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二十七章 以鬼治鬼

血饮残阳 夭三爷 3126 2020-03-10 18:36:00

  皇莆瑾一手撑着义庄那扇摇摇欲坠的门,喘气,觉得自己整个肺都要炸了,呼吸都扯着整个胸口干疼,口干舌燥,看着血饮停在一米外,天不知不觉都黑了,黑夜将她笼罩在其中,更像是来索命阎王,皇莆瑾跌落在地上,也不问对没对,直接开口到:“你要杀就杀我,别杀我哥,他们又没做错什么。”

  看到血饮慢慢走来,皇莆瑾索性眼睛一闭。

  没等来脖子上的一凉,听到血饮问了一声:“怎么想到这里的?”

  皇莆瑾睁开一只眼睛看了一眼,只看到血饮坐在了她旁边,自己往边上一移,可已经靠在门的最边上了,提着一口气,小心翼翼问道:“我…跑对了。”

  “嗯。”

  皇莆瑾呼的一声:“就是想着鬼打鬼。就往这里来了。不过,为什么这里是对的?”她侧头问道。

  “以鬼治鬼。跟你的意思差不多。”

  皇莆瑾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绷紧感一消失,想起这是什么地方,顿时心里一阵发毛,好歹血饮是个大活人,此刻夜黑风高的,从门缝吹来的凉风感觉像一阵阵阴风,皇莆瑾起身拍了拍屁股:“血饮,我们…走吧。”

  血饮看到皇莆瑾眼里的害怕,朝着义庄看了一眼:“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怕什么?”

  皇莆瑾饶了饶后脑勺:“这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怕也是正常的嘛。”

  血饮看了看天色,也该回去了,还有好多事要做,起身朝前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着皇莆瑾:“要是下次遇到鬼,知道往哪里跑了嘛?”

  皇莆瑾急忙刹住脚,幸好没撞上,觉得血饮这问题可真奇怪,今天就是她为了捉弄她玩的游戏,闷声道:“哪能真的遇上鬼。”再说了,她比鬼可怕多了。

  看到血饮脸色一沉,立马正色道:“知道了,往义庄,以鬼治鬼。”

  叶子墨拿起桌上的白玉佛像看了看,实在不明白这个价值连城的白玉佛像为什么会出现在殷寒轩手里,难不成是三娘给的?不对,三娘当时对这个佛像看都看不上。该不会是她……偷得吧?

  管事的人看着白玉佛像确实是价值连城,而且村长又信奉佛像,本想将这白玉一共拿给村长看,哪知南厉风他们不同意,还说,这比买卖他们想跟村长谈,这种白玉佛像,他们还有不少。管事的一看是大雇主,便只能先去跟村长说明此事。

  村长听说此事,便说只能让拿出白玉佛像的人在加一个人过去谈这笔买卖,南厉风的意思是他跟殷寒轩去,叶子霜也嚷嚷着她要去,可被殷寒轩都拒绝了,他说此事只能是他跟血饮去。

  南厉风的意思是,血饮武功高,完全可以偷偷进入,在由一个人跟着去,这样更保险一些,可殷寒轩却坚持他跟血饮一起去。

  南厉风无法,只能道:“那这样吧,你跟血饮去,我暗地里跟着。”

  “不用,我跟她,够了。”

  南厉风压低嗓子道:“寒轩,要是她查事,你一个人在,万一出事了怎办?三个人,也有个照应。”

  可殷寒轩还是摇了摇头:“厉风,真的,够了,多一个人去就多一份危险,你们在外,安全一些。”

  两人正僵持不下时,血饮跟皇莆瑾回来了,叶嫣儿笑道:“你们来的正好,大家正在商量明天去村长那的事。”

  皇莆瑾累的早已没了任何没兴趣,两只脚仿佛都不是自己了,跑了一下午呀,还不让人喘口气的那种,挥了挥手:“你们商量吧,我要去睡觉了。”拖着沉重脚步上了楼。

  殷寒轩看了一眼皇莆瑾,起身拉着血饮坐在了旁边,低声到:“你又整她了?”

  血饮活动了一下脖子:“嗯,无聊,就跟她玩了会。”

  殷寒轩宠溺一笑,给她倒了杯茶:“村长让我们两个人去。”

  血饮还没开口,旁边的南厉风就道:“村长是让寒轩带一个人去,我想着,给一个人在暗处,三个人去。”

  血饮压了一口茶:“既然是谈生意,想去几个,谈不就成了。”

  殷寒轩:“不行,此事就这样定了。”

  血饮含着一口茶,轻笑了一声,把茶杯一放,上了楼。

  殷寒轩拿起白玉佛像,也跟着上了楼。

  叶子墨看两人离开,叹了一口气:“他只是不想我们跟着去冒险。”

  南厉风了解殷寒轩,自然明白殷寒轩的意思,把着茶杯沉默不语。

  湛秦跟皇莆瑜两人又是快天亮才回,两人正准备回房时,看到叶嫣儿出了门,湛秦几乎是踹了皇莆瑜一脚,连忙闪身把门一关,从门缝看到了窗口,只见叶嫣儿进了药铺,一柱香后,提着几副药回来了。

  皇莆瑜把窗户一关:“感冒了?”

