个人也睡着了,两人怕出事,连忙进了房屋以打扫为由,偷偷看了看人在不在。

  又怕睡觉的事说出去,只怕村长不会饶了她们,便谎称并未休息。

  另一个婢女看了她这般吓坏的样子,笑了笑:“怕什么,他自己不也睡了。睡的比我们还香。出了事,他的责任比我们大。”

  婢女被她这么一说,心安了不少,起身打扫卫生。

  殷寒轩听到外面的动静,看着旁边假睡的人:“这个鲁格倒是心细。”

  “哦,可惜在心细,也活不过今天了。”

  血饮有些惋惜,昨夜,在鲁格来之前,她已经出来了,只是她正准备回来时,碰到了鲁格,也看到他往门缝窗户夹发丝,鲁格不知道,两个婢女出去汇报时,有个空挡,无人看守。

  婢女回来时也去了房间,看到的,是殷寒轩的背影,自己抱着自己,便以为两人互相抱着,房间昏暗,她们也只能远远看着,又被床幔遮了一层,鞋子衣服什么都没动过,自然以为两人都在。

  而鲁格来时,婢女已经在了,其实不管人在不在里面,鲁格都不在乎,他觉得,若是发丝动了,人,就一定出去过。只是他忽略了一点,他忘了跟婢女打招呼不要动那扇门。

  他也以为婢女一定不会说谎,不敢说谎。真不知道,他是低估了人对于死的恐惧,还是高估了婢女对他们忠心不二的信念。

  可人,也只有在危极自己时,才会露出内心最根本的面目。

  殷寒轩从床上坐了起来,穿好衣服,:“今天做什么?”

  血饮看着他:“他们说,万事俱备,东风不欠,我们可能出不去了。”颜月说的东风是什么?她没猜到,她也没找到那些石头佛像,会不会所谓的东风就是那个?这种感觉,就像她第一次进入天香阁阁主说进行选拔时,那种对于未知的恐惧,那种没有任何把握,死的感觉远远超过生。

  她记得那次,她差点就真的死了,要不是有一个人在那人身后刺穿了她的胸膛,她手中的匕首就会刺穿她的胸膛。她记得那次她伤的很重,只是因为伤势太重晕倒在人群堆里,阁主在让人收拾尸体里,发现她还有一口气,便也因此活了下来。

  可这次……

  殷寒轩温柔一笑,好似真的不在乎一样:“在很长一段时间,死亡对我于我来说,如影随形,所以我时常把每一天当作成最后一天生活,而且我相信,这次,我们也能死里逃生。”他将腰带系好,摸着腰带上的那枚鹰嘴,不是不害怕,只是要连累她了:“今天做什么?”

  血饮笑了笑,一手整在脑后,望着窗口一束束射进来的光,灰尘在空中飞舞着,她又何尝不是呢,也许是越到了快要脱离天香阁的时刻,心里反而有些害怕起来了,她怕无法护住殷寒轩的安好:“做饺子吃吧。”

  “好呀。感觉好久都没吃了,想吃什么馅的?”

  “你会做吗?”血饮看着他兴致勃勃的模样。

  “不会,但我可以学呀。”

  血饮切了一声,对于他的学习能力很是鄙夷:“猪肉馅。”

  “好,我去让她们准备东西。”

  血饮跟殷寒轩只能在院中揉面,血饮一边指导一边骂,殷寒轩一边听一边笑一边做,好在,这面也揉成了,殷寒轩看血饮那副无奈的模样,手里往面粉上一摸,背在身后:“小血。”

  “干嘛!”血饮没好气的抬眸看她。

  “你看那是什么?”殷寒轩指了指右边。

  “鸟呀,你……”血饮朝着右边看去,还没说完,话一顿,伸手往脸上一摸,白色面粉,抓起一把面粉就朝着殷寒轩扔了过去。

  殷寒轩侧身一躲,抓着一把朝着她扔了过去,顿时院中白面飞扬,两个被面粉刷白的人你追我打,我追你打的,让院里的花花草草都刷上了一层白,打闹声,欢笑声也渐渐从院中传了出来。

  一个婢女拿着一些调料看到这一切,气的想打人,把罐子重重一放:“还让不让人歇会了?”

  另一个婢女责是一件羡慕道:“我也想过这样的生活。”

  婢女往她脑袋一敲:“赶紧做事,别做白日梦了,别忘了,我们来这里是干嘛的。”

  婢女揉了揉脑袋哦了一声,看着院中的两个,可惜一声,只是命太短了。

  殷寒轩累的往地上一坐,身上全是面粉,头上,脸上,看着血饮拿着盆站在他面前,殷寒轩两眼一闭:“来吧,来吧。”

  血饮哼哼两声,拿着盆就往殷寒轩头上盖了上去,殷寒轩咳咳了两声,鼻嘴先喷出了一堆面粉,把衣服翻过来,擦了擦眼睛四周:“满意了?”

  血饮两手拍了拍,哼了一声,转身进去换衣服了,转身那一刻嘴角荡漾着一个深深的笑意。

  殷寒轩看着她无声一笑,转头就看着两个婢女一脸无奈的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院中,殷寒轩不好意思的清了清嗓子:“那个,就辛苦你们一下了。搞完就下去休息吧。”

  说完,也起身进了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