  湛秦一言不发,靠在门口,看到叶嫣儿回了房,说了一句:“我过去一趟。”便出了门。

  血饮坐在桌前,刚把小糖果放到一个盒子里装好,房门就被敲响了,殷寒轩起身去开门,看到湛秦,侧身一让。

  湛秦把这两日从刘师傅那里的来事,跟自己去查的,没有出入,而且跟殷寒轩他们查到的,也差不多。

  但他昨夜跟皇莆瑜两人去查了此人的行踪,除了去酒楼,就是自己家,但这两天他都会去一个叫晴儿姑娘的家里过夜。他们还以为他是个断袖,原来即是断袖又是……

  这个晴儿是个青楼女子,晚上会在青楼出台,但自从跟刘师傅在一起后,去的时间就少了。

  这波月谷的青楼跟其他地方有些不一样,老鸨并不强迫青楼姑娘接客,都看她们自己,

  湛秦也总算知道那些站在阁楼的女子是什么人了,都是青楼女子,有时候不想去青楼,便会站在窗口卖弄风骚,难怪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的又松松散散的。

  骂人的,都是一些大妈大娘,觉得这样影响不好,女子本就对青楼女子有意见,有时候骂两句还会冲到家里关窗户,这也是为什么会突然听到碰的声音。

  为了知道这些,湛秦觉得自己都差点把自己给卖了,想知道那阁楼女子干嘛的,就只能是以身犯险,还好有皇莆瑜给挡着,把那女子直接给灌醉了。

  血饮听到了后,沉思道:“那个晴儿查了吗?”

  他来就是为了说这事的:“查了,这个晴儿因为弹的一手好琵琶,经常会被村长夫人请过去给她弹曲解闷。”

  血饮笑了一声:“猫捉老鼠的游戏马上就要结束了。”

  湛秦:“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殷寒轩正准备开口,房门又响了,他起身开门,外面的人既然是药铺管事的,说村长的人已经在门口等了,让他们准备准备。

  血饮手里拿着一个盒子跟一个红布包裹的东西,正准备敲门,皇莆瑾就从房间出来了。

  皇莆瑾又是从梦中惊醒,昨天她忘了问今天还要不要逛了,连忙起身出了门,没听到叶子霜说的血饮今天要去村长那的事。

  皇莆瑾看到门口的血饮,笑道:“我们今天去那逛?”

  血饮看她这还没睡醒的模样,感觉她是在梦游,把手中的木盒递给她:“送你的,。”

  皇莆瑾受宠若惊,其实,是惊吓,血饮送她东西?该不是是毒药把,把木盒悄悄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些五颜六色的小糖果:“怎么突然……”

  血饮:“生活太苦了,多吃点糖。就不苦了。”

  皇莆瑾觉得听的越来越糊涂了,懵懵懂懂的接过血饮递给她的另个东西,打开一看,天女神像?:“这?这个?”

  “送你的,没事拜拜,说不定就能救你一命。”

  皇莆瑾咽了咽口水,是她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嘛?还是血饮又找到什么整蛊她的办法了?送东西?怎么感觉是送个烫手山芋。

  “我送你的东西,你可要保管好,说不定等我回来,我要看的,要是弄丟了……”血饮阴森森的道。

  皇莆瑾连忙把东西护在怀里:“我,一定会用生命保护它们的,一定!”

  “这两个东西要贴身带着,也不准告诉别人,要是被我……”

  皇莆瑾连忙把天女神像塞到她的小包里,好在这佛像不大,她包挺大,把木盒往怀里放了放:“贴身,谁也不说!保证!”

  血饮满意的点了点头,回了房间。

  门口站着人,时间也来不及了,要是拖的太久,只怕会让人起疑心,只能低声说了一句让他们小心点,两人拿了一些自己的衣服下了楼,跟着村长的人走了。

  皇莆瑾抱着手里的东西,看着血饮走了,才松了一口气,又被突然出现的叶嫣儿吓了一跳,差点把天女神像给打了。

  叶嫣儿看她这模样,不由一笑:“看什么这么入神?”

  皇莆瑾吐槽道:“看血饮,终于走了,我的天空终于天晴了。你不知道,这两天,她都要把我整死了。”

  “我看她刚才在门口跟你说话,说什么了?”

  皇莆瑾想起血饮的话,哎了一声,苦着脸道:“让我好好保重,等她回来了,让我陪她去逛街。”说着眼眶都红了,诅咒道:“我希望她再也不要回来了,出现在我面前了。”

  叶嫣儿看她跟个小孩似的,估计这两天被血饮整的不轻,安慰了几句,让她回去再睡会,看着空落落的客栈,呢喃道,她只怕是真的回不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